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1章捏着鼻子认

    却说李榷、郭汜等人攻破长安,大杀四方,太常卿种拂、太仆鲁馗、大鸿胪周奂、城门校尉崔烈、越骑校尉王颀相继死于国难。汉帝刘协、司徒王允等人被围于凤凰楼上。

    刘协战战兢兢,扶着栏杆,壮着胆子问道:“卿不候奏请,辄入长安,意欲何为?”

    “董太师乃陛下社稷之臣,无端被王允谋杀,臣等特来报仇,非敢造反。但见王允,臣便退兵。”李榷等人仰面答道。

    “臣本为社稷计。事已至此,陛下不可惜臣,以误国家。臣请下见二贼。”王允闻言,走将出来。

    “董太师何罪而见杀?”李榷、郭汜怒目而视。

    “董贼之罪,弥天亘地,不可胜言!受诛之日。长安士民,皆相庆贺,汝独不闻乎?”

    “太师有罪;我等何罪,不肯相赦?”

    “逆贼何必多言!我王允今日有死而已!”说到此处,王允须发皆张,拔剑自刎而死。

    王允已死,李榷、郭汜等人也算是为董卓报了仇,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意犹未尽,遂命人尽斩王允满门。独王允孙儿王黑不在长安,得逃此难。

    竖日,李榷、郭汜等人剑履上殿向汉帝刘协讨要官职,刘协无奈只得从之。

    拜贾诩为尚书;封胡轸为司隶校尉,李榷为车骑将军池阳侯假节钺,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假节钺,同秉朝政;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张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领兵屯弘农;其余李蒙、王方等,各为校尉,众人谢恩。

    长安大乱,牛辅亦死,李榷、郭汜等人引兵西进,河东便成了无主之地,幽州军不费吹灰之力,从白波谷出兵占据河东。等张济领军东去弘农已隐隐望见河水北面的幽州旗帜,只得引重兵驻守弘农县,与幽州军遥遥相对。

    ……

    话说数月之前蔡邕老先生怒气冲冲找士徽讨要女儿,被士徽推脱说是那蔡琰喜欢上了幽州,是她自己愿意呆在蓟县不走,只得辞别士徽北上蓟县。却不知这正省却了士徽的一番麻烦,不到万不得已,士徽是不愿意绑着老先生前去幽州的。

    蔡邕到了幽州蓟县,并没有官吏前来迎接,更不用说有人在前面鸣锣开道了。天使前来幽州,居然无人迎接,这让蔡邕有些诧异,也有些不快,不快的是幽州似乎不把朝廷的威严放在眼中了。不但士徽如此,这幽州蓟县的民众亦如此。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士徽故意所为。问过士徽派来的护卫将领,方才知道士徽在幽州各处颁下命令,官员出行,不得扰民,更不能鸣锣开道。

    路过冀州之时,还有熟位郡守、国相前来迎接,比如沈浒、沈景……

    不过这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之说,这幽州毕竟是士徽的地盘。蔡邕也只能在城门处验过了身份,方才进了城。

    蓟县不大,蔡邕进的城中,一时愕然,以为来到了那曾经繁华的洛阳,只是那路面有些不同,宽阔平坦,马车走在上面很稳、很快。

    路上行人不多,却是来去匆匆,并没有饥饿的菜色,而是面带红光,个个精神饱满,见到蔡邕一行人,微微点头示意。

    街上的路人虽然对蔡邕一行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停下来,而是匆匆而过,更没有像别处那样唯恐避之不及。

    街道上很干净,没有什么流浪汉。多的是路边的小摊,有吃食,有茶水,有……路上行人匆匆,路边玩耍的孩童不多,大多是正在呀呀学语,扶着大人的手,蹒跚学步。

    望着眼前的一切,蔡邕很喜欢,有点想留下来的念想。

    到了州牧府,荀衍以州牧府名义迎接蔡邕入住,晚上摆宴为蔡邕接风。荀爽、卢植等人亦在席中,三人相见,自是一番言语。

    蔡琰闻听父亲来到了蓟县,欣喜万分,席间更是弹奏一曲。

    席罢,荀爽、卢植等人告辞而去。蔡邕方才与蔡琰细说前情,得知西迁之时西凉兵为祸,蔡邕揪心不已,又听说蔡琰等人被士徽等人绑来幽州,心中恼恨那士徽胆大包天,及听说家中所藏书籍被士徽丢弃,顿时怒发冲冠,欲要找士徽算账。无奈士徽此时不在幽州,蔡邕只得按下怒火,以待来日算账不迟。

    及闻知蔡琰亦居住州牧府中,甚是责怪蔡琰不懂事,传出去,如何嫁人?不过细想之下,蔡邕只得忍气吞声,人都被抢了,还能够嫁给其他人吗?估计在幽州已经没有人敢打蔡琰的主意。想起卫家的事情,蔡邕只有摇头的份,那卫家乃世家大族,无论如何那卫家肯定不会再提婚姻之事。不免有些暗自叹气。

    蔡琰正如士徽所说,自从与候香给蔡琰看病之后,先来拜见蒯氏,后又前往书院,算是见识了幽州书院的底蕴。有荀爽、卢植坐镇,学生成千上万,又被分为数个部分。所教算术与以往不同,有所谓的九九乘法口诀,亦有什么算盘,当然以后或许会有勾股定理之类的,不过士徽此时并没有把这些写入书中。否则荀爽、卢植等人也会大吃一惊,惊为天书。更不用说士徽准备教授的物理化学了。

    讲武堂,自然是培养领军将士的地方,蔡琰虽然不大懂,不过也有些印象。各类兵书,学说不下数十册,有见过的,更多的是没有见过。

    还有什么工坊,亦有不少的学生。

    医工院更是门庭若市……

    不过他们唯一相同点就是:纸质书籍!

    这让蔡琰很是诧异,什么时候纸这么便宜了?就连公文亦是纸质的。

    ……

    了解了蓟县的神异之处,蔡琰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除了知道的历史典故多了些,诗词歌赋也懂点,再就是会点所谓的曲谱,好像一无是处。一股不甘,让蔡琰决定留下来,留下来学习。

    再说那蒯氏见了蔡琰之后,甚是欢喜,吩咐下人腾出了一间院子让蔡琰搬入。蔡琰亦知自己被幽州牧打上了烙印,恐无他处可去,既然如此,何不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人前?见那幽州牧夫人荀晴不是妒忌狠毒之人,亦心中欢喜,被州牧府的小朋友喊做姨娘,让蔡琰微微脸红。

    竖日,老夫人蒯氏找来荀爽请其前去和蔡邕提亲。

    荀爽苦笑不得,这事还是自己提比较好,一则自己和蔡邕年龄相仿,又曾同朝为官,二则是州牧夫人又是自家侄女,自己前去提亲,自然是州牧夫人同意。

    那蔡邕如何能够拒绝,女儿都住在人家府上了,所缺的就是名正言顺的婚礼而已。捏着鼻子认了吧,这是蔡邕的感受。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