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战役(二)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战役(二)

    (国庆快乐,加更一章求月票)
    韩谦这些年最为重视的乃是基层将吏武官的培养,这使得大梁小股兵马分散独立作战能力强。
    骑兵撕开敌军前锋线两翼的防垒,数以万计精锐兵马,在能见度仅有七八丈的大雾之中,即使是以百人规模的哨队为单位,通过坡谷、坑坑洼洼的田畦地往北快速推进时,也看不见队伍的首尾。
    偶尔有乱溃的敌军冲撞进来,又或者溪河、村寨阻拦,往北推进的阵列难免会被拉得更散,即便是以哨队为单位往北行军,阵列也做不到首尾兼顾。
    这换成当世其他势力的军队,绝对是军事上的一场灾难。
    而大梁兵马即便拆散到小队规模,也不会失去战斗力。
    正常情况下,敌军骑兵力量在开阔的汾水河谷之中占据绝对优势,温博绝对不敢让兵马过于分散的进行作战,必须保证足够的密集阵形,才能防范住敌军可能从各个方向迂回发动的冲击。
    不过,大雾天气彻底压制住敌骑迂回穿插作战的能力,梁兵则可以肆无忌惮的以哨队、甚至以更小规模兵马为单位进行分散行军、作战。
    而战前也对雾中行军进行必要的动员及准备。
    最先往前推进的兵马,每一支哨队都携带一到两名熟悉地形的向导,沿路都会留下明显的标识,指引后续的兵马前行。
    即便遭遇溃散敌军发生战斗,前期也明确以击溃、驱散为主,而队列每隔一段时间也会进行一次整顿,再继续前进。
    整个过程,说白了就是考验军队的组织能力,有没有渗透到基层。
    没有明确的旗帜传达作战命令,大雾之中口令及哨鼓,主要也是用来分辨敌我,这时候进退以及休整的时机,乃到面对突然遭受到的溃敌或还保持相当作战能力的整队敌军,都需要基层武官作出独立而果断的判断。
    而小股兵马暂时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络,更需要基层武官去克服、安抚手下兵卒的惊惶,决定如何就近防御、集结以及联络主力部队,或自行确认新的行军方向。
    梁军这些年扩编速度极大,也不是所有基层武官经过一定的培训之后,就都能成为精锐武官,但韩谦从发迹叙州以来,除了重视基层武官的培养,更重视游击作战,这两者甚至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这使得梁军之中,有大批的基层武官,拥有独立带兵作战能力。
    这个比例在全军哪怕是仅有三分之一,在这样的大雾之中,在两军相遇注定要陷入混战之中的情形下,梁军就已经奠定了绝对的优势。
    …………
    …………
    主力步战旅在骑兵旅的掩护下,快速往北突击,也留下相当多的精锐兵马,驱散、打击敌军前锋线两翼阵地上的乱兵,不叫这些溃散的敌卒有重新集结起来的可能。
    而沿绛垣驿道集结的前锋兵马主力,虽然温博在决战前换上战斗力偏弱的预备役旅,但不意味着他们就能蹲在原地坐看主力作战部队在敌军腹地搅个天翻地覆,而他们没有新的作战任务。
    想要毕功于一役,还需要同时从正面战场杀穿其防线,将敌军的抵抗意志彻底的摧毁掉。
    要不然的话,往敌军纵深腹地挺进的突袭兵马,就算能将降县两翼的营寨都踏破,实际的杀伤量也会相当有限。
    这样的突袭作战,更多只能将后方的敌军杀溃杀散,难以完成重创劳军的艰巨任务。
    倘若不能从正面防线进行突破,北面的绛县、闻喜、曲沃、翼城等城池都在蒙军的绝对控制之下,乌素大石据这些城池收拢散溃兵马的速度,甚至组织反攻的速度都会极快。
    这不仅极大限制战果的扩大,甚至这一仗都未必能成功迫使蒙军从汾水河谷撤退。
    真要是如此,这场会战也意味着不会就此能顺利结束。
    预备役旅基础兵员都是新兵,特别是从豫东逃难民众中征募补入营伍的四万青壮,突防战斗力弱,分散作战以及独立作战能力弱,很难指望他们去打硬仗。
    不过,预备役旅从高级将领到基层武官骨干皆是军中的精锐武官及老卒,组织新卒操训过三五个月,结阵作战以及攻城夺寨作战的能力,还是要比普通的地方州兵强出一截。
    蒙军前锋线上的营垒要修得稍稍坚固一些,战械部署也齐全而密集,但不管怎么说,都远无法跟绛县高逾三丈的城墙、宽逾七八丈的深壕相提并比。
    更关键的是两翼被突破之后,前锋线上的蒙军都不知道有多少梁军杀到他们侧后,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梁军将从后方包抄过来,攻打他们的侧后,心思混乱一片,混乱中甚至有人从简易防御垒墙摔落下来。
    人慌马乱,还有人在混乱中大叫“某某将军”打开大营投降梁军了。
    细听人名,还真是田卫业的部将,只是垣曲失陷时,这人留在历山的北面守安邑城。
    混乱中真假消息难辨,人心变得更加惶惶。
    虽然乌素大石一直传令要前锋线上的兵马稳住阵脚,但在这种情况下,普通将卒哪里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真正稳住脚阵不慌乱。
    辰时过后,大雾之中的能见度稍稍好一些。
    温博下令驻守前垒的一支主力步战旅、两支预备役旅簇拥着架壕车、洞屋车、撞木、云梯车,如洪流般一起往敌营前垒扑去。
    敌营前垒横垣于绛垣驿道及两翼,这里的地势已经相当开阔,敌营前垒东西绵延约有四里,以壕沟、护墙加拒马、鹿角、地钉等碍障物组成防线。
    在这么窄的防线上,一下子就投入一万五千战兵附城,密集程度可想而知,差不多以营为单位,同时展开四十多条攻城通道,以人海战术往敌营前垒冲锋过来。
    附城进攻的兵马如此密集,面对敌军从防垒之后投掷、射击的箭石、泼洒而出的火油,一开始的伤亡就注定会惨烈无比。
    然而温博无视敌营投掷出来密如蝗群的箭石,也完全无视敌营前垒之前的伤亡会有多惨烈,下令将百余面大鼓一字排开,选大力兵卒擂动战鼓,要求冲锋兵马闻鼓不停则前进不息,后退者皆斩阵前。
    说是能见度稍高,但十丈开外的景物还是模糊不清。
    梁军早就有准备,夜战时就在敌营之前留下来清晰的印记、标识,引导兵马附城,而在进攻路线上,更是利作一座座坚固的车阵作为一个个中断点,除了划分进攻通道外,还负责传递信息、军令以及督战。
    敌军将领没有充分准备,混乱之中却必须要进入搏杀最激烈的垒墙之上,才能及时掌握战场上的变化。
    这也是以有备杀无备的最大优势所在。
    温博同时开出四十多条通道组织兵马附城,以人海战术不计伤亡的进行饱和强攻,就要敌军前锋线上的将领无法首尾兼顾,才能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撕开口子。
    敌军前锋营垒之中,是有不少经验丰富的老将、宿将,毕竟哪怕是晋地投附这时候还铁心跟着蒙兀军走的将领,也都是戎马半生的职业军人,身边也有不少精锐的牙军扈卫能打血腥硬仗。
    不过,在这么混乱的局面下,左右相隔十数丈就摸不清楚情况,敌军怎么可能在四里余长的前垒防线上做到面面俱到?
    每从敌军前垒防线上撕开一道口子,温博就增派一队援兵上去加强攻势,毫不犹豫的往敌营纵深穿插。
    预备役旅的将卒,攻坚战斗力不强,不宜分散作战,便以密集如鱼鳞般的阵形,肩臂相挨着举起刀盾戈戟往敌营纵深挺进,也不搞什么迂回穿插或分割敌军的战术,只求将敌营杀透之后就守在敌营的另一侧。
    这种战术很难将自身的伤亡降到最低,敌军推床子弩射来,一箭之下甚至会有三五人殒命,被敌旋风炮投掷的石弹砸中,还会伤亡惨烈,但简单实用。
    实际上也不需要四十多条通道都取得进展,激烈一个时辰,午前浓雾总算是渐渐散开,视野能看到百步之内的景象了,但这时候梁军有十数路兵马先后杀透敌营。
    敌营前垒三万多兵马不知道伤亡多少,剩下的兵马,要么彻底被切割开,陷入混乱之中,要么撒开脚丫子丢盔弃甲的往北逃跑。
    朱贞指挥其部一队队骑兵,从缺口处杀入敌营,在混乱中格杀还试图反抗的敌军,清理出两条主要通道,供何柳锋、谭休群、赵慈等养精蓄锐到这时还没有出动的四支步战旅、一支骑兵旅,快速越过敌营前垒防线,往绛县城逼近挺进。
    温博做这样的部署,是要以曹霸、卢泽、苏烈、霍厉等凌晨就从两翼往北发动突击的兵马为第一梯队;以进逼绛县城的何柳锋、谭休群、赵慈率所部作为第二梯队,同时以此时在两军前锋线战场上歼击溃兵、以预备役旅为主的四万兵马为第三梯队,去掌控绛县及外围三四十里方圆之内的广阔战场。
    如此部署,也是要确保不出意外,同时还要尽最大可能的将蒙军的溃兵滞留下来,予以杀伤。
    这样才能达到最大限度歼灭蒙军有生力量的作战意图。
    当然了,将何柳锋、谭休群、赵慈等部派到绛县城下,并非是温博奢望捉住乌素大石、萧衣卿,而是要盯住他们。
    此时的绛县城里,还驻有乌素大石直领的六千扈骑。
    这六千人马,可以说蒙兀最精锐的骑兵。
    温博不派出一支足够强力的兵马将其死死盯住,一旦到午后大雾彻底散去,这么一支拥有快速机动作战能力的精锐战力,又差不多位居整个战场最核心的位置上,依旧拥有翻转整个战局的可能。
    用不到两万精锐步卒以及不到三千骑兵,在外围战场还是一片混乱的情形下,想要将敌方最精锐六千的战骑围困在绛县城里,是极难完成的任务。
    说到底还是他们的骑兵规模太有限……
    一万两千骑兵目前差不多都派上战场,温博着朱贞所部只能在敌营前垒附近击杀敌溃,但严禁他率部往纵深随意穿插。
    温博这么做,主要还是担心战场上随时有什么变数。
    到时候他只能传令朱贞快速集结一部分骑兵赶过去增援。
    完全留在后军充当预备兵马的序列里,目前已经没有哪怕一营的整编骑兵了。
    甚至这时候只要能再多出三千骑兵,给温博调用,他就会考虑将乌素大石及萧衣卿等敌军将帅都留下来。
    现在他虽然给冯璋、谭休群等将进入战场后有见机行事的处置权,但在整个战局的安排上,他没有奢望想着去留下乌素大石及萧衣卿……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