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二章 真相

    诸伟市北江省的最西部,地处山区,交通极为不便利,别说火车了,个别地方还是省级盘山公路,但正因为交通的不便利,这片地区千百年来很少受到战火侵袭,从而保留下了一大片古村落,成为了北江省著名的旅游景区。

    再过一个礼拜就是五一假期了,诸伟市区内的宾馆渐渐人满为患,雷燕清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临进酒店前还特意回头瞄了眼,那两个盯梢的应该就是老板安排的安保人员,自己这位保护对象还真不是一般人。

    上了九楼,直接拿门卡刷开门,雷燕清拎着饭盒走进门,“晶晶,先吃饭吧。”

    张晶晶没吭声,目光凝聚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雷燕清探头看了眼,密密麻麻的图表让她登时眼花缭乱。

    “恩,先吃饭。”张晶晶笑着起身,“基本算是结束了,只要六月底之前回学校赶上毕业典礼就行。”

    “那个很难搞的教授搞定了?”雷燕清把饭菜一一摆好,“我说你是怎么想的……要写论文干脆就回学校嘛,非要跑到这儿来旅游,既然是旅游又躲在宾馆里写论文……”

    前后两个保镖,比起柳婕的小心翼翼、刻意逢迎,张晶晶更喜欢这个大大咧咧的雷燕清,“好好好,明天开始出去玩。”

    顿了顿张晶晶问道:“你上面没给你说什么吧?”

    “恩?”雷燕清使劲咀嚼了几下,咽下之后才摇摇头,“没有啊,那次咱们从余杭去青萍,我提前报备,上面还骂了我一顿,说我多管闲事。”

    张晶晶的筷子停在空中,半响后才继续伸出去夹了块鸡蛋,已经快一个礼拜了,自己刻意等了这么长时间,那个人却没有任何动作……是自己猜错方向了吗?

    安安静静的吃完饭,雷燕清将饭盒收拾完丢到垃圾箱去,才将一本旅游指南递过来,“咱们还是跟团吧,自驾游得有车……当然了,后面跟着的那两个家伙是有车的,要不借来使使?”

    还沉浸在思考中的张晶晶没去接那本旅游指南,只随口说:“你看着办……等等,去跟谁借车?不行!”

    雷燕清嘀咕道:“你不是说是你朋友派来的嘛,借辆车能咋地……”

    张晶晶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这个粗神经的贴身保镖,抢过旅游指南翻了几页,翻到那个一个礼拜之前就找到的地方,“跟团走,这条路线,你去安排。”

    “东康村?这个倒是挺有名气的,据说是去年刚刚开放的古村落。”雷燕清瞄了几眼感觉有点熟悉,一时却说不出缘由。

    等到第二天跟着旅游团来到这个村落的时候,雷燕清才恍然大悟,不少地方的细节都和青萍那条小巷子里的古宅很像,过年那几天,自己跟着张晶晶在里面住过两天。

    那可是气派十足的大宅门,里面甚至有个小小的园林,高峨的大树、蜿蜒的池上长廊、随处可见的假山雕刻,让人有目不暇视之感,只是雷燕清很奇怪,为什么门口的匾额上写的是“冯宅”,而张晶晶却有全套的钥匙。

    不过在里面住的那两天,张晶晶基本上眼圈都是红红的,雷燕清再大大咧咧也不敢问什么。

    跟着导游慢慢的转悠,张晶晶似乎对这些古宅落很感兴趣,慢慢落在最后,这个古村落和其他旅游景点有一点不同,大部分房屋虽然是文物保护建筑,但里面却是有人居住的。

    张晶晶顺着巷子往前缓行,边走边看,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开阔地,这是村落里的晒谷场,一堆本地人或站或蹲,聚在那边抽烟边闲聊,不时传来一阵笑闹声。

    “说起来还是刘三叔最赚,房子干脆托给村委会,自己住到大别墅里……”一个闲汉冲着个拎着旱烟枪的老头问:“据说是他家女婿出的钱?好像是个大老板?”

    “扯淡!”边上人立即嗤之以鼻,“女儿都死了七八年了,哪家女婿那么有孝心!”

    “你也一样是扯淡。”老头挥挥旱烟枪,“你们以前都在外面打工,去年才回来,当然不知道……其实刘老三女儿死之前就离婚了,据说是被赶出门的。”

    “赶出门?”边上众人都目瞪口呆,“还真没听说过!”

    “刘老三要面子呗,再说女儿都是了好些年了,谁没事跟你们提这事儿。”老头明显是个话痨,唠唠叨叨的说了好些旁的杂事,才又提起,“据说是生不出儿子……连女儿都生不出来。”

    “啧啧,真想不到啊。”最开始挑起话题的闲汉一阵长吁短叹,“当年雪梅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咱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

    “哎,方哥,现在还惦记呢,记得以前你还让你老子去提亲,结果被刘三叔赶出来。”边上几个人哄然大笑。

    听到“雪梅”两个字,慢慢走过去的张晶晶面无表情的停下脚步,左右看看找了块青石板坐了下来。

    “我是惦记着,你们就没惦记?”闲汉被笑了一阵发了怒,“刘三叔也真是的,非要雪梅去当什么老师,就算是当老师,诸伟又不是没学校!”

    “她老公是青萍人嘛,自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喽。”

    “雪梅的老公好像是她大学同学。”边上人调侃道:“结婚的时候我见过一次,长的白白净净的……”

    “就方哥没见过,人家结婚的时候躲起来哭鼻子呢!”

    “哈哈哈……”

    “一群兔崽子,小心我抽你们!”闲汉跳着脚骂了一通场面才缓和下来,他又抓着老头问:“那刘三叔哪来的钱盖大别墅啊?我们在外面那么些年也存不了几个钱,雪梅虽然是老师,但工资也不高啊。”

    “人家运气好。”边上一个路过的青年羡慕嫉妒的插嘴道:“随随便便在路口捡块石头居然是古董,卖了好几十万呢!”

    “什么几十万,起码一百万!”

    “哪有那么多……”

    “你怎么知道没那么多,卖了多少刘三叔还能真的说出来啊!”

    “不管卖了多少,至少这辈子不愁了。”闲汉羡慕的转头眺望村口外的那栋金碧辉煌看起来挺骚包的别墅,“啧啧,刘家那小子运气真不错,捡了个现成的。”

    “你说刘健啊?”老头冷笑一声,“他运气是不错,前半辈子靠姐姐,后半辈子靠父母……”

    “说不准。”路过的青年没离开,也蹲下来闲聊,“刘健玩牌玩的挺凶的,过年那几天输了七八万进去,眼皮子都不眨,再多的钱也禁不住这么输啊!”

    “你管那么多,反正他没钱就跟他老子要呗,说不定还能捡到个古董呢!”边上人嗤笑几声,突然指指不远处,“嗨,这家伙又过来了,不会还想玩牌吧。”

    张晶晶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一个看起来卖相挺不错的青年正晃晃悠悠的溜达过来,路过张晶晶的时候还特意扫了几眼。

    “休息的差不多了。”张晶晶不动声色的起身招呼雷燕清,“也别跟着团走了,随便转转吧。”

    这座古村落据说布局是按照八卦形状建设的,这点雷燕清完全看不出来,只知道顺着路跟在张晶晶后面,晃晃悠悠走了好一会儿,突然一愣,指着前面的院落问:“这就是刚才晒谷场那些人说的那栋别墅?”

    “恩,应该是。”张晶晶打量了几眼,说是别墅,其实就是空间大一点的民房,只不过楼层高一点而已,“我爷爷对古董倒是有点兴趣,咱们去撞撞运气吧。”

    敲开门,张晶晶礼貌的询问了几句,那位面容枯槁的老人倒是好脾气,苦笑着将两个女人引进门,摇着头说:“你们来旅游的吧?别听村里人瞎咧咧,只是那一次,外面都传老头子我捡到宝藏了。”

    一个腿脚有点不便利的老妇人倒了两杯茶过来,“只是块砚台而已……”

    张晶晶的心猛地挑了挑,突然开口打断,“有照片吗?我爷爷也非常喜欢砚台。”

    “那倒没有。”老人摇摇头,“你不是游客?专门下乡来收老东西的?”

    “顺带……顺带而已。”张晶晶竟然有点结巴了,犹豫片刻低声吩咐几句将雷燕清打发到门口去,才轻声说:“我只是听说……那个来收砚台的人……我可能认识,大爷大娘能帮忙认认吗?”

    老两口对视一眼都有点拿不定主意,张晶晶从怀里掏出一本相册,翻开一页指着照片上的人,“是他吗?”

    老人带上老花镜仔细看了看,“不是,比他年轻呢。”

    张晶晶翻过一页,又指指照片,“那是这个?”

    “也不是。”老人疑惑的看着张晶晶,“你不是来收旧东西的,是来找人的?”

    “算是吧。”张晶晶瞄了眼老妇人的腿脚,“大娘这不是腿脚不便,而是腰椎盘突出吧?我倒是认识江河市一位这方面的名医,可以请他看看。”

    老人登时喜上眉梢,“这怎么好意思麻烦,现在有名气的医生没门路根本……恩?这个人有点面熟,好像是跟班……”

    张晶晶低头看去,脸颊不禁抽了抽,老人视线落在了照片中的彭时年身上。

    房屋里沉默了片刻,张晶晶抖着手合上相册,又过了会儿才从包里取出一张小巧玲珑的饰品,这是一块银饰,里面嵌着一张两人的合影照片。

    “是他吗?”张晶晶的声音带着颤抖。

    “就是他。”老人一口断定,“当时我捡到那块石头……砚台,他就在不远的地方,非要掏钱买,我不卖他就缠着我,价格越出越高……”

    是了,如果真的和他有直接关系,那么他绝不可能将这种事情交给手下人去干,自己来虽然可能有点危险,却相对危险系数是最小的,也能将知情范围缩小到最小范围。

    老人看着张晶晶惨白的脸不知所措,呐呐问道:“你们认识的?”

    张晶晶没理会,用力扶着桌沿站起来,“医生的事情我回头就安排,三天之内会有人来接你们……“

    出门也没招呼雷燕清,张晶晶顺着大路漫无目的的走去,心里那如同乱麻一样的思绪渐渐理清了来龙去脉,虽然不知道细节和原因,但是大致猜测得到。

    在之前两三个月里,除了去燕京看望爷爷,在余杭陪陪陆钰之外,张晶晶基本都盘桓在青萍,又和回到青萍市一中当老师的方婧联络上了,常常去市一中转悠,打听到了很多相关信息。

    刘雪梅的前夫是黄村人,和当年的青萍市长黄鞍是亲戚,而黄鞍在赶走赵鑫之后,和继任者张长河斗得你死我活不可开交,而冯伟安则是张长河手下第一亲信干将……这些信息渐渐在张晶晶的脑海中联系起来。

    但之前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而刚才老人的指证却能够证实,那个男人两年多前,在噩梦中喃喃吐出的那个名字的来历确实就是刘雪梅,而不是之前比较熟悉的吴雪梅。

    马上就是五月份了,下午两三点钟,柏油马路上已经显得有点酷热难当,但是张晶晶的内心却一片冰凉。

    刘雪梅据说是在八年前国庆节期间,不慎失足落水溺亡……那时候正是黄鞍和张长河斗得最厉害的时候,虽然之间的辗转细节无法获知,但两者之间肯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跟在后面走了好一会儿,雷燕清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没有说什么,跟着张晶晶回到酒店,看着她疲惫的关上房门。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张晶晶也懒得洗漱,甚至懒得吃饭,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虽然疲惫却毫无睡意,睁大眼睛盯着雪白的天花板,一直发呆到很迟很迟。

    第二天早上,雷燕清端着早餐敲开了房门,张晶晶一手开门一手拿着手机正在通话。

    “李老师,这事儿你向天辰慈善基金汇报过吗?”

    “张淼让你不要管?”

    “其中的误差大吗?主要是集中在哪块儿?”

    “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张晶晶来回踱了几步,举棋不定,天辰慈善基金那边的事,按道理自己不应该,也没资格去管,但是牵涉到自己当年捐赠的那些山区学校……

    咬了咬牙,张晶晶还是狠不下心,转头道:“买机票,去蜀都。”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