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三天为期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三天为期

    昌国公府繁华不再。
    李普被贬为民后,并没有直接被从昌国公府驱逐出去,只是府里如云的奴婢早就解散掉,身边一度就剩两个老仆伺候,李普本人也被限制随意出没金陵城,但好歹郡王府一脉没有受到牵制,李长风、李秀等人相继获得重用后,之后陆续送来十数家兵、奴婢伺候、护随,园子却也没有十分的荒破。
    回到府中,李普在后宅木亭里坐了良久,都不吭一声,仿佛一日之间,已然老去二十年,成了耄耋之者的沧桑老者。
    只是不管李普怎么掩饰、压抑,他神色的复杂变化,都还落在周元的眼里。
    周元也是完全没有料到会有今天这一出,他此时想置身事外也没有可能,但看李普的神色,对此事已深信无疑,暗感再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
    倘若这时候李长风或李秀来访,看出异常,那才糟糕透顶,周元当即硬着头皮说道:“夫人向来是这种风格,凡事都会留上一手,我乍听此事或比国公爷您还要震惊,但此事应是确凿无疑了。不过,要说夫人的居心,则未必真如蒙兀人说的那么险恶,蒙兀人还是想着搅浑水,想着吸引棠邑军渡江南下,以便他们能尽收河淮。而既然新津侯的身世真相大白,不管蒙兀人揭开此事有什么居心,我这去见夫人,定叫夫人给国公爷您一个交待。”
    不管怎么说,现在都不是他们一拍两散的时候,周元担心李普做出什么极端的行径来,只能是硬着头皮劝说他,先将他稳住再说其他。
    “你拿这画像去见吕轻侠,叫吕轻侠、姚惜水今夜过来见我,过了今夜不见人来,我豁出老命,也会进奏陛下,揭穿你们的图谋,”李普指着石桌上的画轴跟周元说道,“当然,周元,你也不要以为跟着吕轻侠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也不要以为这副画像是我手里唯一的证物,我想我要是声称李知诰乃逆朝遗子,大概没有人会怀疑……”
    周元心里苦笑,心想蒙兀人倘若直接抛出鲁王画像,李知诰还能自辩画像乃是伪造,意在污蔑、在大楚制造混乱,但李普站出来指证,真真切切是要比这幅鲁王画像还要能取信于人。
    他再看李普回宅子后,唤到这边园子里的十多仆佣,皆是出身郡王府的家兵,也是暗感头痛,知道李普此时连他都不再信任,无奈的说道:“我这就去见夫人,但此事或许还不宜先叫临晋侯知晓,国公爷……”
    “这事我自有分寸,但你也要警告吕轻侠,我年纪虽然大了,筋骨也老了,但三五个刺客想要到我府里闹事,恐怕只会叫大家更不愉快。”李普说道。
    听得出李普满用的怨恨,周元也不敢多废什么话,拿起画像先告辞离开。
    暮色很快降临下来,李普身形佝偻的坐在夜色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元带着面带罩纱的吕轻侠、姚惜水走进来。
    在灯笼下,她们的身形既娉婷多次,又显得单薄怪异。
    “慢着。”李普轻喝道。
    吕轻侠、姚惜水停在院门口,任由李普安排人搜她们的身。
    “你有什么话说?”李普盯着走到凉亭前的吕轻侠,示意她与姚惜水就站在凉亭下,极力压抑内心的怨恨,问道。
    “我没有什么话,国公爷要是有什么吩咐,我会尽可能去做。”吕轻侠轻声说道。
    “杨元溥怎么死我不管,我要我李家子孙三天之内登上皇位。”李普说道。
    “国公爷这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这事真要如此容易,徐氏就绝不会落到今日如此下场。”吕轻侠说道。
    “张平、姜获被踢到一边,如此崇文殿前仅有安吉祥、陈如意两人得宠,除了慈寿宫之外,宫禁之间也几乎都是这两人说得算——以我对你的了解,这两人必有一人是你安插的嫡系,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好好活到今天。无论是遇刺,或是暴毙,我想杨元溥的性命大概只是你一句话的事情。”李普说道。
    “话是这么说,死人也是容易,但留下来的残局要怎么收拾?”吕轻侠苦笑问道,“王婵儿再对我们言听计从,也不会坐看我们对杨元溥下毒手——没有王婵儿,我们如何说服郭亮、张瀚等侍卫亲军将领,如何说服沈漾、杨恩、杨致堂、陈德、张潮、杜崇韬、周炳武等王公大臣相信杨元溥的死,跟我们无关?还是,你一定就有把握说服你两个侄子,与我们共进退?你要清楚,事情但凡出一点纰漏,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蒙兀人用计甚毒,但他们的目的不是想迫使襄北军谋蜀,以此吸引棠邑军的注意力,我们不如还是先如蒙兀人达成目的,其他人再慢慢商议、筹划……”
    “除非你现在下令府外埋伏的刺客杀进来,将我国公府二十余口人杀得不留一个活口,要不然你的缓兵之计,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的作用。”李普死盯住吕轻侠面纱之上的眼睛,厉色说道。
    “只有三天时间吗?”吕轻侠问道。
    “你这些年在慈寿宫安坐如素,不会没有做过最坏的打算,而只要此事能成,你我也无需再担心蒙兀人能拿这事相要挟,”李普说道,“当然,还是要提醒你一声,周元去见你们时,我留下一道密函。要是我三天时间内无故身亡,长风、阿秀、阿碛、柴建他们自会知道缘由!当然,柴建或许已经不值得我托付信任了,但我相信长风、阿秀、阿碛以及郡王府的百余健儿,还不是你们所能摆布的。”
    吕轻侠眼皮子抽搐似的跳了跳,在亭前站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三天之后,正好是李秀宿值宫禁,但到时候陛下遇刺身亡,你能确保岔子不出在他身上?”
    “陛下遇刺身亡,只要刺客没有留活口,而太后又立李家子孙为帝,阿秀、长风又不是蠢货,他们那里怎么会出岔子?我看你们还是先担心太后那边不要出岔子为好。”李普针锋相对的说道。
    …………
    …………
    狭窄的巷道里夜色暗沉,不知道什么时候苍穹又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雨势不大,也令之前酷热难耐的夜清凉一些,但坐在马车里,心头的烦躁却怎么都消去不了。
    姚惜水懊恼的说道:“我们从头便不应该与萧衣卿谋事。”
    “此时说这些无益。”吕轻侠这一刻也是有无力的倚着车厢壁而坐。
    “三天时间,给大哥传信都来不及,”姚惜水想想仅有三天时间谋事的苦处,忍不住丧气的说道,“不若我们此时便去郢州?”
    吕轻侠摇了摇头,苦笑道:“人心浮动,将卒喧闹,东北接邻棠邑不说,朝廷诸路兵马从南面攻来,如何抵挡?而韩谦绝不会容忍我们有谋蜀的举措,也不会给我们谋蜀的机会……”
    姚惜水心想她们此去郢州,无疑是等同于叛变。
    襄北的东北侧与棠邑接壤不说,朝廷兵马随后也能从长江、汉水各个地方进攻襄郢随邓等地。
    襄北军人心浮动,柴建以及此时在襄北军任将的李碛也不会为他们掌握,张蟓也极可能会落井下石,他们必需在第一时间退入梁州才有可能自保。
    但是,韩谦会给他们退入梁州的这个机会吗?
    说不定朝廷诏令一下,韩谦便会出兵进攻黄砚关、武靖关,甚至都有可能绕到蔡州西南部,进攻邓州。此时棠邑三万精锐集结于寿州,溯淮河而上,攻打随邓的速度,绝对会比他们想象中要快。
    只是不去郢州,她们真能在三天内覆行对李普的承诺吗?
    杨元溥遇刺身亡,王婵儿怎么可能还会心甘情愿的听她们摆布?
    不管杨元溥、王婵儿这些年母子不合,但她们毕竟是亲生母子。
    而就算以性命相威胁,令王婵儿屈从,但只要她神色有异,叫沈漾、杨恩、郑榆、郑畅、张潮、韩道铭、杜崇韬、周炳武等人看出异常,到时候她们敢赌掌握侍卫亲军司所属左右武翊军的郭亮、张瀚等将会听从她们的调令,而不会被诸王公大臣说服吗?
    更不要说左武骧军都指挥使黄虑,还是当今皇后黄蛾的胞兄,即便杨元溥真的遇刺身亡,黄虑必然也会第一个站出来拥立黄蛾之子为帝。
    “蒙兀人应该还没有都离开金陵,事情既然是他们捅出来的,那你先去从他们那里借几名刺客备着。”吕轻侠沉吟着说道。
    “……”姚惜水点点头,将杨元溥遇刺之事,栽赃到棠邑、淮东或其他任何一家头上,沈漾、杨恩这些老狐狸都不会相信,唯有到时候交出蒙兀人的刺客尸体,才有可能堵住他们的嘴。
    “太后不会相信刺客能如此轻易入宫,她即便猜不到我们跟萧衣卿暗中联络,韩谦到时候也必然提醒她,这个怎么办?”姚惜水问道。
    “叫她与杨元溥母子情绝便可,她毕竟还有一个儿子在身边,而到时候杨元溥已死,她更不会舍得第二个儿子丢掉性命,”吕轻侠这时候将一些关窍想透,声音也变得越发冰冷,皱着眉头,说道,“唯一有些难办的就是李瑶从冷宫出来成为新的太后,不会认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到时候也需同一时间除掉……”
    “李普会愿意看到女儿死在我们手里?”姚惜水问道。
    “有得必有舍,到时候李瑶已死,他怎么不愿,也得将这个苦果咽下去。”吕轻侠无情的说道。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