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捷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捷

    
    
    
    
    
    “传令韩东虎、苏烈,不得太急切!”
    韩谦站在鹰嘴崖前,盯着前方战局的变化。
    如此痛快淋漓的大胜,使得韩东虎、苏烈二人将韩谦战前的告诫抛之脑后,身先士卒的亲自带着数百精锐甲卒从东西两翼往前突杀。
    乌金岭北面的河谷地里大水漫灌,沿坡脚地形崎岖,甲卒难以结阵而战,韩东虎、苏烈便一马当先,往前猛冲猛打。
    沿途溃兵是没有什么抵挡边,但将要接近梅塘山时,有三四百敌卒在密林前结阵抵抗极为顽强,韩东虎、苏烈率队冲了两次,都被挡了回来。
    韩谦担心韩东虎、苏烈求胜心切,导致不必要的伤亡,那就太令人扼腕了,难得直接下令干扰前营的指挥。
    铜望镜的好处,不仅使韩谦能清晰掌握战局的动态,而在前阵率部作战的韩东虎、苏烈等武将,即便远在四五里外,也能清晰无误的看清楚这边的旗语指令。
    这就是使得上下军令之传达以及战术调整变得极为迅速而有效。
    传统的击鼓而进、鸣金而退,是极难适合复杂战场的,对基层武官的要求极高,但这方面也是棠邑兵更占优势。
    看到韩东虎、苏烈在前侧放缓下节奏,稳固阵脚等后方的支援,韩谦将铜望镜递给迫不及待的袁国维。
    韩道昌也想着抢过铜望镜,但想到他肚子里那点货,就算铜望镜能清楚十倍的将战局拉近到他眼前,他也未必能看到微妙的变化来,觉得自己这时候还是不添乱为好。
    袁国维早就知道叙州能造这样的铜望镜,视远物如在眼前,但数量相当有限,目前除了都虞侯级的将领有配给外,军情参谋司为侦察敌情地形所用有一些;当世还没有哪家能成功仿制,他也没有好意思跟韩谦讨要一只。
    只是这时候万里无云,晴空万里,他借助铜望镜眺望战场,也是狠狠的过足了一把瘾。
    “梅塘山口的淤堵被水冲下去了,田城正下令赵无忌、何柳锋乘轻舟杀入战场——徐明珍这厮还在梅塘山顶没逃,要将徐明珍逮住,咱们这把就发大了!”冯翊没有铜望镜,但还是能勉强看得见梅塘山口淤堵被冲开的情形,兴奋的大叫起来,恨不能赶到前阵代替田城、冯宣当战场指挥,享受一番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
    山里当然没有什么像样的战船,但南淝水河上游在山里干支流水系较为发达,也有不少占地数十亩到数十亩不等的山湖,有山民渔猎为生,战前也是征集到不少艘渔舟,改造成小型排桨战船,以便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之前梅塘山口产生淤堵,水势蓄积不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水势会发生大的变化,而三丈长不到的梭形桨船,稳定性很差,抵不住大的浪头冲击,八百精锐战卒、四百桨水都在后方待命。
    在梅塘山口的淤堵被冲开后,从梅塘山到乌金岭这一段的水势稳定下来,田城便叫赵无忌、何柳锋率部乘轻舟往前方直插过去,以便能在水中,利用战械、弓弩掩射敌后,进一步搅乱敌军,扩大战果。
    这便是大水冲溃敌营之后所形成的优势,不要看敌卒还黑压压一层,但其指挥体系彻底混乱掉,棠邑兵任何一支投到前阵的小股精锐,都给敌军制造极大的混乱及伤亡。
    “徐明珍见大势已去,终于逃了……”袁国维将铜望镜还给韩谦,说道。
    韩谦拉过铜望镜,从梅塘山的山头已经看不到徐明珍等人的身影,梅塘山南坡的寿州军群龙无首,这时候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赵无忌、何柳锋也是随即调整计划,没有在梅塘山南坡停下来,而是率领精锐轻舟,直接从梅塘山口穿过去,应该是想着绕到梅塘山的北侧建立阵地拦截溃兵。
    韩谦再冷静,这时候也禁不住激动的抓紧王珺的手。
    寿州军主营有两三万兵马,此时正混乱一团的堆挤在梅塘山南北山坡上,要是赵无忌、何柳锋能成功的在梅塘山北侧建立拦截阵地,则意味着他们这一仗的收获将远超预期。
    突袭兵马在沈家集坚守了这么久,承受住极大的伤亡之后才守住这一线,同时受限于兵力,追亡逐败的持续作战能力大为减弱。
    韩谦再大胆,这时候也不敢奢望仅用三四千体力透支严重的甲卒,趁胜去急攻敌军已经有所防备的安丰寨。
    这也意味着乌金岭大捷能收获多少战果,关键看这时能将梅塘山的敌军拦截下来多少,这也直接决定着这一仗对寿州军的削弱能达到什么程度。
    在赵无忌传回消息,确认在梅塘山北侧站稳脚,敌军无力组织像样的突围及反击之后,田城则下令待命 的小股精锐分批从乌金岭两翼出发,追击逃往丘山密林之间的溃敌,进一步扩大战果。
    这时候敌军前营被驱赶下水的兵卒、民夫,被驱赶到栅墙前,守军让开缺口,让他们攀登过来,集中到栅墙后指定的营地里接受看管。
    栅墙内则以及在鹰嘴崖下方待命的预备队,两千多将卒朝鹰嘴崖这边振臂狂欢,发起惊天动地的呐喊。
    “终于可以睡几天安稳觉了,”韩谦握着王珺的手,努力摆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接下来事情都交给田城、冯宣他们处置,在这里站了半天,腿也乏了。”
    看韩谦与王珺并肩离去,冯翊觉得他要作为一个合格的跟班,得跟着韩谦,但又觉得就算是站在鹰嘴崖上看棠邑兵追亡逐败也十分的爽利,一时间犹豫起来,再看韩道昌、袁国维都没有动弹,拍着脑门心想,韩谦搂着王珺睡大觉,他去凑什么热闹啊?
    他当即将铜望镜从袁国维手里抢过去,说道:“我最近刚学着推演战局变化,这样的时刻得好生学习。”
    “你这时候学个毛?孔熙荣都能独当一面,你这时候才认真起来,能赶得及?”袁国维哭笑不得,但他一把年纪,也不好意思跟冯翊抢玩耍物的将铜望镜争过去。
    …………
    …………
    狼狈逃回安丰寨,文瑞临扭头看向身边溃兵仓惶进寨,欲哭无泪,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败得这么惨。
    这一仗,寿州前后调集逾四万精锐兵卒、两万多精壮民夫,即便在溃败前,他们还有三万精锐兵卒、两万精壮民夫集结于梅塘山以南,就这样败了?
    难道说韩谦真的不可战胜?
    更关键的,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整个秋夏都没有几场像样的降雨,他们也时时盯站河道冰层下的水流变化,韩谦凭什么在一夜之间就蓄积到将南塘山到乌金岭河谷都淹没的大水?
    难不成韩谦还真有神通变化不成?
    徐明珍面无血色,手抓住垛墙边缘,暴起的青筋似要将指掌间的砖石抓碎掉。
    徐晋与数名部将在寨前指挥手下少得可怜的扈卫、辎重兵,将一排排拒马、鹿角等障碍物摆到南寨门前的河滩上。
    他们要收拢溃兵,就不能现在就如惊恐之鸟般将寨门都关闭掉,但也要防备棠邑兵衔尾追杀过来。
    安丰寨内除了一部分负责转运作战物资的辎重兵,更多是前期从战场上撤下来的伤兵病卒;因而永丰寨内虽然有八九千兵卒,却没有什么战斗力。
    而由于从梅塘山往北,南淝水河都被冰层覆盖住,还没有消融,这也使得上游的大水携带大量的尸体、杂物、浮冰冲击下来后,撑破、堆积的河冰越来越多,很快又在梅塘山北面四里外,形成大的冰塞,使得浑浊的大水被拦住后,很高积高,漫过东侧抢修的驿道,再继续沿着地势往下方河谷漫灌。
    徐明珍他们抢先一步乘马趟水逃出来,即便途中集结到两三千兵马,但道路被大水冲垮,新的冰塞又随时会垮塌,他们也只能眼睁棠邑兵仅用六七百甲卒穿插到梅塘山北面,将他们三四万人马都拦截南面。
    “乌金岭以北的山岭较为平缓,缺少猿鸟难渡的崇岭险壑割裂地形,即便棠邑兵出击极为果断,但也绝没有可能将梅塘山的所有兵马都拦截下来,霍国公麾下将卒多为精锐,应该会不惜代价的从两翼的山岭密林间突围……”文瑞临宽慰徐明珍说道。
    “但愿如此吧?”徐明珍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一刻的他仿佛苍老了好几十岁,眼瞳没有之前逼人的威势,尽是懊悔跟纠结万分的痛苦。
    也许是为验证文瑞临的预测一般,天黑之后,往安丰寨聚拢过来的溃卒又开始增加起来——这一仗总算是没有惨到全军覆没。
    “快马传告徐嗣昭、赵明廷,接到军令不得有一丝延误,要立即将巢湖西岸兵马,撤到龙潭河以北以防有变!”
    徐明珍将数名扈卫召集到跟前,将数封签押过的令函交给他们,着他们立刻乘快马赶往巢州传令;接下来他又签署一封令函着信使立即赶去滁州,着温博接到军令即放弃滁州等城寨,将兵马撤到五尖山脉之间的磨盘谷侍命。
    文瑞临知道徐明珍已经丧失夺回乌金岭,将韩谦驱出淮阳山的信心。
    一方面要确保巢湖西岸的驻兵,不会受到棠邑兵与左龙雀军的腹背夹攻,必须第一时间撤到龙潭河以北。
    要不然的话,等到龙潭河冰层消融,棠邑水军战船强行进入龙潭河,而韩谦再率棠邑兵精锐从淮阳山东坡杀出,他们凭什么认为巢湖以西、龙潭河以南的驻兵能突围出来?
    难不成他们这时候还有能力在龙潭河两岸,跟棠邑兵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会战。
    另一方面,他们将一部分兵马撤到龙潭河以北后,棠邑与淮阳山的通道就彻底打通了,他们要防备着韩谦经龙潭河、淮阳山腹地,将更多的棠邑兵精锐抽调到乌金岭来——同时他们败得这么惨烈,也会促使淮阳山里的大小山寨势力,更无挣扎的接受棠邑兵的整编,促使棠邑兵的兵势增大。
    特别是左武卫军也杀出桐柏山、淮阳山口,他们要保住霍寿濠三州根本之地,必须将更多的精锐兵马集结到淮阳山以北地区来。
    这时候也只能断然放弃滁州城了。
    说实话,徐明珍还是迟疑了,要是他们第一时间放弃滁州城,着温博率部不计伤亡的沿龙潭河谷进攻淮阳山东坡,就未必会有今日这一败。
    只是文瑞临却不能怨徐明珍迟疑,围三阙一原本是兵法正道,何况他在昨日之前也确信这次有十足的把握将棠邑兵从淮阳山驱赶出去……
    …………
    …………
    “徐明珍忧其巢湖西岸的兵马会被我军切断退路,必然第一时间着其撤往龙潭河以北,着令孔熙荣率部出淮阳山,据蔡子岭窥敌阙店寨,但不可冒进缠敌;另使林靖宗率水军战船窥龙潭河,做好敌军北撤后能第一时间进入龙潭河的准备,军情参谋司将斥候探马放出去,尽可能封锁淮阳山东麓的通道……”
    韩谦说是要好好睡几天的安稳觉,但实际上哪得轻松?
    梅塘山往北的南淝水河谷遭大水浸灌,道路一踏糊涂,短时间内他们不用担心寿州军能反攻过来,但他们也难以对北面的安丰寨用兵。
    目前除了稳固梅塘山、乌金岭一线的防御,尽可能多的拦截、收押溃兵外,还有就是根据乌金岭大捷对寿州军的打击程度,推测寿州军后续可能的应对,从而去调整棠邑兵在巢湖两岸的用兵策略。
    倘若大楚是密不可间的一体,内部没有那么多、那么不的矛盾,韩谦此时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手里能抽调的水军及步军精锐都抽调出来,从龙潭河口及上游河谷两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去切断掉驻于巢湖西岸的寿州军往北撤逃的退路。
    然后不惜伤亡的与左龙雀军及舒州州兵一起,南北夹攻,将巢湖西岸这部规模大约在两万人左右的敌军吃掉。
    只有做到这一步,才可以说是胜得酣畅淋漓,对寿州军的打击也将更惨重,从而彻底的逆转淮西敌我双方对峙的局势,改善大楚自金陵事变以来在江淮之间被动挨打的局面
    不过,之前有些人没有拖后腿,仅仅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形势会在突然之间逆转过来吧,仅仅是他没有给他们拖后腿的机会吧?
    韩谦并不觉得在乌金岭大捷的消息传回金陵后,棠邑兵再将有限的精锐兵马集结起来,沿龙潭河两岸去切断巢西敌军的退路,就没有幺蛾子发生。
    有时候冒险也要适可而止。
    现在要的事情,是稳固、消化胜利的果实,避免被别人伸手摘走。
    夜色已深,追击的兵马都还没有返回,成千上在的俘兵被赶到鹰嘴崖与北栅墙之间的空地里极待梳理,田城、冯宣、赵无忌、谭修群、郭却、窦荣等将到深夜还不得松懈休息,这时候分坐两侧,听韩谦对后续诸事做安排,听韩谦说到最后一句,都情不自禁的朝坐在韩谦左下侧的袁国维看去。
    韩谦使军情参谋司封锁淮阳山东麓的通道,可不是制止寿州军传递信报。
    淮阳山以东目前还是寿州军绝对控制的腹地,他们怎么可能不叫寿州军的斥候信使在淮阳山以东往来?
    韩谦说这话,实际是要尽可能拖延舒州以及金陵得知乌金陵大捷的时间,特别是要尽可能拖延消息传到庐江城去。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抢在左龙雀军之前,趁巢西敌军北撤之时,第一时间出兵控制龙潭河两岸。
    这也将直接决定着战后龙潭河两岸的控制权,是落在棠邑兵手里,还是落在左龙雀军手里。
    倘若左龙雀军先出兵,或者同时出兵,进入龙潭河沿岸,他们在战后为保障棠邑到淮阳山的连贯性,是可以要求接管龙潭河沿岸地区,但必然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才有可能说服吕轻侠那边将这一区域拱手相让。
    现在他们封锁淮阳山东麓的通道,则尽可能限制枢密院或淮西禁军潜伏左右的斥候通过传报消息。
    李知诰其人不在舒州,已经去了随州督战,留舒州司马、兵马使及左龙雀军副都指挥使邓泰在庐江防线坐镇。
    邓泰治军稳健、武勇过人,但缺少急智,多半不能第一时间从巢西敌军的异动中觉察到什么。
    最大的问题在袁国维身上。
    袁国维奉旨慰军,他这时候派人去通报消息,他们是拦还是不拦?
    袁国维打了一个哈哈,似乎不懂众人为何这时候都看他,摸了摸脸,侧过头问韩道昌:“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大家都看我?”
    韩道昌尴尬的笑了笑,好在韩谦很快就将话题岔到其他方面去了。
    …………
    …………
    之后两天,追击的诸部兵马都陆续收缩到新建于梅塘山的前营,韩谦使赵无忌率一部兵马从淮阳山腹地赶往龙潭河上游河谷,与孔熙荣会合,准备在敌军撤出后,抢在淮西禁军之前,沿龙潭河往下接管两岸的防寨、屯寨。
    这时候乌金岭大捷的初步战果也统计出来了,此战共拦截俘获寿州军兵卒、民夫两万五千人。
    此外,乌金岭大捷击毙敌兵六千余人。
    当然,这其中有大半的敌卒都是被卷入大水溺死,又或者是在浸泡冰水后,逃亡过程中冻死途中。
    民夫抵抗或逃亡的意志要弱得多,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想着要逃,两万五千余战俘里,有三分之二都是徐明珍从皋城附近强征过来充当营前苦役的青壮男丁,但也俘获寿州军精锐战卒八千人。
    当然,将棠邑兵腊月初旬从浮槎山往北穿插算起,安丰寨大捷、持续一个多月沈家集拉锯战,以及最为辉煌耀眼的乌金岭大捷,整个战事前后持续三个月,棠邑兵前后共俘虏、击毙或重伤寿州军将卒近三万人众;这当中也包括拉锯战以来严重冻伤、冻死的那部分敌卒。
    棠邑兵在韩谦的率领下,以如此之少的精锐兵马穿插到敌境腹地,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甚至比他之前所参与或主导的诸战都要耀眼。
    只是,虽说将卒士气可用,但终于是限于能调用的兵力太有限,韩谦暂时还是无力对安丰寨、皋城等地趁胜发动攻势、扩大战果。
    当然,虽说战后徐明珍退到安丰寨还陆续收拢大量的溃兵,但如此惨重的伤亡,外加大量物资及军械的损失,对寿州军从上到下的士气打击之惨烈,令徐明珍都未必敢有勇气死守安丰寨,更不要说集结兵马再去进攻梅塘山或乌金岭了。
    巢湖西岸与驻守庐江防线左龙雀军对峙的两万寿州军,也如韩谦所料,在二月中旬就以最快的速度全部往北撤过龙潭河。
    整个开春时节都没有降水,却在乌金岭大捷之后,淮阳山里连着下了几天绵绵春雨,好在雨势不大,不严重影响兵马行动。
    这时候江淮大地的溪河陆续解冻。
    左楼船军的战船始终龟缩在南淝水的河道里,没敢进入巢湖。
    林靖宗率棠邑水军的战船长驱直入龙潭河水道,孔熙荣率部也沿龙潭河而下,赶在邓泰反应过来之前,抢先进驻龙潭河两岸被寿州军丢弃的防寨,毫不费力的打通棠邑与淮阳山的联系。
    这时候,韩谦才派人将第一封传捷信报,送往金陵。
    考虑到梁帝朱裕有可能从梁国腹地调集精锐兵马增援寿州,整个二月中下旬,韩谦还是不得休息,马不停蹄的整备乌金岭一线的防线,调整棠邑兵从东到西在延伸逾四百里的防线上的兵力部署。
    温博率部撤出滁州城,韩谦也仅下令周处率小部精锐进驻,甚至暂时不考虑分兵进入石梁县。
    棠邑还是受制于兵力,难以骤然间去强求最大化的战果,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淮东军抢在他们之前进驻石梁县。
    韩谦一面将八千多寿州军俘兵,经淮阳山腹地、龙潭河押送回浦阳、石泉、亭山等营塞,编入辎重营,补充东线后备兵马的不足,一面从俘获的精壮民夫里挑选精壮,就地编入军中,补给乌金岭及龙潭河沿线兵力的不足。
    在乌金山大捷之后,淮阳山里那些观望的山寨、民寨,几乎是望风而降,底层贫民、奴婢更是热情高涨的应募入伍,这也很大程度的纾解了棠邑兵守淮阳山兵力的不足。
    不过,新卒的整备、训练,兵甲、战械的修缮、补充,对淮阳山腹地的丁户人口进行梳理都需要时间。
    此外,韩谦还要抢在雨季真正来临之前,在梅塘口修筑一道真正的拦水堰坝来……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