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七夕密会申屠诛

    “原来如此。”林翎点了点头,“那那个要娶西冬公主的又是谁?”

    看来是够得宠的大臣,否则,西冬皇帝也不至于为了让他死心塌地的为国效忠,让自己的女儿下嫁于他。

    “那个大臣还算年轻,名叫七夕,民间人称‘七爷’。”

    “七夕?”林翎瞪大了眼睛,一个没憋住笑出声来,“他难道是在情人节那天出生的吗?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濮阳璟警惕的看了窗外一眼,提醒林翎:“小声点。”

    “无论在哪个国家,‘公主成婚’是大事,那天一定会特别热闹。万兽山庄的灵兽一直是价值不菲,有的更是天价,这次庄主半价卖出,也一定会有许多人蜂拥而至。申屠诛带了那么多手下潜入西冬国,虽然本王也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但他们一定想要趁乱行动。到时候,本王会见机行事,皇妹你就呆在客栈哪里也不要去。”

    “那怎么行?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有晶石手链护身,一般人接近不了我的。”

    “是吗?”濮阳璟不以为然的说。

    “可不嘛,你忘了我们是怎么从申屠诛手下逃出来的了吗?”林翎得意的说,提醒濮阳璟,他们能顺利逃出来,她可是有功劳的。

    “那你忘了你左手胳膊怎么伤的了?也是服了你,前不久这左胳膊才中了一箭,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呢,又挨一剑。幸好伤的不是同一个地方,不然你那只胳膊别想要了。”

    “我…”林翎还想要解释什么。

    “本王劝你啊,你那左手胳膊还是乖乖用布带子吊起来吧,这几天尽量别使左手。”濮阳璟说完,忽然吃惊的问:“对了,你刚才怎么换的衣服?没有碰到伤口吧?”

    “没有…”林翎心虚的说。怎么换的?忍痛自己换的了,不然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你璟王爷帮我换衣服吧?

    “没有就好。这样,你休息休息,本王再到城里去打探打探消息。”濮阳璟理了理衣服,起身预备出门。

    “我也去。”林翎立马站起身,拦在濮阳璟面前,一脸哀求道:“让我一起去吧。我这不是乔装打扮了吗?我还可以在脸上化些雀斑,再点上几颗痣,皮肤涂黑一些,不会让人认出我来的。”

    …………

    七夕得知申屠诛来到了西冬国,一刻也不敢怠慢,马不停蹄的就偷偷赶来客栈见申屠诛。

    同样是二楼房间,只是申屠诛住的是最好的房间,里面各种摆设都是最好的。申屠诛订的房间与濮阳璟、林翎的房间中间就隔了四个房间,清风絮影入境随俗,也换了一身当地的服装,一左一右守在门外。

    七夕独自一人来到【常来客栈】,一进大门就找了老板娘,警告她不许声张,让别人知道他来了这里。

    到二楼申屠诛的房间门口,七夕被清风絮影拦在了门口。因为他这一身打扮,清风絮影没有认出来。

    “哎…美人,不认识我了?”七夕调戏似的摸了一把絮影的脸,一只手扒开她的剑,道:“半个月前,我们才见过的。”

    七夕又离絮影近了一点,身体差一点就靠在絮影身上去了。

    絮影后退两步,多看几眼,认出此人和她一样,也是为主上办事。

    “想死吗?”清风一手推开七夕,将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哟,想当护花使者啊?”七夕双手举起来,向后退了几步。

    申屠诛在里面似乎听到了七夕的声音,门忽然自己开了,从里面传来申屠诛的声音:“让他进来。”

    “是。”清风应了一声,主动让开一条道,把絮影也拉到自己身后来。

    “有意思。你就是清风吧?记住,以后你可多了一个对手。”七夕说着,朝絮影抛了一个媚眼,自顾自的笑着进房间去了。

    “你没事吧?”清风关心的问絮影,拉过她的手问。

    絮影挣脱他的手,站回自己的岗位,冷冷道:“没事。”

    房间里,申屠诛正在看一张西冬国的地形图,但同时也把外面三人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等到七夕进门来,他才把注意力收回。

    七夕单膝跪下,双手抱拳,额头微微向下,道:“弟子参见主上。”

    “你来了。”申屠诛早就知道七夕要来似的,淡淡的说道。

    七夕见申屠诛好说话,没有发脾气,当即放松了许多:“弟子接到情报,说主上已经到了漠城。不敢耽搁,立刻就赶来见主上。”

    “你竟敢轻薄本座手下的人?”毫无预兆的,申屠诛忽然质问道,就像要为絮影讨个公道一般,让门外的清风絮影听了也有几分感动。

    “主上息怒,弟子该死,再无下次。”七夕见申屠诛愤怒的表情,吓得连忙磕头。谁知,申屠诛忽然又朝七夕走过来,作势扶他起来。话锋一转,道:“不过,本座吩咐的事,你要是给本座办好了……本座就将她作为礼物,赐予你。”

    !!!!!!

    闻言,门外的清风絮影又傻了眼,但依旧不敢有何怨言。

    七夕更是震惊不已,想了想刚才门口那美人对他的那种敌意和嫌弃,七夕又给申屠诛郑重的磕了个头:“谢主上!弟子定当竭尽全力,助主上完成大业!”

    “好!”申屠诛回到椅子上坐着,也示意七夕起身说话,“说吧,那米幽梦可愿意作法了?”

    “回主上。这几天,米幽梦被弟子关在密室里,严刑拷打。饿了几天几夜,已经奄奄一息,今日卯时才给她一点饭吃、一点水喝。她始终都说自己不会那种巫术,不会作法。弟子认为,她说的不像假话,应该是真的不会。”七夕说这话时都胆颤心惊,随时担心被申屠诛丢出去。

    “不会?那就让她学!巫族不是有很多秘籍吗?她是巫师,有一本秘籍肯定是随身携带的。”申屠诛说。

    七夕想起自己让香芸搜过米幽梦的身,什么也没发现,又道:“可是,弟子已派人搜过她的身,她身上并没有任何秘籍。”

    “愚蠢!”申屠诛骂了一句,说:“不是所有的秘籍都必须是由书本记录下来的!它可以是一篇心法口诀、也可以是一个隐藏未被发现的巫术术法。”

    七夕听罢,觉得申屠诛说的有道理,“主上教训的是,弟子知道该怎么做了。”

    七夕紧张的看着申屠诛,不明白他的情绪为什么那么善变,“主上,若没什么事,弟子先告退了。”说完一步步后退,预备离开。

    “等等。”申屠诛叫住七夕。

    “主上有何吩咐?”七夕停下来,问。

    “你和公主成婚这步棋走得不错,本座也有一份贺礼,大婚那天让絮影给你送过去。”

    “是,多谢主上。”

    七夕当然知道,申屠诛想用他说的那个贺礼来笼络七夕,让他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尽心的为他办事。他越来越期待申屠诛口中的那个贺礼了。

 

修真  恐怖  校园  玄幻  言情  穿越  科幻  都市  女生
© 2017-2019 就看奇闻 9k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