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四一章 蒙古卫所

    达拉特部的首领吉仁泰,杭锦部的首领苏赫巴鲁,西乌拉特部首领色棱,还有被特旨留在了伊金霍洛地区继续守卫成吉思汗陵寝八白室的达尔扈特部首领哈撒尔格日勒,在李邦华带着各路大军收复河套的过程中,见风使舵地投靠了大明朝。

    这些原本不起眼的边缘小部落,因为投靠的时间比较晚,而且只是跟着大明朝的军队打了一些顺风仗而已,所以只得到了卫指挥使的官职。

    包括总共只有定额五百户,男女老少加起来总人口也才四千余人的达尔扈特部,也因为地位的特殊性,不仅被留在了伊金霍洛原地,而且单独设了一卫。

    并由五百户达尔扈特人自己,推选出一个名叫哈萨尔格日勒的世袭达尔古(主持献祭之人),出任了达尔扈特卫的指挥使。

    除此之外,达拉特部改称为达拉特卫,其部首领吉仁泰被封为达拉特卫指挥使。

    而杭锦部这个被蒙古人征服并同化了的突厥色目人部落,则改称为杭锦卫,其部首领苏赫巴鲁被封为杭锦卫指挥使。

    西乌拉特部则改称乌拉特卫,其部首领色棱被封为了乌拉特卫指挥使。

    拥有了大明朝廷封赏的官职,也就拥有了每年的年赏和封贡互市的机会。

    而按照以往大明朝针对蒙古外藩的惯例,这些蒙古外藩要想顺利拿到每年的年赏,以及顺利地与大明朝进行封贡互市的贸易,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那就是在每年正旦大朝会的时候,前往北京进行朝觐和进贡,表示对于大明皇帝的忠诚。

    这个条件,对于如今在草原上“群龙无首”而且穷困潦倒的蒙古部落来说,当然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乌兰哈达山城的传说,早已传遍了漠南草原上从东到西的大小蒙古部落。

    如今不光是东边的库伦部、多伦部,分别在大明朝辽东督师府和宣大总督府的支持下,学着喀喇沁部的做法,在各自驻牧的草原核心地带修筑坚固的城堡,就连达拉特卫、杭锦卫、乌拉特卫,这些被封在朔方镇守府和九原镇守府之下的蒙古部落,也开始寻求大明的支持,在各自新得的广阔草原之上,捡那依山傍水的险要之地修筑城堡了。

    因为他们这些顶在朔方以西,或者九原以北地区的新封蒙古卫所,要么直面着漠西蒙古部落骑兵的威胁,要么直面着漠北蒙古骑兵的威胁。

    若是没有坚固的城堡可以依靠,他们的命运,就将完全取决于身后的大明军队。

    这些部落首领之前虽然已经归附了大明,但却依旧在处心积虑地想着保持自己的相对独立性,同时也想牢牢地守住自己分得的广阔草原。

    他们以为有了坚固的城堡可以坚守之后,自己不仅对于漠西或者漠北蒙古部落的侵袭有了抵抗之力,就是对于身后的大明朝军队,也能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不管是曹文诏,还是刘肇基,甚或者是河中巡抚孙传庭等人,对于他们想要在草原上修筑城堡的想法,不仅不反对,而且都表示了支持。

    只是安远伯曹文诏的朔方镇守府,正在后套平原上的中心地带(后世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的磴口县以北),即黄河几字型的西北角上,修筑朔方堡。

    而刘肇基的九原镇守府,正在依托包克图(后世内蒙古包头市)的土城外一片高地上另外修筑九原堡,都没有多余的人力、工匠和资源,来全力支援他们。

    包括河中巡抚孙传庭、河中镇总兵官贺时雨以及河中都指挥使李昌龄也只是口头支持。

    自从鄂尔多斯诸部蒙古人离开河套之后,孙传庭等人,就开始在河中的东胜城等地以工代赈,督率河中地区的大批军民百姓,修筑东胜前后左右中五卫的卫城。

    新建的东胜五卫,主要是用来迁移和安置原来属于延绥镇的大量营兵和榆林卫沿边三十六堡的世袭卫所兵们,以及随军北迁边外河中的原延绥镇营兵家属和榆林卫世袭的卫所军户们。

    其中,孙传庭以东胜卫的旧址故城,即后世内蒙鄂尔多斯市,作为东胜中卫的卫城,同时成为河中巡抚衙门与河中镇总兵府的驻地。

    同时,孙传庭以原延绥镇东路边外的原东胜右卫旧址,即十二连城(后世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重建东胜右卫治所,并以重修后的十二连城古城,为东胜卫右卫的卫城所在地。

    此外,以原榆林卫的卫城榆林城,作为新建东胜卫后卫的卫城所在地。

    那些出身榆林卫军户却又不愿意将家族北迁边外的陕北将门世家,其家族的军籍,则继续编入设在榆林城的东胜后卫。

    比如尤世威家族、王世钦家族、侯世禄家族等等,这些出身榆林卫将门世家的人物,其本人并不在原来的延绥镇,即现在的河中镇做官,而且都是身居高位的将帅,对于这些人,别说是孙传庭了,就是崇祯皇帝,也不会硬要这些人将其世居在榆林的家人和族人,迁到长城以北去。

    除了在河中重置东胜中卫、右卫之外,河中巡抚孙传庭、总兵官贺时雨、都指挥使李昌龄等人,还在洪武年间东胜五卫初设之时的东胜前卫旧址,即后世乌拉特前旗旗府所在地西山咀镇一带,以工代赈重修堡垒,作为东胜前卫的卫城。

    在东胜左卫初设时的卫城所在地,即后世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所在地,重建了东胜左卫,用来迁移和安置定边、靖边、横山等地的墩堡营兵与卫所军户。

    虽然河外的达拉特卫、杭锦卫、乌拉特卫,同样隶属于河中都指挥使司节制,但是与河中都司下辖的东胜五卫比起来,地位显然就差得远了。

    因此,当东胜左卫、右卫的卫城,都还没有多少水泥混凝土这样的战略物资可供利用的时候,孙传庭等人,当然不可能有水泥这样的物资,支援给这些被朝廷封在河外的蒙古羁縻卫所了。

    说起来,类似水泥混凝土这样的东西,如今在西北地区,已经不再是千金难买的紧缺物资了。

    由原延绥镇监军御史、现任陕西参政马懋才所一手创建的甘泉峪垦区,不仅成了陕北地区的一座重要粮仓,而且也成为了整个西北三边地区战略物资的供给基地。

    除了拥有唯一的猛火油产区和大明朝第二个猛火油弹的生产厂区,即甘泉峪猛火油厂之外,甘泉峪垦区还成为了如今整个西北三边地区唯一一个能够大量生产新式水泥的地方,即甘泉峪水泥厂。

    陕北延安府这个地区盛产石灰石、煤炭、黏土以及石膏等矿产,而这几样东西,正是烧制水泥的天然原材料。

    自从西北木速蛮之乱与陕北流贼从平凉西窜,崇祯皇帝认为陕北的形势已经足够安全之后,就派了在自己身边已经伺候数年的一个内侍太监马鲸作为监事内臣,带着从白冶城和皇明工学院出来的几个匠师,以及嘉定伯府的几个熟练的水泥窑工,来到了甘泉峪,设立了甘泉峪水泥厂。

    这样,才算是缓解了西北地区水泥这种战略物资极端短缺的问题。

    只不过马鲸到了甘泉峪之后,与马懋才等本地官员一起夜以继日地努力,也不过是建起并投产了六座水泥窑。

    而这些水泥窑,即使夜以继日炉火不熄地将备好的生料,烧制水泥熟料,其产量与需求之间,也仍然是缺口巨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那些河外的蒙古羁縻卫所了,就连河中镇重建的东胜五卫,都保证不了能够得到充足的供应。

    毕竟在西北地区的众多大人物之中,马鲸之上还有个坐镇西安的大太监高时明,而马懋才这个陕西参政之上,还有个同样坐镇西安的陕西巡抚洪承畴。

    尤其是,在所有这些人之上,还有一个如今奉旨坐镇平凉统领这个西北军政民政的钦差军机大臣东胜侯李邦华。

    包括三边总督袁崇焕等三边各镇的总兵们,这些人物里面,哪个人物的面子,不比那些塞北蒙古卫所的指挥使们大得多啊!

    别说没有余力,就是有余力,也不可能优先供给他们这些蒙古卫所的指挥使们。

    就是可以优先供给他们这些蒙古卫所指挥使们,他们也没有东西可以交换或者购买啊!

    毕竟,这个甘泉峪水泥厂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水泥熟料,虽然成本并不高,但却不可能白给他们。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