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权色声香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257章 旧案重翻

第257章 旧案重翻


    第257章旧案重翻
    此一声“滚”出口,却见从天而降之人面容不改,一身挺立置于知府之前,岿然不动,气如山岳,远非先前之人可比。
    草灯纵横江湖数十载,一双老眼何其毒辣,只一眼便断出此人武艺惊人,超出自己太多。
    这老奸滑见势不妙,当即收手,想着先退再说。
    如此果决却也慢了半拍!
    不见来人抬手摆势,亦不见声断身动,便又一股蓬勃真气透体而出,黑夜之下亦可见银白之光璀璨天地间,并带着如火焰一样的热浪朝草灯席卷而来。
    草灯见了骇然色变,如此功力平生未见。
    “难道是大圆满?”
    此念一闪,身后气浪扑来。
    草灯自诩功力身后,却在这银白真气下形同虚设,当即惨叫一声,身如枯叶被掀翻空中。
    但这草灯临战经验丰富,硬是在空中翻腾定身,借助这股无法抗拒的冲力遁入黑暗中不知了行踪。
    知府见此,急忙起身,朝面前之人恭敬行礼:“多谢高人相救。不知高人身份,本官日后也好有所报答。”
    来者回身,气势不减,不见说话,只拿出一物。
    知府看了,再是大惊,跪在地上连连扣头。
    此不是他人,正是在朱府救过夏商之龙二。
    “我奉皇命来查陆寻一案,皇上要个真相。”
    知府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还好自己留有一手。
    陆寻之死本早已定案,朝堂内外未曾纠结,但知府隐约感觉此事不会就此罢了。都察院首座一职何其重要?怎能被朝堂内外一番操作就含糊过去?
    因此事,知府特意请大能求签批卦,看此事是否了结。
    而卦象所现,陆寻之死并未完了,他日此事翻出,若处置不当会有大祸临头。
    知府听了深信不疑,求破解之法。
    算卦者批言“解铃还需系铃人”,意指陆寻之肉身不可灭去。
    故此,知府秘密将陆寻尸首收起,并藏于自家冰窖之中,且用天地至宝菩提子保其肉身不腐。
    此事一直是知府心中大石,这陆寻尸首便如烫手山芋,丢之不得,留之碍眼。
    许多时日过去,知府渐渐淡忘,不想今日忽然提及,不曾一丝准备。
    知府多想解释,龙二却道:“你身为一州之长,朝廷要员离奇殒命,却不求断案,反之欲瞒天过海。你可知你以犯了欺君之罪?”
    “大人息怒!且听下官解释。陆大人死于扬州实属意外,不是下官不愿破案,实在都察院首座一职关系重大,下官权力有限,不敢涉足其中,虽有瞒天过海之嫌,却是无奈之举。但下官也有所准备,料定皇上会派钦差大人来查,故已将陆大人之尸首以菩提子温养,以保证起肉身不毁。”
    “哦?”龙二略显诧异,“你竟有菩提子这种奇物?倒是个养尸的好物!若你真保住了陆寻,那便是大功一件。那陆寻尸首在何处?”
    知府显得为难,但龙二咄咄逼人,也只能回答:“在下官府上。”
    “带我去。”
    “现在?”
    “现在!”
    知府带了一路,龙二见之起疑:“知府大人,据我所知,你的宅邸不在此方向吧?”
    “大大人,下官还有一处宅子。”
    说话间就已到了目的地。
    面前宅院不大,又似尘封古朴,不像住人之所。
    知府哭丧着脸开了们,龙二见他这一路模样便猜到了许多。
    而进门之后还不完,到里面大厅后还有一间地下密室,脂肪刚开门,自内放出流光,不知其中藏有多少宝贝。
    知府越发害怕了:“大大大大人,你你你,您里面请。”
    龙二冷笑一声:“我来只为陆寻之死。”
    得到这话,知府方显心安,然依旧惴惴。
    龙二虽之到了地下密室,借着几展油灯,找到密室之中的另一间密室,打开后正是股寒气袭来。
    饶是龙二也被惊住了。
    这炎炎夏日安能藏住如此冰窖?
    进入之后方才明白,原来这里面冰砖之多,厚比城墙,不知废了多少人力物力。而建造之目的自然不是为保存陆寻尸首,只为窖中那些许异域水果!
    此番作为,就是皇帝也当不起如此奢侈!
    龙二见了心中一冷,此时暂先记下,目光聚集在窖中木棺上。
    陆寻尸首果然保存,真是从未想过之事。
    龙二看了很是惊喜:“这尸首可有人碰过?”
    “只抬入棺中时被人动过,之后便没有碰过。”
    “很好!”
    龙二赞赏一句,接着便将所有心思的都放在了陆寻尸首上。
    龙二一旦专注便忘了时间,他在冰窖中不觉寒冷,但外面的知府却因透门而出的阵阵寒气冻得瑟瑟发抖。
    可他不敢动,只能咬牙撑着。
    不知过了多时?
    龙二才沉着脸从里面出来。
    “大人,完了?”
    龙二点点头。
    “那陆大人的尸体”
    “还是安置与此,你先暂时保管。”
    一日又过,今便是庸王大寿。
    客栈内,春娇昏睡一日,猛然睁眼像是梦到了什么,急忙扯着被褥裹着自己,再低头看自身发现衣衫整齐并无异样,如此方松了口气。
    但侧身看枕边,不见夏商,借着翻身起来才见夏商已早早收拾好行装准备去往庸王府。
    “解药在桌上,今日你不必跟着,将解药送去江南春吧。”
    春娇看桌面,果见一白布小包裹,想要说什么,却听房门一关,夏商先一步走了。
    扬州今日热闹,庸王大寿,民间百姓也要沾沾喜气。往来庸王府的马车、娇子更加络绎不绝。
    夏商如今也是体面人,打扮一番后也租轿子。
    去往庸王府的路上走马观花,悠然自得,很是惬意。
    等到得府门前,房间一路车马长队,各家各户的老爷公子纷纷下车步行,在门口呈交请柬,送上贺礼方入内。
    夏商看了看自己的请柬,确认无误才慢慢行去。
    可打开请柬一看,自请柬内掉出一张胭脂红的小纸来,上有娟秀小字一排“梅园小亭见,我与公子,再无他人。”
    见此,夏商方记起当日王妃送帖,走时也说了同样的话。
    当时那含情脉脉地眼神可像极了诱人的小妖精!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