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九十八章 宫中(一)

第五百九十八章 宫中(一)

    礼记月令曰:大雪,十一月节。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矣。
    清阳坐在木格窗前,看着长信宫的庭院里细雪飞扬,大半天都没见积出个模样出来,惫倦的叹了一口气,在宣纸默写下一道诗:“己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随手又将宣纸揉作一团,心里暗道这细碎的残雪不成什么模样,真是不应这首诗的景。
    “娘娘在想什么呢?”一名容貌端丽的女宫走进来,看到清阳坐在窗前,绝美无瑕的脸蛋上,却是一副愁眉莫展的样子,走过来问道。
    “我在想这时节,蜀都家家户户都在腌咸肉了吧?”清阳抬起皓白似雪的手臂,托着粉腻柔美的下颔,回头看到女宫一眼,说道。
    “金陵城里也有‘小雪腌菜、大雪腌肉’的说法呢。奴家未进宫时,这节气一到,左邻右舍家家户户都忙着腌制咸货,将大盐加八角、桂皮、花椒、饴糖等入锅炒熟,待凉透涂在鱼、肉或鸡禽内外反复揉搓,看着肉色由鲜转暗,放进缸中,拿石头压住,半个月后取出,煮卤复腌,再有十日,便能挂在向阳的屋檐下晾晒,等着年节到来……”
    女宫很是向往的回忆着没有入宫前的生活,俄而才省得在远离故土的贵妃娘娘面前说这些有些唐突了,岔开话题问道,
    “这两天有蜜桔、雪橙进贡到宫里,对了,还有叙州进贡的红蔗,奴家去给娘娘取一些来?”
    “叙州也种有红蔗吗?”清阳疑惑的问道。
    她自幼读书,对各地的风物也都有涉及,知道浙南、岭南、南诏等多有种植甘蔗,前朝时这些地方用甘蔗榨糖也渐成规模,她却从未听说过叙州有甘蔗种植,竟然进贡到宫里来了。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清阳便叫女宫将州县进贡来的橙桔红蔗等各取一些过来,并派人去崇福观将云朴子请进宫里来陪她下棋。
    云朴子白发苍苍,精神却极为抖擞,进宫来请过安,移坐到正殿东首的暖阁子里摆开棋盘。
    看着白瓷果盘里摆有时令桔橙甘蔗等水果,云朴子笑道:“大雪时节宜进补,滋养身体,俗话都说‘大雪补,来年能打虎’……”
    “我要打虎作甚?”清阳笑道,请云朴子随意取食。
    “红蔗是好东西,叙州进贡来的这些,陛下之前赐了一些给观里,但可惜老道牙齿摇动,啃不动了。”云朴子看着果盘里已经由女侍撕开韧皮、剖成细枝状的甘蔗,感慨的说道。
    “我以往却不知道叙州竟然也种植甘蔗呢?”清阳好奇的问道。
    “叙州以往是不种这些,有也极少,却在近年黔阳侯在叙州多推广种蔗、种棉,随商船往来京畿,叙州红蔗在金陵城里却也在名盛一时,不比黔阳布稍弱。”云朴子信口跟清阳说些宫禁之外的风物。
    清阳颇为向往的看向高高院墙外的天空,不管她的身份是何等的高崇,却也是不得驰骋长街的笼中鸟,日子过百无聊赖。
    “母妃,”一名幼|童在数名侍宦宫女小心翼翼的陪护下,跌跌撞撞的走进来,奶声奶气的唤道,又一本正经的跟云朴子行礼,“璞儿见过云道长……”
    “云老道见过大皇子。”云朴子一本正经的还礼道。
    清阳将幼|童抱进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抓着两枚雪橙玩耍,示意侍宦、宫女站到廊下去,问云朴子:“黔阳侯大婚将至,照你说,长信宫要送些什么贺礼过去才算合宜?”
    “黔阳侯大婚,金陵却也没有掀起什么风波来,似乎是一件再寻常不过、习空见惯的事,陛下及太后都会有赏赐,听说内侍监大人张平这几天正为筹措礼单的事头痛。而至于其他的赏赐,韩妃与黔阳侯是堂兄妹,赏赐定然不会轻,娘娘这边随黄皇后随一份礼,便算是礼数到了……”云朴子说道。
    “黔阳侯迎娶王文谦之女,还是寿王亲自去保的媒,云道长,你是如何看待这事的?”清阳问道。
    “王文谦虽是信王的谋臣,但信王到底是大楚的藩王,而黔阳侯、寿王也皆是大楚所封的王侯,”云朴子说道,“仅仅是揣测人心的话,满朝文武还真没有几个忠臣良子,但只要朝廷兵强日壮而边患靖平,不要去管人心如何,则人人皆是大楚的忠臣良子。”
    “好!”
    听到杨元溥的叫好声就在门口响起,清阳、云朴子都吓了一跳,转头看去也不知道杨元溥过来多久,廊前一干侍宦、宫女竟然没有一个人弄出点动静提醒她们。
    “云朴子胡言乱语,请陛下恕罪!”云朴子滚也似的跪到杨元溥面前,叩头请罪。
    他刚才的那些话听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他跟清阳郡主说这番话,在后宫禁议政事的当世,他的罪名往大里说就是蛊惑宫闱。
    “云道长平身,”杨元溥不动声色的示意云朴子起身,他坐到清阳对面的软榻之上,看到棋盘上只子未落,笑问道,“还没有落一子啊?”
    清阳压抑住心头窜起的寒意,克制住去看刚才在廊外侍候的宫使、侍宦到底都有哪些人,嫣然笑道:“这几日听着宫里都在议论黔阳侯的婚事,妾身想着黔阳侯为大楚、为陛下立下赫赫功劳,长信宫里总归也要拿出一份赏赐,才不至于寒了功臣之心——陛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云朴子扫了一眼随从杨元溥走进来的陈如意、安吉祥二人一眼,心想缙云司被迫解散,这两人回到延佑帝身边伺候,但本事却没有落下来啊。
    他竟然都疏忽了,没有注意长信宫内里竟然有这么多人被这二人暗中收买过去了,以致他与清阳郡主说着话,都不知道延佑帝在外面偷听了多久。
    想到这里,云朴子也是觉得有股寒意从尾椎骨直窜上来。
    “黔阳侯确实为朕立下汗马功劳,朕这几天还在为赏赐头痛呢,爱妃也替朕参详参详……”杨元溥伸展身体,将长子拉过去抱到膝前坐下,说道。
    “妾身也是没有头绪,才将云老道喊进宫中相询。”清阳笑道。
    “那云道长来替朕参详参详。”杨元溥说道。
    “云老道只会胡言乱语,陛下恕罪。”云朴子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也不敢站起来,继续跪伏在地上说道。
    “你说‘只要朝廷兵强马壮,人人皆是忠臣良子’这句话,朕最近也深有感慨,你起来吧,恕你无罪便是,朕身边也没有几个能说话的人,你起来陪朕说会话。”杨元溥说道。
    “谢陛下。”见杨元溥脸色如常,云朴子才叩了一个头,从冻冷的砖地里爬起来,就着陈如意递过来的绣墩坐下。
    “近日舒州上书,说要淮西禁军四万精锐囤兵于庐江,不能仓促决定,便不能发挥,奏请移驻一部分兵马驻以随州,从桐柏山与淮阳山之间以窥霍州,”杨元溥说道,“云道长,你来替朕分析分析,朝廷应不应该准奏,朝廷诸臣又会如何看待舒州的这封奏折?”
    随着战局的稳局,各地增援勤王的州兵陆续返回各地,不过李知诰在舒州统领的左龙雀军、左武卫军两部禁军,还有四万精锐。
    杨元溥所说的舒州上书,自然是李知诰的奏折。
    从用兵效率来说,舒州以东的庐江防线不到百里长,除非很快对巢州组织大的攻势,试图再度攻下巢州全境,要不然的话,仅仅是防线对峙,根本发挥不出这么多精锐兵马的作用来。
    棠邑兵仅仅用两万多精锐,就有力的支撑起巢湖以东两百多里长的防线。
    现在战局稳定下来,作为一个有追求的禁军大将,李知诰怎么都不甘心表现得比韩谦稍弱吧?
    从禁军兵力合理配置来说,将一部分淮西禁军转移到荆襄西北角的随州,从桐柏山与淮阳山之间的缺口,窥视北面的光州、霍州,从西北翼开辟新的战场,牵制、打击寿州军,不仅能缓解南线所承受的寿州军的压力,也能有效压制、削弱寿州军的力量。
    仅仅从军事战略角度来看,李知诰的上书建议,是再正确不过的。
    只是大楚此时内部的局势有多复杂,平民百姓不知道,云朴子怎么可能不清楚?
    随州作为荆襄的一部分,位于荆襄的西北腹地,郑氏恐怕早就将其视为不容他人染指的囊中之物了吧?
    李知诰的上书,郑榆、郑畅以及作为邓襄防御使、右龙雀军都指挥使的郑晖,第一个便要跳出来坚决反对吧?
    此外,李知诰如此建议,私心也是甚重,云朴子相信此时的杨元溥也应该能看明白。
    而李知诰的私心,或者说李知诰身后晚红楼一系势力的私心,也很简单,实际就是仅舒州一地,实在不足以成为他们能蓄养数万精锐的根基之地。
    目前左武卫军、左龙雀军的主要将领,都为李知诰拉拢过去,可以说是都出身晚红楼一脉,但下面的将卒却来自于兵部管辖的诸屯营军府。
    沈漾此时一方面是控制诸将麾下的私兵规模,一方面使努力使各屯营军府的都尉、校尉的任命、选拔正规化,使更多的文职将吏充当其任,同时也尽一切可能削减军府兵户所承受的田租赋税,以确保大楚朝廷对基层将卒的掌控。
    这时候兵部有序的安排军府兵户进入诸部禁军轮卫戍,李知诰等统军大将要不想引起哗变,也不能横加阻挠。
    李知诰倘若想学棠邑,除了尽可能提高将卒的战斗力,使之更加职业化,更容易为其笼络,相当于是实行准募兵制,他们不直接掌握几个富庶州县,又要从哪里筹措额外的养军之资?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