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意见的不一

    桃韵如今虽然稳重了不少,但是却仍然不爱待在皇城那样的地方。

    明明皇城风景也是独好,但她偏偏觉得拘束,平日不管有空没空都是喜欢往外跑了!

    从天音阁的音楼,再到打着照顾国都天乐树苗的名义,她倒是将国都各区逛了一圈,也让外面都知道他们这位女皇陛下还是小孩子脾气,独女皇粉丝团的成员最是喜欢,觉得果然还是他们的女皇陛下亲民接地气的,也为能够不时见到她而高兴不已。

    于是,女皇的粉丝团在不自觉间已经如棉花糖扩大一般的,不仅在国都有,连在乐国其他灵城也有,自成一个民间组织一般,叫外人看的啧啧称奇,实在不懂桃韵如何来的如此魅力,而那些粉丝团的成员到底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在天灵大陆,哪怕是对于个绝对完美的强者也从来没有喜爱到如此地步。

    比如妘兮实力天赋如今已经认定是妖孽级别的,而且又数次力挽狂澜算是做了大事了。

    但是,在乐国众人对她更多是敬畏,打心底便将她设定为了高山远水天宫明月一般的人物。

    妘兮本身性格又是个冷清的,所以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印象日渐入人心。

    一般早课过后的,桃韵如今不用指导音楼的那些筝艺学徒便要待在皇城之中处理各种公务。

    她的年纪越大,桃落放手给她做的事情自然便越多了。

    公务繁忙之后,有时她连下午仙音卫固定进入盲音半魔域狩猎或者训练的活动都无法参加。

    桃韵心里还真得是厌烦不已,恨不得能修炼出分身为她将这些事情都做了。

    可惜没有!

    桃韵沮丧不已。

    倒是今日西晴阳上门拜访送来的这一粒灵种却是给了她跑出去喘口气的机会。

    所以待安排好西晴阳和西涵雨见面之后,桃韵便是给妘兮发了信灵光。

    但是发完之后,她并没有让手下亲卫将灵种送去仙音府,而是打着要自己亲自送给师父的名义硬是后一步跟了去。

    得到消息的桃时很是无奈。

    桃落此时并不在皇城里,而是干脆放手一般和大长老桃雾跑到各处御妖城墙或者善后或者亲自训练三十六猎妖团的实力。

    如今国都的大小事情通过内部管理层的层层刷选之后送到桃韵面前让她处理。

    但是又怕她做的不妥当,所以便让桃时卸下了国都北边御妖城墙的协助驻守责任,负责帮助她一起处理。

    其他事情倒是没什么,只是之前那些抓住的堕魔者和消灭的潜入魔物傀儡的后续她还要追查。

    桃韵这一下跑掉,许多事自然又落在她头上,她还有其他的事情,真得是一下分身乏术的感觉。

    桃时苦笑,原本帮她一起处理一区魔物清理后续的绝无端见之微微轻笑:“桃时妹妹何必事事都亲力亲为呢?你尽可以培养可信之人接手分担啊。“

    桃时顿时恍然大悟。

    对啊,她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倒是家族其他那些弟子那么逍遥?

    不行,她得赶紧培养一些内政人手分忧,将国都各区的琐碎事情交接给她们,而她学着在后面总览大局便可以,就像妘兮客卿那样!

    不过这一时间,人才难寻啊!

    桃时刚刚这么想着,绝无端眸光微闪便又建议道:“我看我家大师兄的符灵师仙音卫队如今还没有适合的人手,他平日除了跟随师父修炼便只把自己关在洞府之中,倒是容易变成呆子呢!“

    绝无端此话何意,桃时这个聪明人哪里听不出来。

    这不就是让她分点事情给梦无忆做吗?

    想着梦无忆自从变年轻之后对于绝无端越加热切的态度,便是她这个平常迟钝的都看出来了。

    以绝无端的性格只怕…..

    “无端啊,你这是被缠烦了吧?不过你说得也是有理,我可以试一试。“

    绝无端在天灵能力渐渐觉醒恢复之后,便被妘兮派了和阵灵府子规一起监督布置聚灵阵的任务,其中最经常接触的便是对于人际交往等最擅长的桃时,在桃时的指点上学了不少,因此如今和桃时的关系倒是亲近了许多。

    被桃时一句说破自己这般建议的缘故,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唇无奈不说话。

    她却是被梦无忆给缠怕了!

    他们本来就需要日日一起去师父那边晨练,又是同门师兄妹,她哪里避得开,又不能给他难堪,所以心里很是难为呢!

    那个老不休,实在太不要脸了!

    一身鹅黄色的灵袍,满身恬静悠远的气息,绝无端如今想到梦无忆便是恨得牙痒痒的。

    他是哪只狗眼看出来他们两人天生一对什么的……

    桃时看她心烦的样子,微微轻笑道:“无端别担心,这样吧,我帮你和他说说,保准他日后不再缠着你了!”

    桃时说得非常笃定,绝无端却是吃惊:“真的吗?你有办法让他不天天跑来接我都是万幸了!“

    是的,因为两人每天要一起上早课,他们又不住在仙音府之中,所以梦无忆美其名保护师妹,竟然来了个每日接送,然后三五不时地以各种名义邀请她出去一起逛坊市,看舞团表演什么的……

    偏偏他找的借口还都是恰如其分,打着照顾师妹的名义,气煞她也!

    即使绝无端从来没有答应他的邀请,但是却避不开他那无赖的接送。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她没法不让人家走路啊!

    别说他们还同路的!

    绝无端这几日是为此好生苦恼着,所以才会借机让桃时给绝无端找点事情做,最好忙死他,这样他就没办法来打扰自己了!

    “自然,这点事情我还是有办法的,只是你这当局者看不清而已。”

    桃时对此事似乎非常有信心,只是绝无端犹疑问她什么办法的时候她又不说,只神秘笑笑。

    绝无端无奈,只能耐下心期待她的法子真得可行了!

    但她对于梦无忆的无赖和固执可是深有体会的……

    便在桃时和绝无端互相帮助的时候,抛开一切跑出来透气的桃韵却是已然一脸欢喜地抵达仙音府。

    二话不说便是行动迅速地来到了仙音府山庄妘兮居住的正院清幽阁楼拜见妘兮。

    “师父,您看,这颗灵种看起来很是不凡,还叫做不灭仙藤,一听就和不老藤蔓有关系,没准还真得是呢!”

    桃韵献宝一般兴奋地打开盒子凑到妘兮身前,活泼的样子倒是让妘兮微微有了笑意。

    浅墨色的眸光落在那褐色却满是浅绿色神秘符文的不灭仙藤灵种身上的时候,自然闪过思索。

    不可否认,桃韵此话倒是有道理的。

    但是仙品的升灵灵物在天灵大陆这个下中天世界哪里是那么容易寻得的。

    妘兮原本不报希望能在天灵大陆找到的,所以之前才会借着白兔之事试探九大势力。

    能够意外收获明王息土已经是很高兴了。

    对于另外三种明显更加稀有的却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

    打算先凑齐了这第四弦的其他辅助材料再搜寻其他。

    没办法,即使是辅助材料遇到这最后的几根便也是越加不好得到,有的是需要等待一定的年限的,由不得人着急。

    那三样,便是墨胤汎也不能立时寻到,哪里会想到能在区区下国领地得到呢?

    瞧着这不灭仙藤的灵种确实和不老藤蔓有些类似。

    但是仙品灵物一般都需要百年千年并且在含有仙灵气的地界伴随天时地利方才能够长成。

    这灵种拿来,难不成她还要先种活吗?

    更何况……

    “你带回去还给西家。“

    淡淡说着,妘兮并没有收下这枚灵种,顿时让桃韵诧异。

    “可是……”

    可是师父不是之前就有意帮西涵雨兄妹了吗?

    而且师父不是需要不老藤蔓吗?

    桃韵还是有些没开窍,没有想到灵种成长需要多少时间这一层。

    端坐一边的墨胤汎看着冷笑:“一粒灵种而已,能不能活还是问题?那西晴阳还真得是好生打算呢!“

    墨胤汎冷然的声音顿时让桃韵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便终于被点醒了。

    微微看着妘兮有些惭愧,亏得她还眼巴巴地跑过来献宝呢!

    妘兮淡淡看了墨胤汎一眼,只能无奈对似乎被打击的自家徒弟道:“你不必想太多,西晴阳既然用此作为代价,想必是知道如何种活这粒灵种的,只是他心有顾忌便只拿出一半筹码。“

    “原来如此啊。师父,那你为什么还要的还给他啊?你不是都答应涵雨妹妹…..”

    不耻下问也算是桃韵女皇的一个优点,此时心中有不解便干脆问出来了。

    妘兮淡淡冷笑:“那是我与西涵雨的约定,和西晴阳有何关系?“

    说白了,她不过是看在西涵雨这个人才的面子上才顺手帮西晴阳一把。

    但是培养西涵雨这个人才才是她的主要目的。

    妘兮信守承诺,自然不会让其他事情涉入两人原本的约定了!

    西涵雨若想继续为自家哥哥治病,便自然要继续努力学习筝曲筝艺了!

    桃韵一下呆了,脑子里一堆浆糊,实在理不清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吗?

    这下再继续问便是真得笨了,她只得带着那玉盒颓丧地打道回府。

    她走后,墨胤汎淡淡不屑冷哼:“妘,我说了你这个徒弟分外的愚笨,真不是一国之君的料。”

    墨胤汎此话虽然有他不爽桃韵这个大电灯泡存在的缘故,但是说的也是真得。

    桃韵如今即使成长了不少,但是还是显得稚嫩,在一些事情上无法如通透周全大局,确实好像不是当一国之君的料。

    妘兮闻言勾唇对他冷笑:“你错了,韵儿也许于政事上不够通透,但是她本性纯善宽容,又有赤子之心,善于听取大家意见,反而才是皇者的最佳人选。”

    在这点上,妘兮自信比墨胤汎看得更加深刻。

    如果这个世界是她现代历史之中那些古代封建皇朝的话,桃韵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当一国之君。

    但是,天灵大陆是封建皇朝统治的世界,也不是君主强权的世界,它是宗门统治的世界。

    人们追求的东西之中权力财富并非最重要,强大的实力和寿命才是第一,因此反而没有那么多无聊争斗。

    以家族为生存团体,需要的是团结。

    而桃韵天生就有那种亲和力让人对她亲近,又她本身性格洒脱活泼,乐观纯善,反而适合这种规则制度下的皇者之位。

    妘兮将此看得透,墨胤汎这种实力为尊思想的强者自然不会看得那么细腻了。

    薄唇微勾一个邪邪的笑意看着妘兮,明显不赞同她的话语。

    本性纯善宽容,那不是任人可欺吗?

    又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说白了不就是没有主见吗?

    这种性格哪里能够做皇者啊?

    要不是有他家妘还有她娘在后面撑着……

    墨胤汎想到此一顿,漆黑的眸光一下闪过精光,再看妘兮冷淡鄙夷的目光,嘴角的邪笑顿时变成了讨好的坏笑:“好妘儿,你比我聪明,是我愚钝了!”

    墨胤汎这般说着,妘兮便知道他想通了,干脆将自己心底已然从模糊走向清晰的打算告知于他:“胤汎,你之前说你灭了的那几个人会引发变化,那么应该是坏的变化吧?从夕国的情况可见其他。所以我想加快国都的布置了。”

    只有安全的环境才能适合修炼,生死冒险也许容易获得快速的突破。

    但是修炼本身还是需要打好每一个境界,日积月累水到渠成的。

    别说她的筝道了!

    别的地方她不管,但是乐国和国都,她自然要助桃家保住稳定的局面。

    墨胤汎闻言眸光流转,瞬间露出清风朗月的温柔笑容,微微点头之间心底是欢喜无限。

    他原本还想着妘什么时候会开口此事呢?

    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不过,他没高兴太久,妘兮话锋一转便让他的笑容僵硬了。

    “那七彩光石应该也不好得来,不如就一颗十万灵晶如何?“

    妘兮认真询问着,没注意墨胤汎面上笑容渐失,漆黑的眸底一下只剩下暴风雨凝聚。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