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百九十三章 会合

第三百九十三章 会合

    冯家当年秘藏财货的这座庄院,位于茅山北麓深处,四周山高谷深,前面的山谷相对开阔,可以进驻稍多的兵马,又有通道可以前往茅山中麓的大茅峰、雷平峰。
    大茅峰、雷平峰附近的山谷也是四五万妇孺的主要聚集地,韩谦将主力驻扎在北麓,不惧会被少数的精锐兵马围困在北麓山谷之中进退失据,而一旦敌军派精锐兵马绕过去进袭中麓、南麓的妇孺,他也能从山中狭道及时分兵过去增援。
    在楚州军及安宁宫有进一步的反应之前,韩谦便打算利用这座庄院作为他临时的指挥使整顿兵马,这样的话,他们还可以将背后的茅山中麓、南麓作为纵深腹地利用起来,减轻一部分压力。
    韩谦看夜色已深,直接指定西侧的一栋独院,将王珺及两名婢女囚禁进来,又叫施绩挑选十名能够信任的健妇,盯住院子里内外,但他还没有办法停下来休息。
    茅山的地形虽然可用,但毕竟不是雪峰山或武陵山这样的雄奇大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隘可守。
    在最高峰仅百丈高的茅山之中,用三千残兵庇护住近五万妇孺的安全,其难度之大,是可想而知的,何况安宁宫及楚州两支兵势都要强大二三十倍的敌人就近在咫尺。
    目前安宁宫及寿州军控制的江乘城,距离茅山北麓仅三十里,而今日被他们打下来后一把大火烧残的丹阳城,则在茅山北麓东部偏北五十里开外,而楚州军前锋所在的静山庵距离茅山北麓约四十余里,楚州军主力所在丹徒城,距离茅山北麓七十余里,而金陵城距离茅山北麓则约八十里。
    这么近的距离,韩谦率领三千残兵、近五万妇孺可以说就在两头恶龙的嘴边,他们只要有一方猛扑过来,就算不能将韩谦他们立马扑死,也会叫韩谦他们遍体鳞伤。
    目前除了三千残兵外,韩谦又从妇孺之中挑选三千名健妇、三千名十二到十五岁的少年组建女营及少年营。
    桃坞集兵户都是流民出生,多出生江淮之地,迫于战乱而流离失所,剽悍的民风以及有如炼狱般的苦难岁月,也使得兵户妇女作风泼辣而勇敢坚毅,并无畏于生死。
    桃坞集兵户长期以来都是实行半军事化的管理,将身体强壮、作风泼辣剽悍的健妇挑选出来进行武装,战斗力并不见得就比普通的地方州营将卒稍弱多少。
    仅有三千残兵不能困守茅山,无论是征粮,还扩大声势,都要分批走出茅山游击州县,韩谦必然就需要女营、少年营补充茅山内部守卫力量的不足。
    不管孔熙荣、魏常两人的一脸委屈,韩谦指定他们负责统领女营与少年营,指定郭奴儿负责斥候侦察之事,由赵无忌、袁国维以及在邵州军担任副营指挥使的窦荣各统领八百残兵,而施绩、肖大虎二人指挥编有五百人规模的亲卫营。
    虽然将信昌侯府出身的将领以及一部分基层武官,都剔除出去,但韩谦第一批从叙州带了五十人过来,再加上从兵户里选拔出一批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卒充当基层武官,袁国维手下还有撤出金陵的二十多名缙云楼精锐斥候,三千残兵及女营、少年营的编制算是勉强维持下来。
    韩谦当夜又将暗藏于庄院秘库的兵甲战械分放下去,还要抓紧分分秒秒,砍伐竹木,制造竹枪木矛、制造木墙竹栅以及拒马鹿角,在地势平易容易进攻的谷口等地挖掘壕沟……
    没有以冯缭等人为首的参谋团队,赵无忌、袁国维、孔熙荣他们又必须利用一切时间尽快熟悉手下的人马,抓紧时间训练,涉及到防务、后勤等事的诸多安排,韩谦只能亲力亲为。
    从李普手里夺走兵权之后,韩谦就没有怎么合过眼,累了也只是和衣靠墙壁或椅榻小憩片刻。
    李普、陈铭升在东侧占据了一栋院落,夜深后甩手住进去歇息,但今夜韩谦也注定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一直到天光放亮,才和衣靠着床榻闭眼养一会儿神。
    只是他感觉刚合眼没一会儿,听着房外脚步声走动,便又惊醒过来,透过窗户看太阳已经爬上树梢头,没想到他所以为的一会儿,却是叫他睡了将近一个时间。
    见是施绩小心翼翼的探头看进来,一副有事通禀又怕打扰到自己的样子,韩谦猛然搓了搓脸,问道:“什么事情?”
    “有一票人马,大约三百骑兵,自称是洪州浙东郡王府的府卫,一炷香前抵近小茅峰西麓,要求见大人;信昌侯他与陈铭升先赶去小茅峰了!”施绩说道。
    李遇的人?
    韩谦微微一怔,脑子有些木,一时没想明白浙东郡王府的三百名骑兵府卫怎么这时候突然跨越千里空间出现在茅山北麓,但李普作为李遇的嫡亲弟弟、部将,他与陈铭升赶着去小茅峰,这些人的身份应该是不会有假。
    “这些人确定是要见我,而不是提出要见李普?”韩谦问道。
    “是的,被我们安排在小茅峰的哨岗拦截住,第一时间就指名道姓提出要见大人。”施绩非常肯定的说道。
    这时候袁国维走进来,听施绩说及浙东郡王府三百名府卫赶到小茅峰的事情,也是异常困惑的问道:“浙王郡王府不是被杨致堂盯着吗,怎么会有府卫到茅山来?是不是调一队兵马过来……”
    袁国维担心郡王府的三百府卫跟李普他们会合,李普有可能动心思夺回兵权,想着调一队人马过来以防万一。
    韩谦眺望南面的诸峰,心里有些明白过来,摇了摇头跟袁国维说道:“李遇可能也在茅山之中。”
    “……怎么得以确定?”袁国维震惊问道。
    袁国维作为早年就追随天佑帝征战南北的老卒,自然早就见识过大楚第一名将的风采,只是怎么都想不到李遇此时就在茅山之中。
    袁国维作为事务性的老吏,负责缙云楼的日常性工作是能胜任的,即便年近六旬,督阵指挥一营兵马冲锋陷阵也没有问题,但他与姜获早年没能成长为大楚的高级将领,他们在大局谋略方面,确实是不及郑晖、李知诰这一级数的高级将帅,甚至都不如高承源、郭亮、田城等人,更不要说跟韩谦他们相提并论了。
    所以,他这会儿还是完全没有想明白过来,韩谦怎么就确定李遇已经离开洪州故居,此时他的人极可能就在茅山之中,而不是郡王府的府卫受命直接过来投效信昌侯李普?
    “施绩刚才说了,人家过来直接指名道姓找我,说明他们在茅山附近潜伏不是一天两天了,大概也是李遇窥破王文谦的围城之策吧!”韩谦略加解释说道。
    袁国维想想也是,这些人早就潜伏在附近,不是过来投效李普的,而且也知道韩谦从李普手里夺走兵权,也没有兵戎相见,除了浙东郡王李遇有这样的胸襟,还有谁能做到?
    袁国维又问道:“韩大人觉得李王爷可能藏身哪座道庵之中,我这便领人过去请他来见?”
    “李遇既然不露面,便有他不露面的道理,我们强迫他露面作什么?”韩谦说道,“我们去见李普派来的府卫吧……”
    李遇虽然很早就交出兵权,但他受封郡王,回到洪州故居隐居,但郡王府常年编有一营精锐府卫作为李遇私属的部曲,仅负责拱卫郡王府及李氏一族,不受地方州衙的限制。
    这一营精锐府卫也是李遇致仕隐居这些年精心培养出来的子弟兵,战斗力之强,绝非普通的精锐骑兵能衡量。
    韩谦不奢望这支精锐骑兵能听他的指挥,但只要留在茅山附近协同作战,就能为他们分担相当一部分的压力。
    …………
    …………
    “秀儿、碛儿,你们什么时候到金陵了?”
    看到侄子李秀以及多年前就丢到洪州寄养的幼子李碛牵马站在山前,信昌侯李普激动得眼眶里盈满热泪,这几天他被韩谦这狗贼欺负惨了,想着这几天的委屈,忍不住颤声说道,
    “你们要是能早来四五天就好了。”
    陈铭升也是激动异常,心想李秀、李碛等提前五天率领郡王府的三百精锐府卫过来,韩谦敢夺兵权,他们便能当场将他斩成肉酱,但此时似乎也不算太晚,他暗中扯了扯李普的衣袖。
    小茅峰西麓这边仅三百残兵,而韩谦身边也只有百余亲卫,他们完全可以带着三百府卫闯过来,直接杀到庄院,将韩谦这厮控制起来,重新夺回兵权。
    陈铭升却没有注意到李秀面对李普追问时一脸尴尬。
    “我们其实早就过来了,但大伯与秀哥先到金陵,而要我带着人藏在鸡笼山里,直到昨天夜里才通知我率府卫到茅山来见父亲你。”李碛一脸的委屈,不顾李秀之前的告诫,直接点破伯父李遇就在附近,只是藏在深山里没有露面而已。
    信昌侯李普震惊莫名,难以置信的盯住李秀问道:“你父亲他也来了,他人在哪里?”
    李秀一脸尴尬,说道:“父亲不让我说他在哪里,只是令我与李碛过来,尽可能助韩谦守茅山!”
    信昌侯李普这一刻完全被人往胸口打了一拳,颓然坐在一旁倒伏的树桩上。
    要是没有王珺点破楚州军的围城之策,他或许还想不明白大哥李遇为何会做这样的安排,但这一刻他还想不明白,就太蠢了。
    他大哥就是那种渴望天下能及早止息战事、还民众休养的蠢货,当年那么轻易的就交出兵权,却完全没有助神陵司的意思。
    当年为这事,他与大哥就大吵一番、分道扬镳,他除了将幼子放在洪州寄养外,就不甚来往,甚至十年间都没有通过一封书信。
    他大哥应该也是窥破楚州军的围城之策,不忍看围城之下金陵百万民众死伤太惨,才令李秀率府卫过来助韩谦,而不是投效他而来。
    说到底他大哥始终就没有将他放在心里。
    这一刻信昌侯李普心里既是沮丧又是恼恨,不过他看到碛儿一脸的委屈以及李秀颇为居难的样子,他心头又燃起一线火苗……
    是啊,他大哥胸襟宽广、高风亮洁,但不意味着李家成长起来的小辈对世俗权势、对建功立业没有渴望跟野心,他大哥病情渐重,难不成还能永远压制住李秀及其他李家健儿追求功名利禄的野心?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