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天刑纪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舒展筋骨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舒展筋骨

    感谢:书友2297290、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无咎将龙鹊痛殴了一顿,本以为他认输求饶,必然乖乖听话,谁料这位贪财好色的祭司,宁死也不肯屈服。
    而他的借口,倒也理直气壮。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抢走了道侣,身为地卢海至尊,他咽不下这口气。
    魔剑天地,依然朦胧而又寂静。
    无二与无三,已消失不见。唯有无咎站在原地,背着双手,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阴沉。而他面前的地上,则坐着龙鹊,虽然情形狼狈,却昂着脑袋,不服不忿的模样。
    “让你记恨至今的,还是灵儿?”
    “她叫仙儿!”
    “实话说了吧,当年你所遇到的仙儿,乃是化名。她的本名,冰灵儿,冰蝉子的千金。她之所以假意讨好,答应成为你的道侣,不过是想要混入龙舞谷,找寻她爹冰蝉子留下的遗物。且记住了,她从前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你的女人!”
    “冰蝉子的女儿?找寻遗物?哦,怪不得她借口接近藏宝阁,言行怪异……”
    “你与冰蝉子的罹难,脱不了干系,竟敢逼迫她的女儿为道侣,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后果。我已告知实情,你是否履行诺言?”
    “哼,此事且罢,你还抢了我的藏宝阁呢……”
    “藏宝阁的宝物,尽数损毁,却与我无关,只怪你与夫道子等人的攻势太盛!”
    “我的金刀呢,还我法宝,放我出去……”
    “咦?”
    无咎耐着性子分说,只想打消龙鹊的心结,谁料他的偏执,远远出乎想象。不计较女人了,又计较起了法宝。
    “龙鹊,你乖乖听话,不难离开此地,也不难收回你的法宝。而若敢与我胡搅蛮缠,我让你与兽魂为伴,直至千年、万年!”
    “你不怕玉神殿……”
    “哼,自从我杀了叔亨祭司,捅破了神洲结界,便没有怕过任何人!”
    “你……放我出去……”
    “好自为之!”
    无咎懒得再说,闪身消失。
    龙鹊愣怔坐着,神色中透着一丝忧虑。
    而下一刻,密室之中。无咎的元神归位,睁开双眼,犹自郁闷难消,禁不住哼了一声。
    该死的龙鹊,依然是软硬不吃。而那家伙看似偏执,却分明有所依恃。他定然知晓玉神殿的诸多隐秘,否则也不会如此的强硬。倒是要看一看,谁能熬得过谁!
    无咎收敛心绪,查看修为,便想着继续修炼,忽而又神色一动。
    海面上,一位老妇人从远处飞来。
    她落在小岛上,撩起耳边的白发,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出声唤道——
    “无先生,人在何处,快快现身相见……”
    与之瞬间,几丈外的礁石之间,有光芒闪烁,旋即冒出一位年轻男子的身影,看他神色内敛,负手而立,很是气度不凡,却又面带疑惑。
    “广山说了,你果然在此,莫怪老婆子打扰,不得不与你禀报……”
    “春花姐,何事这般匆忙?”
    无咎察觉有人到来,遁出地下,现身之后,如此问道。
    老妇人,正是韦春花。而与她结伴的灵儿,并未返回。
    “哎呀,妖族作乱,围攻青山岛,师伯请你前去相助!”
    “妖族作乱?”
    “龙鹊被你生擒之后,地卢海成了无主之地,即使玉神殿也不过问,被妖族趁虚而入。而青山岛防御坚固,起初倒也无妨,谁料还是惹起了万圣子的留意,他竟然亲自带着妖族高手进犯。万圣子的修为,深不可测,一旦青山岛失守,不堪想象啊……”
    “万圣子那个老妖物,倒是善于折腾啊!老姐莫急,边走边说——”
    无咎微微错愕,踏空而起。
    韦春花则是紧随其后,继续说道:“如今的青山岛,乃是地卢海仅有的指望……”
    据悉,万圣子离开了卢洲之后,并未返回万圣岛,而是趁机占据了空虚的龙舞谷。万圣岛,恰好毗邻地卢海。他从万圣岛又召来了一群徒子徒孙,再次聚集了五十多位妖族的高手,并继续干起所擅长的勾当,那便是烧杀劫掠而祸乱四方。
    一座又一座海岛陷落,无数的修仙者被迫逃亡。而曾经默默无闻的青山岛,接连挫败了妖族的侵扰。于是走投无路者,不甘屈辱者,试图抗争者,皆闻风而至。其中便有午道子,以及他的两位好友,康玄与卜成子。
    韦玄子,则是来者不拒,并借助人手,加强阵法防御。青山岛,因而成为了各方修士的庇护所在。而青山岛的名声,也渐渐传了出去,却招来万圣子与更多的妖族高手,形势顿时变得危急。韦玄子唯恐有失,命韦春花外出求援。倘若青山岛陷落,地卢海必将彻底落入妖族的手中……
    说话之间,前方出现成片的岛屿。
    无咎放缓去势,凝神观望,微微愕然,却又不忘问道——
    “灵儿呢,莫非她留在了青山岛?”
    “她不在青山岛……”
    “哦?”
    “三个月前,青山岛尚未遭到妖族的围攻。灵儿她闲着无事,便前往卢洲,找寻韦尚……”
    “缘何不加阻拦,岂能让她只身远行?”
    “你冲我瞪眼作甚?灵儿说她与师兄有过约定,时近三年,想必她的师兄已赶往碧水山庄,她要前去相会,并将师兄带回青山岛。而韦尚乃是飞仙高人,有助于青山岛的防御。何况她修为高强,曾往来于青山岛与飞龙岛之间而安然无恙。我与师伯,又如何阻拦?”
    “嗯,以她的机智无双,或也无妨……”
    无咎听说灵儿独自前往卢洲,顿时急了,却又觉着韦春花所言有理,稍稍放下心来。
    几道人影,迎面飞来。
    “哈哈……”
    “先生……”
    无咎顾不得多想,诧异道:“这帮家伙,在闹什么名堂?”
    飞龙岛就在数百丈外,海滩上站着一群粗壮的汉子。那是月族的兄弟,却不像是在等待他的出关,而是在烧烤海鱼,或四处乱飞,很是喜悦的模样。其中的广山、颜理、昌木、汤齐,掠过海面飞来,大声呼唤着,一个个满脸的笑容。
    没错,是在飞,而且还是两脚踏空,如同乘风一般的飞行!
    而广山与四位兄弟,到了面前,似乎有心炫耀,左右分开,在海面上来回的盘旋。
     “老身返回之时,便是这般情景。而广山与兄弟们,不过筑基的修为,却如同地仙一般的御空自如,着实叫人懵懂!”
    无咎与韦春花换了眼色,继续往前。当二人落在岛上,月族的壮汉们纷纷围了过来。
    “先生……”
    “先生,你总算出关了……”
    “我等谨遵叮嘱,也不敢懈怠……”
    “兄弟们大有长进呢,会飞了……”
    无咎看着熟悉的面孔,听着亲热的话语声,随之点头会意,却没有心思啰嗦。
    “广山,过来——”
    一道粗壮的人影尚在半空盘旋,急转直下,“砰”的落地,笑呵呵道:“先生……”
    无咎伸手抓住广山的脉门。
    广山则是老老实实站着,任由先生查看他的修为。在场的兄弟们则是安静下来,连同韦春花在内,无不神色关注。
    无咎凝神片刻,松开广山的脉门,转而看向韦春花,分说道:“广山所呈现的修为,仅有筑基的境界。而他的体内,并无炼炁之灵液,却经脉宽厚、气海充盈、法力强劲,即便与真正的地仙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如此情形,闻所未闻。而你身为月族的长者,应该知晓其中的缘由!”
    相处多年,韦春花早已获悉了月族的由来与某位先生的身份尊贵。
    “我也糊涂啊!”
    无咎对于长者的身份避而不提,摇头道:“我只知道星月一族,乃上古神族后裔,除此之外,也弄不明白!”
    “广山与兄弟们的寿元长达千年之久,远远迥异于常人,神族后裔之说,应该不假。照此推测……”
    韦春花沉吟片刻,道:“既为神族后裔,必然天赋异禀。而广山久居地下,远隔尘世,传承缺失,致使天赋封禁,故而形同凡俗莽汉。如今重新修炼,渐渐开启异禀,所呈现的修为境界,不可以常理论之!”
    “依老姐所言,广山借助修炼法门,开启了体内的上古传承,于是便也恢复了几分神人的本色?”
    “或许是吧,至少合乎情理,如若不然,又该如何解说呢?”
    “不管他是人还是神,终归是我的兄弟!”
    韦春花的推测,最为合情合理。而真正的缘由,却无从分晓。不过,无咎也懒得追究。他的心愿,便是要让兄弟们变得更加强大。
    试想,十二个堪比地仙的猛汉,身披银甲,满天乱飞,凶不可挡,再有九星战阵的相助,足以让任何一位飞仙感到头疼。
    “无先生,青山岛危急,且路途遥远,及早动身才是啊!”
    韦春花肩负使命而来,忍不住出声提醒。
    “嗯,闭关至今,也该到了舒展筋骨的时候了!”
    无咎抬手一挥,不容置疑道:“兄弟们收拾妥当,即刻随我赶往地卢海!”
    广山答应一声,与众人忙碌起来。
    少顷,飞龙岛上升起一片白云,呼啸远去……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