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天刑纪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八百三十七章 风向变了

第八百三十七章 风向变了

    感谢:林彦喜、充电宝宝、jorgito、登峰青竹、三佳三三、o老吉o、pexxxyu、叶叶叶子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也感谢各位书友的陪伴,新年新气象,祝大家元旦快乐!
    ………………
    一行十六人,逃出万圣岛,又在荒岛上躲了几个月,突然遇到一条海船,杀人夺船之后,方知来到了地卢海的腹地。
    而如今的海船,加持了阵法,只须往南疾驰三千里,便是南叶岛。再去十万里,便可抵近卢洲本土。
    卢洲啊,那是一个让人耿耿于怀,忘不了,也无从回避,偏偏久寻而又迟迟未能抵达的地方。
    如今海船加持了阵法,在海面上疾行如飞,或许正如所说,此去一帆风顺。
    不过,无咎虽然想要得到大量的五色石,用来提升、恢复修为,却并未想过大肆劫掠,或侵犯南叶岛。鬼芒,没了,神弓,也驾驭不得,依他起起伏伏,好不易才修至的人仙九层的圆满境界,根本对付不了地仙的高手。他有自知之明,他只想前往卢洲,找到穆源、班华子与姜玄,待落脚之后,再从长计议。
    当然,他还想找到那位丑女兄弟……
    船楼有两间舱室,丈余宽,丈五长,很狭小,却也通风凉爽,分别成了无咎与韦春花的居所,而韦柏与韦合,也不愿躲在甲板下的船舱中,与广山等人守在甲板上,照看海船的阵法之余,也便于留意海面上的动静。
    韦春花的阵法造诣,着实不俗,各种阵法皆有涉猎,海船被她加持阵法之后,再也不用杨帆掌舵,如此这般赶路,颇为便捷神速……
    船楼的舱室内,无咎盘膝而坐。
    半张木榻,一张木几,两个柜子,一扇木窗,还有一盏用来照明的油灯,便是舱室的全部陈设。而油灯内并无油脂或灯芯,反倒是装着几颗拇指大小的明珠,使得简陋的舱室多了几分不该有的奢华。
    无咎的面前,摆放着一堆枚玉简。其中有《玄鬼经》,有四象门、昊日门、神武门的功法,也有神洲万灵山等仙门的功法,还有地卢海,以及卢洲的图简。此外,另有几块阴木符与蔽日符。
    此前闭关数月,也是被逼无奈,只为稳住下跌的修为。那把撼天神弓,过于消耗法力,强行施展,不免动摇了根基。而稳住了境界之后,又继续修炼。倘若运气不错,或能一举突破地仙呢。谁料耗尽了最后一块五色石,仅仅修至人仙九层的圆满。
    唉,修炼难,恢复修为也难。看来想要重返曾经的巅峰境界,尚需一番机缘!
    既然如此,且趁机琢磨功法,理理思绪,炼制几枚符箓,再回顾过去,展望将来,至少想一想以后该怎么走。而歇息之际,不妨检视一下修为。
    随着神识内视,只见气海中灵力鼓荡,五色剑芒拖曳的彩虹之间,一个金色小人盘膝而坐,虽然依旧闭着双眼,却嘴角微翘,面带笑意,且周身上下散发着莫名的威势。
    那是元神,一旦醒来,他能否叱咤风雷,咆哮长空……
    无咎默然片刻,睁开双眼,右手拿起拓有《玄鬼经》的玉简,左手拿出抓出一把飞剑。他想从《玄鬼经》中,找到修炼分神以及分身的法门,困惑之际,再参阅各家的功法,期待着有所收获。
    而参悟功法之余,顺手祭炼几把飞剑。如今修为不济,也没有克敌的杀招,而当年从剑冢中带出了千把古剑,即使在雪域毁了不少,如今依然有五六百之多,且尽数祭炼,或能派上用场……
    七日后,船舱外传来话语声——
    “无先生,前方应为南叶岛,依照此前的约定,是否就此靠岸?”
    无咎依然坐在榻上,忙着祭炼飞剑,参悟着各家功法的玄妙,随声道:“疯老婆子,谁与你有过约定?且绕过南叶岛,继续南行……”
    是韦春花禀报去向,却被无咎一口拒绝。此前的韦春花曾经说过,杀向南叶岛,抢夺五色石, 不过是为了引来妖族的关注而帮着北邙海摆脱危机的一厢情愿。对此,无咎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当真。与其想来,凭着四位修士,十二个银甲卫,便要大闹地卢海,简直就是疯了。
    门外没了回应,只有海船疾驰的动静。而不消片刻,海船猛然一震,竟然停了下来。
    无咎毫无防备,身子前倾,差点摔下木榻,他挥袖卷起面前的飞剑、玉简等物,恼怒:“韦春花,本先生在此,岂容你三番两次自作主张……”而怒声未罢,他微微一怔。
    此时,海船已收起法阵,静静停在大海之上。右侧的七、八十里之外,隐约呈现大片的岛屿,应为南叶岛。前方的百余丈外,则是横拦着另外一条海船,并从中飞起两个御剑的男子,转瞬到了近前,旋即倏然分开而左右盘旋。
    浅而易见,韦春花并未前往南叶岛,而是远远避开,反而遭到拦截。此时她带着韦柏站在船楼之上,扬声道:“为何拦我航向,闪开——”
    两个御剑的男子,围着海船盘旋了一圈,转而在数十丈外稳住身形,居高临下道:“诸位来自何方,缘何避开南叶岛?”
    韦春花叱道:“多管闲事!我乃韦家子弟,外出游历,急着赶路,快快闪开……”
    她凶狠起来,谁也不怕,何况那两个男子,只有人仙三四层的修为,更不会放在她的眼里。
    “哦,原来如此……”
    “呵呵……”
    两个男子换了个眼色,一个摸出玉符抛向半空,一个呵呵冷笑道:“既然诸位远道而来,不妨前往南叶岛盘桓两日!”
    与之瞬间,挡住去路的海船上又飞起五、六个筑基的高手,各自杀气腾腾,竟摆开强攻的阵势。
    韦春花暗暗错愕,却气势不减:“尔等大胆……”
    “呵呵,大胆的是诸位,竟敢抢夺巴青子叔侄的海船,且口音迥异,分明来自外海,若非妖族,便是烧杀劫掠的贼人!”
    “哼,本人已发出传音符,大批高手即将到来,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胡说八道……”
    韦春花还想争辩,身旁的韦柏惊道:“坏了,此前被杀的修士,或许便是巴青子,他的海船易于辨认,却换了一群陌生人,遇到相熟的同伴,自然心中起疑而横行拦截……”
    “哎呀,我已刻意避开南叶岛,谁想……”
    韦春花也不会轻易冒险,之所以寻来,无非是依照图简,便于确认方向,然后再绕行而过。却不料抢来的海船露出了破绽,而南叶岛就在数十里外,一旦惊动大批高手,后果难以想象。
    便于此时,突然有人埋怨道——
    “老婆子,你啰嗦起来也是没完……”
    脚下的船楼中突然闪出一道人影,正是无咎,直奔数十丈外的两个男子扑去,对方始料不及,刚要应变,百余道剑光轰然而至。
    “砰、砰”闷响,两具肉身崩溃。
    继而剑光如雨,疯狂的杀机,趁势横卷而去。
    “砰、砰”又是连声闷响,尚要逃窜的几个筑基高手尽数被剑光碾碎而坠落大海。
    随即剑光回转,百余把飞剑恰似游鱼在半空盘旋,而剑光环绕之中,某人长衫飘飘而乱发飞扬,不容置疑道:“韦合,与广山驾船继续南行,日后再行相会,韦春花与韦柏善后,风向变了,前往南叶岛——”
    韦柏难以置信道:“逃走尚且不及,前往南叶岛……”
    “与老身不谋而合!”
    韦春花却是精神一振,飞身而起——
    “沉了海船,毁尸灭迹,再强袭南叶岛,好一招声东击西。如若不然,带着关山等人难以逃离。韦合,接着玉简,依循法诀,便可驱使自如。韦柏,动手——”
    韦柏恍然大悟,忙随后跟了过去。他虽然滑头,却是人仙高手,与韦春花齐齐祭出飞剑,即刻便将百丈外的海船给拆得粉碎,幸存的十来个凡人船夫也随其坠入海底。
    而韦合不敢怠慢,打出法诀,驾船疾驰而去。
    广山与兄弟们还想着与先生道别,奈何海船开动之际,阵法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他捏着拳头,悻悻道:“在陆地尚可,而大海之上,没有修为,一旦强敌来袭,不免成为累赘啊!”
    “尚有云履,亦能飞腾……”
    “虽也不差,却与御剑难以相比……”
    “韦合兄弟……”
    “诸位大哥,逃出此地,再修炼不迟啊,兄弟将倾力传授……”
    载着韦合与十二位月族的汉子的海船疾驰而去,法阵光芒笼罩的船影渐渐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上。
    无咎收起他的一百多把飞剑,与韦春花、韦柏则是凑到一处,彼此简短分说几句,转而奔着南叶岛的方向飞去。
    不消片刻,前方出现数十道剑虹。应该是南叶岛的高手接到传音符之后,成群结队赶来了。
    转瞬之间,双方相隔十余里。
    “并无地仙高手……”
    “不出老身所料,午道子乃是南叶岛唯一的地仙,绝不会因为海上的争执,而轻易现身……”
    “但愿如此,否则大难临头,各自逃命啊,我不会在乎你一个老婆子的生死……”
    “哼……”
    便在无咎与韦春花窃窃私语之际,南叶岛的修士已到了千丈之外。其中一位老者气势汹汹,大声喝道——
    “来者何人……”
    而无咎与韦春花、韦柏也不应声,突然左右分开,迂回绕了个弯子,继续往前冲去。
    南叶岛的修士不明所以,纷纷停下观望。
    之前的老者凝神片刻,突然大声吼道:“那正是杀人毁船的真凶,企图侵犯南叶岛,我这便禀报师叔,诸位快追——”
    众人恍然大悟,不顾一切奋力追赶……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