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七百章 前奏

第七百章 前奏

    秋分过后,便是深秋九月,长江以北的地域也陆续进入秋粮收割的时节。
    不管淮河北岸笼罩的战争阴云是何等的浓烈,淮西还是维持着应有的稳定。
    八月初从东湖一路北上,沿路所见所闻,李秀知道韩谦年初针对梁师雄在荥阳开挖禹河大堤之事果断征调数万精壮在寿、霍两州修造加固堤坝,开挖行洪道,虽然初时看上去有些反应过度,棠邑制置府投入的钱粮也高达上百万缗,但到五月时就证明韩谦年初的诸多部署是必要而及时的。
    虽然李秀并不清楚具体的数据,但沿途所见以及他们到下蔡地区,有不少从寿春、霍邱地区征募的民夫组成的运输队往来淮河南北运输物资,包括李家新寨以及附近路桥的修缮物料,有相当一部分从寿春、霍邱地区运来,李秀便知道不仅寿春、霍邱等地的粮田今年夏秋季都没怎么受大洪水的影响外,棠邑在这些地方收编流民,甚至还新开垦大片的粮田,建造了一批石泥窖、石灰窖、炼铁场等匠坊。
    这或许是韩谦在淮河北岸与敌军打会战的底气所在吧!
    陈秀身穿鳞甲,手按住腰间的佩刀,跨坐在松藩战马的马背上,眺望渐有萧瑟之感的荒野。
    他身后是曹霸所带的百余陷阵队将卒以及两百多新寨乡勇。
    虽说新寨乡兵分配的军事任务,就是防守、建造李家新寨,做好下蔡新城的东翼的防线支撑点,但不要说李秀了,曹霸都不甘心憋在小小的营寨之内。
    八月底有一批军马及松藩战马送抵下蔡,曹霸死皮赖脸的抢回五十多匹松藩战马以及两百多匹军马,使得李秀能编一支三百人规模的马步军,能进入东部、临近涡水河口的区域斥候侦察。
    这时候也有一股股的徐泗军斥候渡过涡水河,进入下蔡东部地区,双方小规模的接战每日皆有发生。
    虽然棠邑军的侦察以及反渗透作战,主要是主力战营的斥候骑兵承担,但李秀也主动要求率部参与下蔡东翼地区的小规模反渗透作战。
    除了能让新寨乡勇轮番出动尽快适应临战的压力外,李秀更主要的还是近距离观察敌军对涡水西岸的渗透、穿插力度以及敌军斥候兵马的组成,推测会战的进程。
    李秀并不在棠邑军中高级将领序列之中,随着渡淮北进的兵马越来越多,北营大营及下蔡新城的戒备级别越来越高,而新寨乡勇的活动区域受到限制的越来越严格,从八月底往后,李秀便无法了解到颍涡战事的全局信息,这令他浑身都不自在。
    目前下蔡东翼区域,还处于棠邑军的控制之下,每有敌军斥侯兵马越河过来,反渗透作战,相当于围猎,只是每次出动围猎敌军斥候,李秀都亲自带队,搞得曹霸一肚子意见。
    “有十数人马从陈集津的浅水区泅渡过来,都是蒙兀人!”
    两名扮作猎户的察子,从荒草间快速穿过,跑到李秀身边汇报他们刚才潜伏涡水河边的发现。
    李秀神色一振,涡水下游的战场,终于第一次出现蒙兀人的身影,这意味着田城、林海峥在北线的进展还算顺利,寿州军比想象中还要弱一些,乌素大石、萧衣卿要比他预想中更早的调动蒙兀骑兵主力南下发动会战——当然也可能是梁帝朱裕在河洛加紧攻势了,令梁师雄难以支撑。
    “其他几路斥候骑兵有没有察觉到这支敌骑渡河?”曹霸更关心能不能独自吃掉这十数蒙兀探子,问两名察子道。
    “我们潜伏点的北侧,有第二镇第三旅的观察哨,不知道他们没有看到这股蒙兀探子……”察子说道。
    “日,他们有瞭望镜,这次不要想能吃独食了,我们赶紧过去,不要连块肉都吃不到!”曹霸下令身后陷阵队的将卒都上战马,准备随他杀往大堤方向,要其他乡勇马步兵往两翼散开,做好围捉分散溃兵的准备。
    李秀并没有阻止曹霸发号司令并带陷阵队精锐先行出击,还是面带忧色的往北面眺望过去。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没有溃逃敌兵往西窜来,却见曹霸带着人马赶回来,左右两名将卒的马鞍一侧各悬挂一颗头颅。
    “我们快撤,有大股敌骑在东岸泥堤后集结,黑压压一大群,怕有上千人——之前渡河的小股敌骑是在测水深、水流,被我们冲过去,杀了两人。”曹霸大喊道,马不停蹄的催促这边骑马都不怎么顺溜的马步兵赶紧上马,往西边撤退。
    这时候远方也传来悠扬、沉郁的号角,通知近岸斥候兵马往西撤退。
    李秀他们回撤过程中,与第二镇第二旅、棠邑军编二零二旅、窦荣麾下的一支斥候骑兵遇到,并肩往下蔡城方向撤去。
    李秀这才从这支斥侯骑兵那里知道涡水下游东岸沿线,同时出现四支准备渡河的蒙兀千人骑兵队。
    这不仅意味着蒙兀骑兵会比他们所预料的更早进入涡水下游西岸,而从今日开始,敌军就将大规模的渡河——四支蒙兀千人骑兵队,只是掩护敌军主力西渡的前锋兵马而已。
    棠邑军的主力战营传讯速度,显然要比李秀所想象的还要快,他们与二零二旅的斥候骑兵队撤回到新寨附近,远远看到下蔡城方向,有数股以战营为单位的马步兵正沿下蔡北新修的驿道往北运动。
    “这是要干什么?”曹霸经不住有些困惑的问道。
    大规模蒙兀骑兵即将渡过涡水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韩谦的牙帐,即便要组织兵马,先跟敌军干一仗,下蔡城及北岸大营的兵马,应该往东、往东北方向运动才是,而不是直线轻装往北。
    “这是派去加强援汴军侧后翼的兵马……”李秀蹙着眉头说道。
    “援汴军这时候往南收缩数十里就够了,需要增援什么兵马加强侧后翼?”曹霸不解的问道。
    “如果援汴军攻陷郸县城后,意欲继续往北呢?”李秀不在中高级将领之列,只能依照他观察到的迹象,揣测韩谦作为棠邑制置府最高统帅的真正意图,“将敌军主力以及作战重心,从涡水东岸彻底的吸引到南线来,就形成北线掩护汴京军民沿陈汴驿道南撤的便利条件,这大概便是黔阳侯的真正意图吧。故而只需要在郸县、武亭一线集结足够厚实的兵力,将敌军主力迟滞、拦截于郸县以南,不使其主力有机会穿插到陈济驿道的两翼去,还是有机会将汴京十数万军民经陈济驿道南侧码头,撤到颍河西岸的!也许黔阳侯与梁帝早就认识得,汴京已不可守,但汴京十数万军民对梁军将卒后续持续参战的士气太至关重要的,必需要安全撤出来!”
    “只是这也太冒险了,”曹霸虽然被贬到李秀麾下充当陷阵队的兵头,虽然他更喜欢带着悍卒冲锋陷阵,但全局战略眼光还是在普通武将之上的,以他的悍勇及无畏,这时候犹感丝丝惊扰,咂着嘴说道,“陈汴驿道太过单薄了,敌军并不需要动用主力兵马,只需要几支千人骑兵突击队穿插进去,就能对陈汴驿道造成足够的破坏,极大拖延汴京军民南撤的速度。而陈汴驿道长近二百里,以韩元齐与孔熙荣所部会合,也就三万精锐兵马,不可能将陈汴驿道保护得连一条缝隙都不露出来——一旦汴京军民的南撤速度拖延下来,敌南线主力卯足劲,从南往北进攻援汴军的侧翼,援汴军能在郸县、武亭一线支撑多久?”
    “黔阳侯用兵惯于剑走偏锋,或许黔阳侯有信心觉得援汴军主力能在郸县、武亭一带支撑足够久的时间吧。”李秀虽然也觉得韩谦这次还是太用险了,但他又有资格说什么?而李氏一族的未来与棠邑军的命运已经休戚相关,他这时候也只能期待能有更好的结果。
    曹霸虽然觉得棠邑军的决策过于用险,但还是禁不住感慨的叫道:“为了梁军臣僚家小撤出,侯爷将棠邑军的家底都拼上去,也是真可以的,只是日|他娘的,曹爷我不能去郸县,真他娘不爽啊!”
    以当前的形势发展,曹霸也能充分预见接下来最为激烈的战事,必然发生在援汴军拦截南线敌军主力北移的郸县、武亭等地的战场之上,只恨此时不能调去郸县、武亭一带参战。
    “大人一定会要令下蔡兵马全力策应援汴军、而敌军也一定会倾尽全力切割援汴军与下蔡的联络,我们少不了有硬仗可打,曹爷叫唤什么?”二零二旅的斥候队率笑道。
    李秀率族人进入下蔡刚刚满一个月,对棠邑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像斥候骑兵队卒这一级的基层武将都有相当不错的战术、战略眼光——韩谦早年就倾尽全力办各种学堂,对棠邑基层人才的培养、储备太关键了。
    李秀之前与这名斥候李率交验过印信,仅知道他名叫周宝,看他暂时会率队在李家新寨附近游弋侦察敌情,邀他率二十多斥候骑兵进新寨暂作休憩,才知道他是年前从均州迁入光州的山寨系子弟,论辈份要算是光州刺吏兼兵马使周惮的族侄。
    “光州现在情况怎么样?”李秀问周宝道。
    光州四县在这些年中因战事人口流失最为惨烈,他随李知诰将兵马撤出罗山、期思等地,光州所编民户不到三万口,即便去年底山寨系附民有一万五六千人都迁入光州,编籍民户应该也仅有五万人左右,甚至都不及江东的一个中县。
    当然了,李秀知道从四五月禹河大水经颍水夺淮,韩谦在光州修建好几座流民大营,接纳颍水西岸南迁的灾民,但更具体的情况,他就一无所知了。
    周宝也清楚李秀、曹霸两人的身份,颇为尊敬的将光州当前的一些情况相告。
    截住到八月底,光州接纳从颍水西岸南下的灾户,丁口扩编到十三万,耕地总面积也增加到九十万亩,其中粮食种植逾七十万亩,秋粮收割之后便能实现粮食的自给自足,情况要比外界预想的好出太多。
    周宝虽然仅仅是斥候骑兵队率,但在主力战营,是作为骨干武官培养的,知道的消息甚至要比李秀全面得多,这时候也不介意将他所知道的一些事如实相告。
    今年四月往后的夏秋季,虽说滁濠两州受淹相当严重,但两州人口仅十二万刚刚出头一点,现在的耕地及民户受洪涝灾情的影响也是极微,总计受淹田地不过十一二万亩,但通过屯垦新田,不仅都弥补回来,总耕地面积还新增七八万亩。
    淮西中南部的州县人口及耕地总体保持稳住,相比较去年略有增涨,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发展工矿业上。
    由于寿、霍、光三州,春夏以来新增的种植耕地以浇水地为主,实际使得淮西今年的秋粮总产量增涨相当显著,更不要说各种初级工业品的生产了。
    因此,即便李秀对这场战事的结局相当担忧,周宝这些主力战营的基层武官,却对未来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
    “我们私下议论,觉得敌军照当前的部署,很可能会调徐泗军及魏州叛骑横亘在下蔡的东面、北面,切断下蔡与援汴军主力的联系,南下的蒙兀骑兵主力与会合寿州军主力会进攻北面的援汴军,这一仗鹿死谁手,还真没有定论呢?”周宝颇为乐观的说道。
    李秀笑了笑,心里却想西进的徐泗军与南下的魏州骑兵,目前总计约有四万人马,棠邑在下蔡集结两万精锐战力及一万乡勇辅兵,又据城寨能灵活进退,自然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但会战一经开打,在涡水西岸仅有一两座残破城寨可倚、物资及粮秣又谈不上多充裕的援汴军主力,真能将两倍兵力的寿州军与蒙兀骑兵拖上一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
    进入九月,双方的作战意图都浮出水面,之后的战局演变,也基本没有脱李秀、曹霸、周宝他们的判断。
    蒙兀骑兵渡过涡水,主要还是掩护徐泗军及魏州骑兵西进,之后蒙兀骑兵迅速北进,徐泗军、魏州骑兵会合后,逾四万兵马从东往西,往北岸大营、下蔡城及李家新寨等进逼过来。
    北岸的棠邑军当然也不可能完全退守城寨,叫徐泗军顺利在下蔡的东翼及北部地区修造营寨防垒,继而就此切割下蔡与郸县的联系。
    背倚身后的城寨以及淮河,棠邑军的主力战营积极出动,一次又一次在荒野之上,封堵、拦截徐泗军及魏州骑兵的进军方向,将他们打退回涡水沿岸,令他们无法将兵力在下蔡北部展开,形成有效的切割防线。
    李家新寨没有遭到敌军直接的进攻,李秀率领战斗力谈不上多强的新寨乡勇也没有徒劳守在寨中,即便承担不了前锋营的作战任务,但也是多次部署于前锋兵马的侧翼封锁敌军的迂回进攻。
    虽然不清楚敌方到底是乌素大石,还是萧衣卿在涡阳坐镇,他们并不会因为南线徐泗军的进展迟疑,就缓对进入郸县北部的援汴军主力的攻势。
    九月中旬,寿州军主动放弃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已经被打得残破不堪的郸县残城,但残军并没有往北面的武亭、辛集两寨撤逃,甚至连同武亭、辛集两寨的守军,一起往东撤到沿岸的鹿邑、亳州两城。
    这时候敌军的意图就极为明确,让开援汴军北上的通道,将包括寿州军在内的主力兵马,经涡水往南运动,会同蒙兀骑兵填入郸县以南的区域。
    这一刻渗透到涡水东岸潜伏侦察的斥候,将南下的蒙兀骑兵主力也大体统计出来,足足高达四万多的精锐骑兵,会同寿州军主力,像潮水一般从涡水东岸地区渡河插入郸县南部。
    郸县残城往南到淮河北岸,南北约一百五六十里、东西约一百二十里纵深区域,蒙兀人联合魏州叛军、寿州军、徐泗军总计逾十三万的强大兵力,目的就是切断鄣县与下蔡之间的联系。
    事实上蒙兀骑兵主力进入涡水西岸,已经实现了这一意图,棠邑军再强,也无法跟步骑协同作战、数倍于已的敌军在下蔡北部荒原争锋。
    只能眼睁看着徐泗军在下蔡的北部,利用东西向的沟漕、河谷建立拦截防线。
    这些沟漕、河谷虽然谈不上多宽多深,但夏季时有洪水行过,此时洪水退去,两岸低洼地有大量的泥浆积淤下来,形成南北向兵力运动的障碍——当然颍水两岸的泥浆、泥泞地更为宽阔,而且还是全覆盖性质,除陈汴驿道这一条单薄的通道外,几乎找不到横跨三五十里纵深、往颍水主航道运送人马的可能——徐泗军只需要在少数地形高隆处建立坚固的防御,就能有效压制棠邑军从南往北的攻势。
    虽然汴京军民趁西翼敌军空虚,九月中上旬就在两万守军的掩护下,开始往南撤退,但敌军在郸县南部集结优势兵力,咬死盘踞郸县北部及武亭区域、掩护陈汴驿道东翼的援汴军主力,发动极其猛烈的攻势。
    九月中旬之后,仅有优秀的斥候探马能穿过敌军的封锁线,往来于郸县、下蔡之间,又或者借助飞鸽传书,以及从颍水走水路绕道到陈汴驿道的南侧传递信报。
    而在九月中旬之后,确定有蒙兀人的两支千人精锐骑兵队,直接插入陈汴通道的两翼地区。
    从汴京往南到宛丘颍水河北岸,陈汴驿道全长一百九十里,仅仅依靠韩元齐、陈昆所统领的两万马步军,是不可能将陈汴驿道完全掩护住的。
    而插进来的敌骑,也不可能跟汴京守军正面作战,而是利用骑兵的高度机动性,分作数股在陈汴通道两侧穿插,这实际上就打断了十数万手无寸铁的妇孺往南撤退的步伐,只能退缩到沿线、有城墙防护的大小城寨之中等候时机。
    这时候援汴军只能从武亭、郸县北部分出一万多精锐马步兵,往北更大范围的拉开防线,限制袭扰敌骑的活动范围,以便汴京军民的南撤断断续续的进行下去。
    到九月底,李秀确知从陈汴驿道南撤,再渡过颍水,撤到西岸的妇孺仅五万余人,这时候敌军看到北线的棠邑军(援汴军)、汴京守军的作战意志被消磨得差不多,集结三万步骑穿插到宛丘北部,直接切断陈汴通道。
    援汴军只能将所有的战械、物资都丢弃在郸县、武亭两城寨,着温博、谭休群两将各率八千精锐兵马守御,仿佛狂涛巨浪之中的两座礁石,尽可能迟滞、拖延南线的敌军主力运动速度,两万精锐主力兵马迅速脱离南侧战场北上,意图会合汴京守军、孔熙荣所率领的先遣军以及先期北移的一万兵马,集中六万优势兵力,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穿插到陈汴通道南线的敌军。
    然而郸县、武亭两城,总计仅有一万六千兵马,可能短时间内守城不是问题,但想要将郸县南部、东部多达十万的敌军都拖住,怎么可能做到?
    十月三日,乃是霜降时节,李秀在下蔡都感受到天气明显是由凉转寒,呼呼北风呼啸之下,将卒都穿上寒衣。
    连续数日从北线传回的信报,都称有数千敌骑绕过武亭、郸县残城进入宛丘北部地区,使得切断陈汴通道的敌军步骑增至五万余众。
    即便这一刻孔熙荣所部在这部敌军的南面有六千精锐战兵——这个方向无法安排更多的兵力,高出左右洪泛区、泥浆地的陈汴驿道仅有两丈余宽,再多的兵力也无法往北铺陈开进攻敌军——田城、林海峥率领援汴军主力与韩元齐、陈昆会合后,在敌军北面即陈汴通道的中部地区集结有五万多马步军,但如此仓促,在更利于蒙兀人大规模骑兵作战的平川地区决战,李秀怀疑他们是否能有三成的胜算。
    午后,李秀留曹霸守新寨,他带着李池前往已经建成的下蔡城找冯宣领授新的作战任务,走进前衙院中看侍卫林立,探头看见韩谦、冯缭、郭荣及温暮桥等人的身影,好奇他们不在北岸大营,跑到更居前的下蔡来作什么?
    李秀不想引起误会,与李池站在衙厅之外等候传唤。
    “哦,你们过来了,”韩谦看到李秀在院子外探头,直接扬声请他们进衙厅说话,“汴京军民这两天就能全部撤到鄢陵、西华,然后渡过颍水撤到西岸去,韩元齐所部及援汴军主力也会同步撤退。这一仗后续扫尾的作战难点,是接应陷入重围、坚守郸县、武亭两城的兵马。援汴军主力撤下来需要时间,而下蔡接下来的防御形势也很难严峻,主力战营暂时不能抽调,我准备以新寨乡勇编一都,先行随同水军,进入郸县西北的郸溪河口,伺机援应郸县、武亭坚守的温博、潭休群两部……”
    “陈汴通道被切,北部还有十二三万的汴京军民以及两军五万余兵马,退到鄢陵、西华怎么从水路撤出来?”陈秀震惊的问道,“难道棠邑在陈汴驿道之外,又修通了一条穿过洪泛区、抵近颍水主河道的通道?”
    陈汴驿道以西、以北,位于陈州西北部、许州西部的鄢陵、西华两县境内,洪泛区宽者有三五十里纵深、窄则有十五六里纵深。
    普通的平原地区,征用一两万精壮劳力,可以极方便修的筑一条宽阔的驰道出来,但在洪泛区之中,两翼都是泥浆地或水泽,精壮民夫都没有立足之地,只能十七八里外开挖土石,一点点的往洪泛泥浆地里填,还要瞒过蒙兀斥候的监视,避开蒙兀骑兵的袭扰,这条路要修多少年月,才有可能修通?
    韩谦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手指一点,就叫稀烂的泥浆变成坚硬的土石啊!
    通常来说,不是应该再等上一个月,等天气彻底大寒,颍水两岸的泥浆及河水都彻底冻实后,才有可能不走陈汴驿道也有西撤吗,双方不是争最后这一个月的时间吗?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