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 第1483章 两个选择

    就像是在不经意间,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红裙少女高兴的跳了起来,她笑容满面,娇艳似花。

    随之就见红裙少女伸出纤纤玉指,信手一指,精准无比的,指向了江枫,以卖弄的口吻说道,“幽萝姐姐你快看,有人送上门来了呢,我们赶紧去把他给抓住,让他当我们的仆从。”

    她欢欣雀跃的很,似乎并不认为,自身的这般行为,有着什么不对的地方,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抓我为仆从?”江枫低语。

    双方之间的距离不算远,这红裙少女的每一句话,都是被江枫纳入耳中,只是江枫没有想到,这般无妄之灾,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旋即低低苦笑,江枫暗自怀疑,自身是不是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很好欺负的感觉?

    此前吕庆凡如此,这时候,这红裙少女亦是如此!

    “你,过来,过来啊。”勾了勾手指头,不等绿裙少女回应,红裙少女便是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向江枫命令道。

    江枫自是不可能让她如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过来!”见状红裙少女大叫起来,她双手叉腰,脸蛋圆鼓鼓的,一看就是生气的表现。

    江枫依旧不曾理会,越走越快。

    “道兄,请止步!”

    一道身影幻化,降落至江枫的身前,伸手一拦,随手将江枫给拦了下来,他面带微笑着说道:“道兄何必着急离开,莫非是对我等,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允哥哥,你和他这么客气做什么,教训他,狠狠的教训他,气死我了,竟敢不听我的话。”红裙少女气鼓鼓的说道,一张脸都是气的发红,好像江枫的无视,对她而言是多么不可忍受一样。

    “明哥哥,你也去教训他,一定要让他吃尽苦头,好让他明白,拒绝我是多么无礼的事情。”转即,红裙少女,又是对另外一个男子说道。

    她非常生气,到了要爆发的边缘,嗷嗷叫着,似极了一只被激怒的小豹子。

    江枫愕然无语,简直不明白,红裙少女这般气愤缘何而来,按道理来说,是该他生气不是吗?

    在他未曾生气的情况之下,红裙少女反倒是气愤不已,莫非是拿将他收为仆从之事,当成了一件无比自然之事?

    所以他不能拒绝,一旦拒绝,他就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思及此点,江枫脸色微微一沉。

    “道兄,我想你已经很明白如今的处境,接下来,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为我等仆从,要么……”裴允淡笑着说道。

    话说到这里,他有意停顿了一下,以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江枫,那样的眼神,赫然是在看一件货物。

    “要么,死!”

    清冷的声音冷冷响起,另一个名为易天明的男子,缓步上前而来,凝视着江枫,低低说道,“不管你是否足够聪明,话都说的足够清楚了,接下来你做选择,要么服从,要么死!”

    他很强势,霸道异常,要江枫二选一,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江枫皱了皱眉,往那绿裙少女看去,绿裙少女面色如常,她在看周围的风景,神色漠然,仿佛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丝毫不关注。

    这等情况,使得江枫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几分,心知寻常修士的性命,在他等眼中,和草芥全无区别可言。

    举手投足,颐指气使,那般与生俱来的骄傲以及优越之感,让他们习惯性的俯视着一切,甚至,将那样的俯视,当成是一份恩赐,或者说,莫大的荣幸。

    “有点奇怪!”江枫在心中说道。

    前来凤栖山一聚之人,各自有着不凡的身份以及背~景,不管是那御兽的一男一女,还是这四人,他们具是骄矜跋扈,江枫倒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来历,让他们狂傲到了这样的程度。

    “两个选择?有点意思?”咧嘴笑了笑,江枫饶有趣致的说道,“既然如此,索性我也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让开让我离去,要么,我送你们去死,如何?”

    江枫此言,绝无半点烟火气,但听在耳中,却是让裴允与易天明脸色都是一变,红裙少女小嘴微张,一翕一合,受惊不轻,而那名为幽萝的绿裙少女,这时候,总算是回过头,往江枫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她也很惊诧,看江枫修为并不出众,竟是胆敢这般口出狂言,这算什么?毫无自知之明的体现吗?

    不过有一点幽萝对江枫却是挺欣赏的,因为江枫分明是在抗拒,好听一点来说,就是宁死不从。

    但幽萝无意插手进来,区区小事,不值一提,她不会去破坏了红裙少女的兴致,也不会去阻扰裴允与易天明的行动。

    假如江枫的确宁死不从的话,那么,便送江枫去死好了,这是一个无比简单的逻辑,无需过多耗费心神。

    “送我们去死?你确定没说错话?”略微一怔之后,易天明哈哈大笑起来,看向江枫的眼神,和看死人绝无区别。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选择了后者,对吗?”江枫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的态度让我很不满意,所以,你只能去……”易天明阴森森的说道。

    他要说的是,江枫只能去死,只是最后一个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来,一道剑光就是于他眼前幻化。

    剑气如龙,无上的压迫之感瞬间逼近,无形的束缚自四面八方,形成绝对的禁忌领域,将他包裹,仿似身陷囚牢之中。

    “不!”

    死亡的阴影临头笼罩而来,让易天明顿感不安,他怒吼,狂暴出手,打出一件法器,法器闪烁幽芒,极致不凡,竟是刹那就将剑域给撕裂了。

    易天明得以遁逃而出,饶是如此,仍旧狼狈不已,他受伤了,胸前留下了一道剑痕,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这是谁人都没有想到过的一幕,易天明还没出手,江枫就率先出手,一剑溃败易天明,如非易天明反应惊人的话,当即便要殒命于此。

    “好大的胆子!”易天明又惊又怒,脸色一片煞白。

    “再出第二剑的话,你不会再有这样的运气!”江枫无动于衷的说道。

    威胁这种事情,归根结底是双方实力的较量,一方对一方绝对碾压,那样的威胁才能有效,实力不如人还妄图威胁,那就是找死!

    江枫一剑伤易天明,已然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哪怕那一件法器能够撕裂剑域,江枫却也是有足够多的时间,将易天明杀死。

    “法器?”

    江枫往易天明手中的法器看去,那法器如同轮盘,边角锋锐无匹,磨盘大小,闪烁道道幽光。

    “咦?”

    眼中一抹精光迸射而出,哪怕并不认识这是什么法器,但江枫仍旧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其上法与理流转,竟是被铭刻了法理。

    赫然是超出了寻常法器的范畴,难怪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是撕裂剑域,其脱困的速度,比之长臂猿而言,都是要快上几分。

    如果是在修为突破,不曾晋入炼虚之前,那么,江枫的剑域对上这件法器,恐怕毫无胜算,然而只能怪易天明运气不好,修为突破,江枫的剑域更为强大,早已不是往昔能够比拟。

    “你是谁?”眸光骤然一沉,裴允死死的盯着江枫质问道。

    易天明的实力他无比清楚,放眼炼虚后期的修士,轻易就是能够横推,堪称无敌,然而江枫不过炼虚初期的修为罢了,竟是如此轻易就伤了易天明,这是看走了眼,大大的低估了江枫的手段。

    “趁着我还不想下杀手之前,你还有时间做选择。”江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提醒道。

    “太嚣张了,你以为你是谁?”红裙少女冲了过来,她嗷嗷叫着,就要出手,关键时刻,幽萝一把将之给拉住了。

    “园园,休要鲁莽!”幽萝低喝道,制止红裙少女,心知肚明,她不可能是江枫的对手,一旦出手,必有损伤。

    “幽萝姐姐,你放开我啦,我一点都不鲁莽,他不是我的对手,不信你看着,我一定把他打的落花流水。”却听红裙少女信心十足的说道,似乎只要她一出手,江枫就必死无疑。

    “你走吧。”

    幽萝对江枫摆了摆手,情知江枫绝不好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能够收拾,更进一步无法收拾的话,却是对谁都没有好处。

    “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他。”红裙少女说道,几乎要把脑袋摇晃成拨浪鼓。

    只是她的话,注定不会有人听,江枫若有所思的看幽萝一眼,迈动脚步,缓缓离去。

    “啊——”

    一会,江枫听到身后传来红裙少女的尖叫之声,她不忿的很,絮絮叨叨的抱怨,表示被气坏了,一定要让江枫好看。

    幽萝则是轻声劝慰,让红裙少女不要生气,与此同时,裴允与易天明也在低语,猜测着江枫的来历。

    江枫没有放在心上,渐渐远去。

    “第三波了。”江枫自语说道。

    凤栖山上,到目前为止,江枫已经得罪了三拨人,如果那白衣女子也是来了的话,算起来就是四波。

    想道这里,江枫低低苦笑,他从来不是高调的性格,然而不经意间,却已是惹下如此之多的是非,这一趟凤栖山之行,注定不会太平静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