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六十六章 妖言惑众

第五百六十六章 妖言惑众

    不管李冲是气急败坏也好,色厉内荏也好,韩谦说要派战船过来讨公道,李秀留在大刺山西麓的几名部属赶过来通风报信没过多久,笔架山大营设于主峰的望哨以及放之下游的哨船差不多同时发现有六艘列桨战帆船载满兵卒,往大营这边驶来。
    众人脸色铁青,没想到韩谦真就胆大妄为到这一步,竟然直接以武力相胁迫!
    这种情形下,李普有天大的胆气,也不敢几艘小船就渡江前去南岸。
    要是在江心被叙州水营的战船扣押下来,他找谁诉苦去?
    虽说传言是李冲回舒州后散播的,但韩谦指名点姓乃是昌国公府从中作梗,指名道姓找到他李普头上要讨回公道,李普还能辩解说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李知诰、杨恩等剑眉深锁,没想到韩谦对李冲到舒州后散播的传言反应会如此剧烈。
    姚惜水、邓泰更是倒吸一口凉气,感到这事异常棘手,没想到事态骤然间会变得如此严重,韩谦这是要跟他们这边公然决裂吗?
    又或者说韩谦真的只是想讨要一个公道?
    只是传言这事哪里又有公道可言,李冲改口认错,韩谦便会觉得讨得公道了?
    又或者说他们将注定要牺牲掉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李普、李冲二人交出去,才有可能平息这事?
    然而李普乃是昌国公、枢密副使,乃是当今国丈,与另一名枢密副使周炳武及兵部尚书杜崇韬,可以说是大楚位阶最高的三大军事长官。
    延佑帝都没有下旨追究其丧师兵败的罪责,他们凭什么将他扣押下来,交给韩谦处置?
    真要那么做的话,朝廷还有没有半点的体面留存,朝堂群臣还不众起而攻之?
    “我去大刺山见韩谦吧?”杨恩蹙紧眉头说道。
    “还是先等看黔阳侯着谁过来讨公道再说吧……”李知诰并不觉得杨恩此时赶过去见韩谦能有什么作用,眼瞳却迟疑而凌厉的盯住犹一副气急败坏样子的李冲。
    这段时间他要在庐江、笔架山一线重整防务,又要加强对诸部兵的统御,马不停蹄的奔波于舒州、枞阳、庐江、铜陵等地,李冲逃归舒州,也只是匆匆见过两面,很多细节之事都没有机会去问。
    李冲如此迫不及待的散播这些传言,由不得他不联想到一些事情上去。
    “大哥,你盯着我作甚?”
    李冲见李知诰眼睛阴戾的盯过来,心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烦躁,恼怒的说道,
    “韩谦要讨个公道,难道惨死洪泽浦与钟离城下的数万将卒,就不能讨个公道了?当年在武陵城,文瑞临被俘后第一个找到韩谦,说能说降高隆,为进攻潭州打开通道,当时不仅惜水、春十三娘在场,内侍省少监张平也都在场亲眼所睹——我当时还奇怪韩谦竟然连这么大的功劳都不要,这时候才省得此子包藏祸心甚久。而种种迹象表明,水师奔袭洪泽浦之时,韩谦极可能就在金陵,他什么心思,只怕陛下与太后都被蒙在鼓里!”
    “你说够了没有?”李知诰沉声问道。
    “我也知道此时应当不计前嫌、共御梁寇,但下面将卒不忿奸佞当道,想要为惨死于洪泽浦及钟离的数万将卒讨个公道,我难道还能捂住他们的嘴不成?”李冲负气说道。
    只要朝廷不降旨问罪,他父亲就是昌国公、就是枢密副使,位阶还在李知诰之上,与另一位枢密副使周炳武以及兵部尚书杜崇韬可以说大楚位阶最高的军事长官,而他也是堂堂的右神武军副都指挥使,他就不信李知诰能拿他怎么样。
    “好,你既然说这些传言都是你麾下军将肆言散播,与你没有关系——来人啊,将这些妖言惑众的乱卒都给我扣押下来!”李知诰不留情面的说道。
    这时候即便是太后追究李普、李冲丧师兵败之罪,也要先将他们召回金陵,着枢密院、御史台、大理寺出面审理。
    李知诰不想军心再受扰乱,是暂时拿李冲没辙,但李冲将散播传言之事推卸到一起逃亡归来的军卒身上,李知诰却无需客气,直的下令以妖言罪将这些人扣押下来。
    “知诰,你这是什么意思?”李普沉声质问道。
    自秦汉以降,妄言、非议以及妖言惹众皆是重罪。
    最早时秦始皇坑杀四百余儒生,便是以妖言治罪,历朝历代抄家灭族者更是屡屡有之,待到大楚在金陵开国,妖言、妄言亦是重罪,延佑帝设缙云司有一项职权就是察听妄议朝政、妖言惑众。
    李知诰或许是拿李普、李冲没有办法,但要扣押随李冲逃到舒州的这些军卒,还是言出必行的。
    面对李普的质疑,李知诰阴沉着脸不予回应,只是侧过头,严厉的盯住面露迟疑之色的邓泰,一字一顿的说道:“梁军汹汹杀来,黔阳侯乃国之干城,孤军守棠邑,为大楚看守门户,这些军卒不思黔阳侯的功劳,却非议其过,乱我军心,十恶无赦……”
    “……”
    明明是韩谦公然以武力相胁迫,他明明也应该拉拢原信昌侯府的人手为己所用,邓泰不明白李知诰屈从于韩谦的胁迫,却反过来拿李冲身边的军卒开刀,但这些年他都在李知诰听令从事,见李知诰神色坚定不容置信,当下也是硬着头皮带着侍卫,如虎狼一般扑出,将李冲身边那十多名准备着一起渡江返回金陵的军卒扣押下来。
    “父亲……”李冲没有想到李知诰会直接扣人,有些心慌的朝李普喊道。
    “父亲,你们倘若不忙着渡江,先回营休息去吧。”李知诰不理会李冲的反应,直接跟李普说道。
    “哼!”李普冷哼一声,甩袖沿着石径往笔架山大营方向走去。
    李冲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仿佛笼中困兽,踱走数步,再看李知诰脸色铁青,似乎打定主意要将这军卒交出去作为交待,也不似有通容的余地,也只能追赶他父亲先回营帐再说。
    原计划等所部将卒都集结过后,延后两三天再渡江回金陵的李碛,虽然有勇冠三军之勇,却是不知眼前的局面要如何应付。
    父亲与二哥负气而走,但他与李秀不能不管被韩谦下令扣押的千余部属。
    片晌后,六艘列桨战帆船徐徐往码头这边靠过来。
    “我们是不是先回大营?”看着列桨战帆船站满兵卒,邓泰暗暗担忧的说道。
    目前李知诰坐镇舒州,以整顿淮西禁军兵务,于庐江、笔架山一线构建防务为主,他们是挤出有限的钱粮在笔架山南麓沿江湾口修筑码头、水军营寨,码头极为简陋,也没有多少驻军,上百艘中小型运船渔舟,也更不可能与六艘叙州水营都用以充当主力战舰的列桨战帆船抗衡。
    邓泰怎么都要防备着棠邑兵有可能对他们发动突袭。
    李知诰却不为所动,与溧阳侯杨恩袖手站在江堤码头上,看着来船渐远渐近,直到看清楚江州刺史周惮的面容。
    不管怎么说,在手下将卒面前,李知诰都不可能流露出软弱的姿态,盯住周惮,沉声问道:“周刺史亲率兵船来我笔架山大营,不知道有何赐教?”
    看到溧阳侯杨恩也站在码头前,周惮揖手施了一礼,说道:“李侯言重了,我率江州兵增援金陵已经大半年了,照理早就应该回江州。黔阳侯担心江上盗寇横行,路途不靖,着宗靖率战船护送我一程。我远远看到杨侯爷与李侯在江边,特地靠过来问候一声……”
    文瑞临能从李知诰手下逃脱这事便很值得怀疑,但戎马倥偬,这时候谁也顾不上去猜想什么。
    然而,谁能想象棠邑兵整备之初就连打两场硬仗、死伤无数,李知诰却纵容这些的流言在淮西禁军之内散播,甚至还纵容部将当面对棠邑军的军将冷嘲热讽?
    韩谦要是这时候还忍气吞声,接下来进攻历阳的战事,还要怎么打?
    当然,韩谦也不能公然用武力或直接封锁长江水道以胁迫淮西禁军给他一个交待,但着林靖宗率一部水营护送周惮返回江州,谁也不能说他的不是。
    李知诰看了杨恩一眼,见他神色也凝重起来,心里知道杨恩明白周惮此时返回江州的意义是什么。
    江州控扼鄱阳湖及长江水道,战略地位与岳阳相当。
    周惮在兵船的护送下返回江州,谁都要考虑真要撕破脸后韩谦用兵马封锁鄱阳湖及长江水道的后果有多严重。
    当然,周惮身为江州刺史,之前着州司马或司兵参军或兵马使率州兵增援过来就行,只是周惮其人希望能有统兵作战的机会,才亲自过来,但是周惮这时候返回江州,不需要请旨,别人也不能说他的不是。
    “不知道周大人可知黔阳侯为何要着人在武寿河口扣留我麾下将卒?”李秀心系部属安危,振声问道。
    “黔阳侯接到信报,说是杀出重围的右神武军残卒里有敌间渗透,为避免敌间随残卒逃入大楚境内散播谣言、乱我军心,黔阳侯只能先将他们扣押下来。请李秀将军放心,黔阳侯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大楚将卒,只是审查需要时间,还请李秀将军耐心等候。”周惮说道。
    见韩谦拿这样的借口扣人,李秀气得脸色铁青,却又无计可施。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