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遮仙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灭宗(四)

    站在罗柳曾经的洞府外,整个外宗的景象彻底映入眼帘,然而却没有傲雪的踪迹。

    夜羽并没有多大失望,他本就没有抱多大希望可以在外宗找到傲雪。

    “凝丹初期三个,中期两个,后期大圆满一个。水月洞天这些年来发展很不错呢,外宗就这样了,内宗岂不是藏龙卧虎了?”

    夜羽的嘴角露出一抹弧度,因为他感觉到在他身后的洞府内就有一个刚踏入凝丹初期的家伙。

    有了上次的经验,夜羽这次不会重蹈覆辙,他可不想再次面临一群凝丹期修者的围攻,更何况还有金丹期存在。

    “太脏了,死吧。”

    夜羽原本打算搜魂看一下如今水月洞天的格局,可当他看到第一个画面就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太脏了。

    漆黑的暴风雨之夜,夜羽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杀手,只要是他锁定的目标就难逃死亡的命运。

    “不……不要杀我……不要啊!”

    夜羽的白衣早已经被血水染红,他冰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彻底失去了战斗信念的凝丹中期修者。而后手起刀落,又一颗头颅飞起,其血液四下飞溅,将夜羽的白发都喷红了。

    夜羽手中的狼牙刀在发出嗡嗡声,仿佛在兴奋又饮血一般。

    “既然你也渴望杀戮,那么今夜就让我们一同杀个痛快,一起见证水月洞天的覆灭吧。”

    月黑风高杀人夜,更何况还是漆黑的暴风雨之夜,更加是一个杀人的好时机。

    夜羽提着淌着血的狼牙刀在水月洞天的外宗洞府杀进杀出,修为只要是超过了筑基期以上的全都成为了他的刀下亡魂。

    渐渐的,夜羽感觉到原来杀人也可以如此的痛快淋漓,从杀第一个人开始,夜羽那颗早已经萌芽的魔心再度复苏了。

    狂风大作的雨夜,一场屠杀正在进行中,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如同炼狱般的一幕。

    “为什么?”

    “我不想死啊!”

    “你会遭到报应的!”

    “我们的宗主大人会杀死你的,你一定会死的。”

    相似的场景在重复着,夜羽看着他们死之前那种绝望无助以及怨恨的目光,他都默然的看在眼底。

    可是……

    杀戮还是没有减少,当夜羽决定要灭宗,当他踏入水月洞天开始,他就将平常心收了起来,如今他的心是无情冰冷的。

    “你们也会痛苦跟绝望?那么夜家村村民们,我的族人当时又是有多绝望?你们水月洞天种的恶因。今日我夜羽就是来让尔等付出恶果的时候。”

    夜羽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因为他将除了有凝丹后期大圆满那个洞府没去,其他的洞府他都走了一遭。

    那些没有筑基的,他都施加了幻术,为的就是减少一些无辜的罪孽。

    “轰隆隆!”

    雷声更响了。

    雨,也更急了。

    风,变大了。

    然而这一场杀戮才刚拉开序幕而已。

    丰都血海轮回阵不仅需要阵旗跟庞大的灵力,还需要生灵的血液才能运转,才能让丰都血海轮回阵发挥出真正的威能。

    所以那些被他所斩杀的人的血水除了少部分喷洒在他身上,其余的都被阵法的力量吸收了。

    “现在就剩一个凝丹后期大圆满了,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围剿我的其中一人!”

    当结界布置好之后,夜羽喃喃自语一番,就直接走了进去,因为对方已经察觉到他的行踪了,也就是说无法偷袭了。

    “何方道友深夜造访啊?”

    里面人的声音有些吃惊,可没有惊慌失措,毕竟他不是普通人,而是内宗派遣出来的镇守外宗的长老,他的地位与修为让他可以保持冷静。

    然而……

    当他看到进入他洞府之人的样子时的是一跳三尺高,如同见鬼一般。

    “你是人还是鬼?为何身上血淋淋?阁下究竟寓意何为?”

    洞府内有微弱的烛光,夜羽在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全神戒备着。

    这是一个看上去年过七旬的老翁,可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不是儿戏,就跟萧无魂给他的感觉一样,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金丹期。

    “我是从地狱中复活归来的复仇者,今天是来让你们灭宗的。”

    夜羽一边冷冷的开口,一边咧开嘴笑道。尤其是他目前的模样,一笑就更让人瘆的慌。

    “装神弄鬼!老夫虞布要你生不如死!”

    自称虞布的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施法,他可不想在狭小的洞府内开始战斗,他必须先到外界才行。

    然而……

    夜羽又怎会让他称心如意?

    在虞布有所动作的瞬间,夜羽就已经栖身上前了,虽然说有结界在,不怕虞布跑了,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夜羽还是打算先下手为强。

    夜羽提刀就是恶狠狠的斩下去,虞布不敢有丝毫大意。数十把飞剑形成了一道防护罩,不仅如此,虞布牙齿一咬,取出了他不敢曝光的法宝,噬魂幡!

    夜羽一击之后,准备速战速决,可当他看到虞布祭出的不知名的法宝时,立马用仙瞳看到了大约一百个类似灵魂的生物在那杆幡的外围。

    并且每一个灵魂所散发出的气势都在筑基期以上,其中一个疑似主魂状态的灵魂给他的感觉更加骇人,赫然已经进入到了金丹期。

    “魔宗的鬼魂幡?”

    夜羽有些狐疑,毕竟就连李天都无法炼制出一把魂幡。怎么水月洞天的虞布可能拥有?

    “算了,还是我亲自来探寻真相吧。”

    夜羽不再言语,而是直接开启了须佐能乎,百丈高大的魔影直接将洞府都撑爆了。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夜羽趁着虞布微微失神的瞬间就已经用捆仙绳将其束缚住了,紧接着,他用须佐能乎抵挡住虞布口中噬魂幡的攻击。

    一切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等到虞布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外界的景象,整就是一副人间炼狱,虽然在狂风暴雨的冲刷下,但是那些洞府中的残肢断臂还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你这杆魂幡好像缺少灵动性,恐怕是缺少有智慧的主魂吧?”

    夜羽看着那因为失去宿主操控而六神无主胡乱攻击一通的魂幡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其弱点。

    “你是谁!”

    虞布不敢置信他堂堂一个凝丹后期大圆满的强者居然也有成为阶下囚的一天。

    “月读!”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