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九十七章 聘礼

第五百九十七章 聘礼

    公事谈完,王文谦又延请寿王杨致堂、韩道昌、冯缭等人到扬州城西北的鉴园小住,以便更亲近的商议韩谦与其女的婚事。
    与韩家的婚约也几经波折,堂堂相府之女最后竟然熬成黄花老姑娘了,虽然王文谦威势渐重,没有什么人敢将一些恶言恶语传到王文谦、王珺父女跟前,但王氏族人这些年都没有少在背地里嚼舌头根,更不要说外人了。
    这次寿王杨致棠保媒送聘,多多少少也算是为王氏挽回了颜面。
    鉴园私宴寿王杨致堂、韩道昌、冯缭时,王文谦也将王氏主掌族事的几名族老延请过来相陪。
    在灯火辉煌宴的席上,杨致堂、韩道昌正式将下聘礼单送上,供王文谦及王氏族老浏览。
    当世婚娶要经过三书六礼这一整套流程,但这诸道礼数走下来,韩谦与王珺没有半年时间都不要想能睡到一起去。
    不过,谁都没有奢望寿王杨致堂作为韩王结亲的保媒人,真能为这件事来回往扬州跑上几趟。
    何况韩谦与王珺早就有过婚约,占卜、合八字等纳吉纳征之礼之前都有完成,没有必要再经历一次。
    因此寿王杨致堂这次过来下聘,除了送上聘礼、下聘礼书外,还直接送上请期礼书,也将婚期约定下来;要是王家没有意见,等到约定的十二月初八这一日婚期来临,韩谦便直接派人到扬州将王珺迎娶过去,整桩婚事便算完成了。
    私宴过后,寿王杨致堂、韩道昌、冯缭等人在鉴园的别苑住下,等到明天一早就直接踏上返回,王文谦延请几名王氏族老到后宅说话。
    韩谦送上的聘礼不可谓不重,王氏这边也要商议出多少嫁礼,或者说怎么还以嫁礼才算合宜。
    虽然当世礼数远没有后期那么严谨,但宴请寿王这样的人物,许氏、王珺都还是不能随意抛头露面的。
    等到王文谦与数名王氏族老到后院商议嫁礼,许氏与王珺才出现。
    “三十二抬聘礼看是好看,却没有多少实诚的东西,”许氏也是迫不及待的将下聘礼书拿过来,说道,“都说韩家富甲天下,咱们可不能这么便宜就将王家之女迎娶过去。”
    许氏因为出身的缘故,只能为妾,但王文谦这些年并无续娶,王氏族老也只能捏着鼻子默默看着许氏以主母自居,看到她出格的举动,也只能微微皱一皱眉头,示意王文谦虽然大臣,也应该严加约束内宅。
    王文谦对诸多族老的满腹意见,却是视如不见;毕竟比起族老来,许氏跟他闹别扭,更叫他不得安生。
    三十二抬聘礼照古礼要求,以饼、海味、三牲、酒果茶糖以及绸罗锦缎、喜烛喜镯为主,自然值不得多少钱粮,但韩氏好歹也算大楚一等一的王公大臣,聘礼绝对不会仅限于能抬出来摆到人面前看的这些物件,更多的财礼通常会写在下聘礼书之上。
    许氏要看看富甲天下的韩家、名震大楚的黔阳侯,会不会真就扣门到聘礼仅有三十二抬婚器。
    “南姑岭铁矿场一座、南姑山南龙湫湖水坝庄园一座、水磨房两座、水力纺车四座、历阳涟园一座……”许氏看过聘书上的内容,有些傻眼的看向王文谦。
    王公大臣家以田宅乃至街铺等物产作为财礼相赠,也正常得很。
    只是聘礼所写的物产都位于棠邑历阳县境内,难不成王家还能派人过去接管?
    虽然许氏讶异,但王氏族老却早就私下合计出一个意见来。
    王氏如今在大楚也是一等一的世家大族,虽然金陵事变后举族迁入扬州,也多少伤筋挫骨,但体面不能失。
    男方送多少聘礼,王氏怎么都不能收受下来。
    南姑岭铁矿场也好,龙湫湖水坝庄园也好,这些一并算入王珺嫁过去要出的嫁礼中归还回去,就不存在接不接管的问题。
    “那聘礼里写下这些,也就图个好看啊?”许氏皱着秀眉,瞅着王文谦问道。
    “这样也省事,要是礼单写下金银珠玉若干,这少不得还要添入相应的金银珠玉进去,族里真就捉襟见肘了,说不定还要变卖一些田宅才够,”王文谦说道,“现在就方便了,看宅子里能有多少宽裕,尽可能的添置些进去也就齐当了,不用太为嫁礼之事头痛。”
    “这可不一样,”许氏不满的说道,“聘礼写多少金银珠玉,这边添相应的金珠玉,这些往后可都是王珺她个人名下的私己钱——王珺,你自己说是不是这个理?”
    “庭夫人跟随韩谦多久,她的兄弟赵无忌眼下是棠邑兵骑军大将;奚夫人又是奚氏之主,族人奚昌任叙州司马、兵马使,奚发儿也是大将——女儿就这么嫁入棠邑,也是身单力薄,父亲在扬州又将辞去刺史之位,以后真要是遇到什么事,父亲都未必能替珺儿作主啊。”王珺说道。
    王文谦眉头一扬,但当着几位族老的面,有些话也忍住没有说出口。
    “对啊,”听过王珺的话,几位族老深以为是,拍着大腿说道,“要是咱们王家之女嫁过去,却受两位妾室的欺负,那成什么体统?说来说去,这桩婚事还是拖太久了。”
    “老说以前的旧事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多想想办法应付眼前为好。”
    “怎么应付,难不成我们王家真要派人过去接管这些物产,王珺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就近也能有人商议、差遣?”
    “只是接管这些庄园、水磨房、铁矿场,不得要七八百号人才够啊?再说棠邑不容奴婢,要不然的派几名管事跟随王珺嫁过去,只要再有买上几百名奴婢,也就不算事了。”
    听族老们议论纷纷,王珺说道:
    “九哥王衍、十七弟王辙、二十九弟王樘、舅表兄霍厉、霍肖,他们都是庶生子,除了在族中任事外,在扬州也谋不到一官半职,听到珺儿要嫁去棠邑,他们都想随珺儿迁往棠邑。再有嫁礼之中,也不要什么金银俗物,珺儿从族里挑选一百户奴婢过去,到了棠邑后赐给他们良籍,他们必然也会安心的听珺儿任用——这么一来,嫁礼之事也解决了,珺儿嫁到棠邑有人手可用,也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负。”
    诸族老有些迟疑的看向王文谦。
    王珺提出来的也不算过份。
    王氏以及王珺娘亲霍氏,与王珺同辈、没有出五服的宗族子弟有上百人,王文谦对嫡庶子弟的任事,一方面是尽可能照着传统,将嫡系子侄安排正式的官职,另一方面则是挑先有能力庶出子弟负责族务、统领家兵。
    王衍、王辙、王樘、霍厉、霍肖虽然是庶出子弟,却颇受王文谦的重用。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辈上百名子弟,这五人随王珺嫁去棠邑,也不至于叫王家伤筋挫骨。
    另外,扬州流民、灾民无数,即便王珺带着上百户奴婢,王氏才买进百余户奴婢补充人手不足,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这事合不合适,还得王文谦最后拿主意。
    王文谦太阳穴抽搐了好几下,最后才说道:“珺儿这么考虑,也是有道理的。”
    “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几个族老异口同声说道。
    几位族老告辞离开,王珺也要回房休息,王文谦喊住她:“婚期定得很近,我也将辞去扬州刺史一职,重新回到殿下身边谋事,你何苦叫我为难?”
    “爹爹没有胆气霸占住扬州刺史的官位,还赖着女儿不能如覆薄冰、小心做人了?”王珺撇着小嘴说道,“爹爹以后还是信王的忠心谋臣,但王珺嫁到棠邑后,也便要一心为夫君着想啊……”
    “这么看来,咱们父女以后要反目成仇了哦?”王文谦苦笑着问道。
    “爹爹,你是斗不过珺儿的。”王珺扬头说道。
    王文谦忍不住要拿书抽王珺,临了又忍不住一叹,说道:“世间最难识是人心,韩道勋当年受暴刑惨死,虽然安宁宫是罪魁祸首,但在棠邑众人眼里,为父到底是算计过韩道勋啊——你嫁过去后,一切还是要小心啊……”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