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章 怀疑的理由

    这样的人要是放出去,恐怕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杀了他,倒是落得个干净利落,可有一样,跟刘禅那里,刘赫又不知该怎么交代。

    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空气中弥漫着发霉的味道。

    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的老姜,早已失去了意识,可手脚都被绑住,只能悬在半空,手腕处满是淤青。

    身上的衣服,早被沾湿了皮鞭抽得七零八落,露出了无数道血淋淋的伤口。

    刘赫独自坐在那里,望着眼前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老姜,却迟迟拿不定主意。

    门外,郭清和魏孝分别站在两边,默默的等候着。

    这两人都曾做过刘赫身边的贴身随从,也同样深得器重,此时却似乎在为如何处置一个囚徒而暗自较劲。

    两人谁都没有再为自己的主张多说什么,已经把决定权全部交给了刘赫。

    屋内的刘赫和屋外的两人,心境却是截然不同。

    他并不关心郭清和魏孝之间犹如孩子斗气般的较量,他只是在想一件事,要不要留眼前之人一条命。

    生杀大权握在手里,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刘赫忽然很佩服古往今来,那些终其一生争夺权势,还能将权柄牢牢握在手中的风流人物,不坐到那些人的位子上,永远不能体会他们一直承受着的,是多么沉重的东西。

    杀不杀?

    这是魏孝和郭清走出这间刑房之前,问刘赫的问题。

    刘赫知道,即便是认为老姜背景并没有什么问题的魏孝,在杀与不杀的选择上,也是和郭清持着相同的态度。

    身上的汗水刺痛了伤口,老姜忽然抽搐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声音沙哑着问了一句,有水么?

    刘赫惊讶的看着老姜,一个命在旦夕之人,眼中竟然还保留着一丝期待的目光。

    刘赫端起一碗水,走到了老姜身边,将水递到了他的嘴边。

    老姜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样子简直可以用贪婪来形容,不难看出,这个人并没有放弃求生的念头。

    “如果我放过你,你能保证,不将这件事宣扬出去么?”刘赫端着水碗,平静的问道。

    老姜停了下来,抬头看了刘赫一眼。

    身为益州牧府的下人,又常年伺候少主,老姜当然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书生是何许人也。

    “先生就不要再说笑了,我知道,你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说着,老姜竟然笑了出来,仿佛早就料到了自己的结局,并且已经欣然接受了。

    刘赫终于明白,为什么同样是面对这个人,魏孝和郭清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两个答案。

    如果老姜真是个谍子,是不会天真的奢望能讨到碗水喝,也更不会自取其辱的开这个口。

    可老姜若只是个普通人,这种死到临头还能如此豁达的样子,又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刘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出了这个问题。

    魏孝和郭清审了他一个晚上,都没能问出这个最关键,也是刘赫最关心的答案,老姜只是不停的喊冤,说自己早就知道,可就是不说其中的原因。

    老姜向门外望了一眼,苦笑着说道:“就为这事啊,他们两个折腾我一宿了,不是我不肯说,是我真没的说。”

    “没有原因?”刘赫眉头一皱,“那你凭什么断定,府里的不是真的益州牧?”

    老姜沉默了很久,突然说道:“我不能断定,可我就是觉得,他不是真的益州牧。”

    听到老姜这么说,魏孝和郭清同时走了进来。

    魏孝拿起烧红的烙铁,怒道:“在先生面前,你还敢不老实!”

    刘赫伸出手,拦住了正要冲上前去的魏孝。

    他盯着老姜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之前刘禅苦苦哀求他放过老姜时的样子。

    刘赫给魏孝和郭清使了个眼色,两人当即心领神会,走了出去。

    行房之中,只剩刘赫和老姜两个。

    刘赫叹了口气,问道:“你伺候少主多少年了?”

    老姜突然没来由的放声大笑,可笑着笑着,两行热泪就流了下来。

    “总算是有个还有点良心的,好吧,那我就全都告诉你!”

    老姜的心意,跟刘赫猜的一样,可刘赫却没想到,老姜的反应竟会如此激烈。

    “自从少主出生起,我就一直在他身边,在我心里,只有少主才是我的主子,”老姜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竟是满脸怒色,“我就没见过这么心狠的爹,自从到了江夏之后,就再没有见过他来看过少主一眼,你说!这天底下有这样的爹么!”

    刘赫闻言,犹如千金重锤击在了胸口,摇晃着退后了几步,险些没有站稳。

    眼前之人,怒目相向,手脚虽然都已被束缚住,可刘赫就好像刚刚被他抽了一记耳光一样。

    “你问我凭什么断定,就凭我也有儿子!就凭我也是个孩子的爹!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到,儿子就在身边,可好几年都不来看上一眼,说上一句话,要是我的孩子能一直留在我身边……”

    刚刚还是言辞激动的老姜,提到自己的亲生儿子,突然开始哽咽起来。

    刘赫没有继续再问下去,转身走出了刑房。

    见刘赫从里面出来,魏孝和郭清马上走了上来。

    刘赫长叹一声,刚要开口,就听魏孝说道:“头儿,您不用说了,我们哥俩知道该怎么办了。”

    郭清也是一抱拳道:“我会派两个人,将他送到很远的地方去,再多给些银两,足够他下半辈子生活的,您就放心吧。”

    心力交瘁的刘赫,已不想再张口说一个字,点了点头,缓缓而去。

    刘赫一度很担心,不知道该如何向刘禅解释,他更怕刘禅问他,老姜哪去了。

    可刘禅却好像早已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见到刘赫,也是一如既往的笑口颜开,一口一个师父的叫着,却再也没在刘赫面前,提起过老姜这个人。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蜀地的局势稳定之后,将刘禅扶上皇帝的位子。

    这件事一了,刘赫的心才能彻底的踏实下来。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