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天刑纪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八百四十四章 光阴残存

第八百四十四章 光阴残存

    感谢:无仙粉丝、轰炸机20、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推荐票的支持!
    ………………
    “幻境……”
    昏黄的天光下,碎石遍地,丘陵起伏,冷风嗖嗖,间或几根白骨突兀凌空,使得荒凉的所在,显得颇为阴森诡异。
    五道人影,慢慢停下脚步。
    不管是太叔子,束豹,毕江,还是韦春花与韦柏,皆四下张望,满目的愕然。
    一行五人,在海面上守候数日,正当六月中旬的这日,风高浪急的海面突然塌陷,旋即一座黝黑的石山破水而出。据太叔子说,那便是半空山。于是众人循着漩涡,来到水下。数百丈深处,漩涡之中,竟有一个洞口。接着穿过洞口,霎时景物变化。厚厚的海水覆盖之下,竟是一片茫茫无际的荒凉天地。
    “不,这并非幻境,而是天地浩劫中,遗存的上古蛮荒!”
    “既非幻境,又怎会埋在海底?”
    “天地之大,未知事物,何其多也,此地不过是虚空一隅,或光阴残存,且称之为半空境……”
    “月半浮现,海水半空,半空境的称谓,倒也贴切。而你所说的宝物,又在何处?”
    “我也不知,且慢慢找寻。不过……”
    五人虽然错愕,而其中的太叔子,倒是要镇定许多,面对韦春花的质问,他举起手中的一枚玉简,示意道:“据《上古遗录》所知,每月中旬,半空山浮现一回,而每回只有十日,错过时辰,便将封在海底!”
    “岂非是说,错过时辰,此生此世,再难脱身?”
    “也不尽然,只须等到下个月的中旬,一旦石山空悬,便能脱困而出!”
    “事不宜迟,你我快快找寻……”
    韦春花获悉了半空境的原委,便急着找寻上古遗留的宝物。她在青山岛左等右等,却迟迟等不到无咎,忽而机缘上门,难免为之动心。且她本人自恃甚高,又见太叔子等人没有恶意,便想着快去快回,若能真的寻到宝物,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尤其是太叔子对于金卢岛颇为熟悉,来日说不定还有求助的地方。再者说了,出门在外,多多结交几个道友,也在常情常理之中。
    至于海船上的月族汉子的安危,她并不担心,广山与兄弟们联手,便是遇到地仙都不怕啊。地处偏僻的青山岛,又有谁敢招惹那群煞神呢!
    而翻过了丘陵,又是丘陵,除了遍地的碎石与白骨,依然还是无边的阴冷与荒凉。
    太叔子站在丘陵上张望片刻,又看了看手中的玉简,然后抬臂一挥,扬声道:“此地虽有禁制,难以御剑,而法力神通无碍,且施展轻身术赶路——”
    他跳下丘陵,纵身往前。束豹与毕江,紧跟其后。
    韦春花与韦柏换了个眼色,虽然各自存疑,而事已至此,姐弟俩还是随后追去。
    昏黄的天光下,五道人影在丘陵、荒坡、碎石、白骨之间穿行……
    两个时辰过后,四周情景如旧,却不知不觉失去了方向,茫然之中令人弄不清置身所在。
    前方恰有一片洼地,足有数里方圆,而如此空旷的所在,却堆满了横七竖八的白骨。
    众人停了下来,就地寻觅观望。
    累累的白骨,应为上古异兽所留,一半埋在洼地中,一半突兀堆积,依稀能够分辨出异兽曾经的模样,或体型硕大,獠牙巨齿,或肢体破碎,显然遭到重创、或经历过一场生死拼杀。而白骨的不远处,还有折断的棍棒,卷刃的大斧,破旧的长弓,锈迹斑斑的长枪……
    “遍地都是古兽的骸骨,此地究竟发生过什么?”
    “浩劫所致吧,或狩猎的场景,至于究竟怎样,谁又知道呢……”
    为成堆的骸骨所震撼,束豹与毕江猜测不已。
    太叔子则是一边打量着眼前的情景,一边查看着手中的玉简。比照之下,他似乎有所发现。
    而韦柏则是趁机接近毕江,佯作无意道:“毕道友,该让你的道侣一同前来,如此机缘,殊为难得啊!”
    “呵呵,她修为不济,青山岛也要留人看守。”
    “哦,此地有何凶险,竟让道友这般的谨慎?”
    “呵呵,本人也是初来乍到。置身异域,小心总无大错。”
    “此行,乃太叔子道友一手促成。你与束豹道友,与他交情匪浅,难道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这个……”
    韦柏的追问,让毕江难以应答。
    而太叔子则是回头看向韦柏,适时说道:“我不过是依据典籍推测,至于详情如何,唯有亲临实地,方能有所分晓!”
    他抬手一指,又道:“此处或曾经血流成河,乃斩杀万兽的献祭所在……”
    “献祭?”
    韦柏很是意外,他身旁的韦春花接话道:“莫非是说,古人在此斩杀异兽,供奉神灵,献祭上天?”
    “依照典籍所载,大抵如此……”
    “既为献祭,祭坛何在?”
    “两位道友稍安勿躁,随我来——”
    太叔子摆了摆手,随即绕过洼地,带着众人继续往前。
    而韦春花动身之际,没有忘了回头一瞥。她虽然也辨不清方向,却暗中记下了来时的路径。
    又过了小半时辰,地势渐趋渐高。
    倘若远远看去,五人像是行走在一座巨大的石丘之上。石丘的顶端,似乎什么也没有,而石丘的四周,则是那熟悉,而又令人绝望的空旷与荒凉。
    而不消片刻,“砰”的一声闷响传来,紧接着光芒闪烁,正在往上疾行的太叔子踉跄后退,却又惊喜道——
    “找到了……”
    闷响声不大,倏然而逝。而闪动的光芒,却迟迟没有消散。
    凝神看去,环绕山丘的顶端,偌大的一片所在,尽为淡淡的光芒所笼罩。
    浅而易见,那是阵法禁制!
    太叔子站稳身形,脸带微笑:“韦道友,这便是我邀请你同行的缘故,此地的上古禁制,极难破解,唯有凭借修为,强行破禁!”
    “强行破禁?”
    韦春花最为擅长的,便是阵法禁制。听到强行破禁,很是不以为然。而她走到那层光芒的近前,左右端详,上下打量,忍不住摇头道:“既为上古禁制,想要破解,又谈何容易!”
    笼罩山丘顶端的禁制,足有百丈的方圆,依她的眼光看来,竟然找不到任何的破绽。上古阵法的高深、以及禁制的威力,已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呵呵,料也无妨!”
    太叔子的面色和善,笑起来更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老头,他与束豹、毕江使个眼色,然后伸手拿出九面兽皮小旗。
    束豹虽然粗壮,且修为高强,而一路之上,始终少言寡语,此时他依然不声不吭,只管飞剑在手而默默往后退去。
    毕江倒是善于说笑,示意:“两位道友,还请全力相助——”
    “阵旗,以阵破阵?”
    韦春花与韦柏跟着后退,她认出了太叔子手中的阵旗,稍加思索,恍然道:“三位有备而来,只不过,以阵破阵之术,未必能够破了上古禁制,倘若反噬,只怕更糟……”
    “呵呵,这并非寻常的阵法!”
    太叔子见众人已退到十丈之外,举起手中的小旗分说道:“此乃天地夺元阵,九面阵旗,彼此五行相克,却因法力阻隔,而一时难现端倪。稍后只须攻打阵脚,便可爆发出百倍的威力,足以开启祭坛,还请诸位全力以赴——”
    “道友竟是阵法的高手,春花失敬了!”
    韦春花很是意外,由衷称赞一句。
    “呵呵,不敢当!”
    且不说太叔子的阵法造诣又是怎样,至少他的天地夺元阵,乃是为了此行而专门打造。而他并未多说,抬手抛出九面阵旗。
    眨眼之间,九面小旗落在山丘上,环绕排列,形同一个三丈多宽的弓背形状,却又紧紧贴着禁制,仿佛张弓待发而透着隐隐的威势。
    “诸位,只须攻打其中的五处阵脚便可!”
    太叔子退到一旁,伸手抓出飞剑。
    束豹与毕江点头会意,走到另外一旁,同样是飞剑在手,各自蓄势以待。
    韦春花稍作迟疑,与韦柏走上前去,与三人站成一排,只是她姐弟俩恰好位于当间。
    而太叔子动手之际,似有担忧,收起笑容,郑重道:“韦道友,此番邀你入伙,正是看中你的修为,倘若不能齐心戮力,你我只能空手而回!”
    言下之意,此番机缘难求,他是怕关键时刻,被韦春花坏了大事。
    韦春花神色不快,哼道:“哼,我姐弟俩并非奸诈之辈!”
    “如此便好!动手——”
    太叔子放下心来,猛然大喝一声。
    此前又是分说,又是提醒,又是交代,五人倒也默契。五道剑光齐齐出手,直奔几丈外的阵旗攻去。而看似寻常的阵旗被剑光击中,却纹丝不动。
    太叔子又是大吼:“成败在此一举,还请诸位全力以赴——”
    韦春花见那小小的阵旗安然无恙,颇感诧异,而尚未等她加持法力,周身的法力突然源源不断地奔着阵旗而去,竟然身不由己,也挣脱不得。
    “怎会这样?”
    “师姐……”
    “轰——”
    正当韦春花大惊失色,她身旁的韦柏也喊叫起来。
    与之刹那,那九面诡异的小旗,突然同时炸开,一阵强横的威势横扫而来。
    韦春花心知不妙,伸手抓向韦柏。而未及应变,她姐弟俩离地倒飞出去……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