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极品狂婿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百章 蛇皮鞭

第三百章 蛇皮鞭

    当感受到众人目光的时候,老陈婆子毫不犹豫的做出了个惊人的举动。
    只见她迅速来到年轻人身边,不顾杨瘸子的反对一把扣住他的脉门。
    “伤了肺经,需要赶紧医治!”
    紧接着她便叨念着什么,围着年轻人不停的转动起来。
    随着她的转动,她身后的虚影伸出手指点在年轻人的后背。
    苏逸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很纯净的精神力将两者连接了起来。
    而年轻人的脸色也在这一刻渐渐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你……!”
    杨瘸子明显没先到老陈婆能出手救她徒弟,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我师父是不是你害死的好尚未可知,但阳阳是无辜的!”
    老陈婆和这个阳阳算是一个辈分的人,她也挺喜欢这个小师弟。
    如果刚才阳阳出现稍微早点的话,她也不会出手重伤于他。
    没过多一会儿,阳阳便重新坐了起来。
    此时的他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谢谢师姐!”
    阳阳看了杨瘸子一眼,朝老陈婆尴尬的笑笑。
    接下来,在苏逸等人的说合下,双方算是暂时消停下来被杨瘸子请到了屋里。
    问及事情的经过,杨瘸子一脸无辜。
    “师兄的死真的与我无关。
    这两年我俩已经冰释前嫌和好如初,我又怎么能害死他呢!”
    听他说完,老陈婆撇撇嘴,明显不相信他说的话。
    “真的师姐,师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看看师伯,你带来的那只大公鸡还是师父送给师伯的呢!”
    阳阳赶紧在旁边替师父解释起来。
    紧接着阳阳又说了些平日里发生的琐事。
    句句真情事事在理,说的老陈婆不由得不信。
    “师兄到底是谁害死的,我一定会查个清楚!
    我要给师兄报仇!”
    两兄弟多年来从情同手足到反目成仇,最终在人到暮年的时候和好如初是多么难得的一份情谊。
    想到这里,杨瘸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不由得悲从心来。
    “那你想想你和谁说过师父有本上古巫书的事情?”杨瘸子发自内心的悲伤装是装不出来的。
    老陈婆见状虽然嘴上还不肯叫他师叔,但语气已经缓和了下来。
    “巫书?”
    “对,师父被害死的时候还保持着看书的姿势,但手里的书却不见了踪影!
    而且师父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苏逸是医生,他确定师父不是突发性疾病导致的猝死!”
    老陈婆激动的说道。
    “那现场有没有别的线索?”
    杨瘸子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院子里隐隐的有着一股阴毒之气还没有散尽!”
    没等老陈婆回答,苏逸便开口将他的感觉说了出来。
    “阴毒?”
    杨瘸子装了一袋旱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从他的表情看来,苏逸知道他心中应该锁定了某个人选,但可能是不太确定所以一直在思考。
    “难道真的是纪癞子?”
    过了半晌,杨瘸子将烟袋锅在炕边上磕灭了说道。
    随后他便给众人说了一些关于这个纪癞子的一些事情。
    原来这个纪永富原籍在兴省,并不是本地人。
    他来的时候便会帮人家求卜问事,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变成巫师的。
    等杨瘸子从兴省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巫师级别的存在了。
    杨瘸子刚回来那段时间,两兄弟的感情还没有缓和下来。
    大家都是同行,在机缘巧合之下便结识了纪永富。
    两人话语投机,没几天时间便成为了至交好友。
    但老陈婆师父对纪永富的印象并不好,认为他是个贪财好色鸡鸣狗盗之人。
    就因为这件事,杨瘸子和老陈婆的师父还吵了一架。
    即便是这样也没有阻止杨瘸子和纪永富关系的升温。
    直到后来,纪永富和杨瘸子因为一件关乎到个人利益的事情翻了脸。
    两人的关系才冷却了下来。
    但具体因为什么事,杨瘸子没说。
    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可曾跟他提及师父手里的那本书?”
    老陈婆听他说完赶紧开口相问
    “这个,这个自然是提过的!”说道这里,杨瘸子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其实想想都知道。
    两人在一起没事的时候,肯定是以互相吹牛.逼为聊天的主要方式。
    不吹牛.逼怎么能显示出与众不同来?
    “既然这样,那咱们现在就去找他!”
    老陈婆子不等说完就起身要走却被杨瘸子开口拦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刚才你还口口声声说着要替师父报仇。
    天还没黑呢你就变卦了?”
    老陈婆顿时对杨瘸子怒目相向。
    “纪永富修炼的跟咱们不一样。
    他请的仙家是蝎子成精,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咱们得好好准备一下。”
    紧接着杨瘸子便转身去了小屋,等他在出来的时候手里赫然多了条蛇皮鞭子。
    深绿色的蛇皮鞭上隐隐散发出丝丝灵气,立即就引起了苏逸的注意。
    将鞭子放到炕上之后,他又在一个大背包里装了不少吃食之后便招呼着众人离开。
    “我得把它带上,不然的话光凭咱来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杨瘸子又嘱咐了阳阳几句之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他的小院。
    苏逸原本想将两女留下,等他办完事了再回来接她们。
    奈何两女说什么都不干,尤其是沈小菀,就差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
    苏逸无奈,只好再次带着两女上路。
    “杨师傅,你这鞭子有些年头了吧!”
    几人走在小路上,苏逸一直看着盘在杨瘸子腰间的鞭子。
    这条鞭子是由整条蛇皮制成,坚韧光滑表皮铮亮,想来已经使用好长时间了。
    “嗯,是有些年头了!
    这条鞭子还是我爹在世的时候亲自做的呢!”
    反正也是无聊。
    杨瘸子便给几人讲起了这条蛇皮鞭的故事。
    原来这条鞭子是他父亲也就是老陈婆的师祖用捡来的蛇蜕做成的。
    这是一条虎斑游蛇的蛇蜕,当地又叫做野鸡脖子。
    本来蛇蜕应该是比较干燥而且韧性较小的,但这条蛇蜕却跟刚扒下来的蛇皮一样鲜润富有弹性。
    他父亲捡到之后暗自称奇,便用它做了条鞭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