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七十一章 同病相怜

第五百七十一章 同病相怜

    “淑惠才薄德浅,得封淑妃,侍候陛下榻前已是她几世修来的福缘,万万配不上后宫之主的尊位,”
    韩道铭走到御案前跪伏下来,以诚挚却又不容置疑的语气,恳声说道,
    “愚儿韩钧近来身染寒疾,浑身乏力,吃了好些天的药都不见好转,短时间内怕是难以伺候陛下及太后跟前,还请陛下早日另选贤能,以免误了宫中宿卫之事……”
    坐在一旁绣墩上的沈漾与杨致堂,听了韩道铭这话,悬着心算是稍稍落了下来。
    说实话,陛下召他们进宫,一开始就流露出要册立韩道铭之女为后的意愿,他们两人都吓了一跳,但在韩道铭面前又不便直接劝谏。
    好在韩道铭知道进退,不仅抵挡住其女册封为后的诱惑,也替其子请辞去侍卫亲军里的将职,叫他们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岌岌可危的朝堂再度陷入随时都有可能分崩离析的危机之中。
    沈漾、杨致堂他们心里明白,此时也唯有韩家知道进退分寸,他们才有可能与郑榆、郑畅、张潮、周炳武及杜崇韬等人达成一致。
    而唯有他们先达成一致,太后以辅政的名义还朝之事,才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不能再闹出什么妖蛾子来。
    陛下还是真急切了。
    杨元溥眼瞳里的精芒微微黯淡了一些,却没有流露意图受挫的恼怒,似乎也早就明白他意图实现的可能性极微,也没有寄以太多的希望。
    见这个意外波澜不惊的过去,沈漾、杨致堂接下来直言当前最紧要之事,便是杨元溥应该亲自出东华到长春宫,迎请太后还朝辅政。
    为了保证这事不出波折,事前还要请内侍省张平或姜获出面,陪同侍卫亲军诸行营都指挥使陈德一起先去长春宫请安,商议迎请太后还朝具体的仪程。
    当然太后那里即便同意以辅政的名义还朝,也必然会其他的附加条件,这些事情商议妥当之前,在正式迎请之前,还要先召集枢密会议,下旨将太后还朝辅政之事颁告天下,整件事才算圆满的结束掉。
    而除了棠邑、舒州的战事由韩谦、李知诰擅权处置外,其他事只要不是迫在眉睫,则要等到太后还朝辅政之后再议,也不差这几天时间。
    “一切如众卿所议安排。”杨元溥说道。
    不管怎么说,眼下对他而言,是最不坏的结果,即便还有不如意的地方,即便吕轻侠那边还会提很多附加条件,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诸多事都由沈漾、张平、杨致堂、韩道铭他们分头去处理,杨元溥在姜获、安吉祥、陈如意的陪同下,难得的走出崇文殿。
    经过近两年的修缮,被叛军纵火烧毁的皇宫大体修缮一新,御花园还往东、往北扩大数十亩的范围,添置了十数套院子。
    不过宫里侍候的宦臣、宫女,还不到两千人,不当值的又都在外面的班院舍房里,以致杨元溥在皇宫内闲庭信步,感觉整座皇宫都空荡荡的。
    虽然预料到整件事会以较好的结局落幕,江北的战事似乎也有稳定下来的趋势,但杨元溥这一刻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孤寂。
    即便是姜获、安吉祥、陈如意等侍宦环伺身周,皆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但他信赖有加,恨不得将禁军大权都要托付的李知诰,竟然如此轻而易之的就背弃而他而去,那他身边这些人,到底有谁是真正的可靠、值得信任的?
    安吉祥、陈如意、姜获、袁国维,谁知道哪一天不是另一个李知诰?
    不知不觉间,走到长信宫门前,杨元溥微微一怔,俄而还是举步迈了进去。
    青阳坐在亭子里,正与云朴子下棋消遣时光,看到庭院里忽喇喇的走进来一大群人,看到杨元溥削瘦的脸朝这边望过来,忙整理裙衫,急步走到庭院,跪迎道:“不知陛下过来,清阳都没有梳洗打扮,唐突之处,还请陛下见谅。”
    “起来吧……”杨元溥说道,看着清阳绝艳无比的脸蛋,一时间感慨万分。
    曾几何时,他在工于心计的清阳身上隐约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许是并不喜欢自己以往样子的缘故,他下意识里也不觉得清阳的绝世容颜有多大诱惑力,更不要说暗里有一些不清不楚的传言叫他心里厌烦。
    然而在他深感身边没有一人能够信任,满心寂寥之际,再看身在异国、周遭皆风声鹤唳的清阳,反倒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暗感那些不清不楚的传言,应该也对针对她的冷箭、暗箭吧?
    说不清道不明有一种怜爱在心间滋生着,杨元溥牵过清阳的手,问道:“你与云道长在聊什么呢?”
    对杨元溥的亲昵,清阳多少有些受宠若惊,一时把握不好他的心态,只是柔声说道:“陛下棋艺精湛,清阳在这方面却有些笨拙,正跟云道长学几手棋,想着以后能多陪陪陛下呢。”
    清阳陪着杨元溥走进凉亭。
    凉亭虽然四面敞开,但亭子下的基底烧有火炉,因此人坐亭中,觉得温暖如春,还能看见园子里的景致。
    只不过,这样的景致再优美,却也只有数亩方圆,长年累月深居其中,对人心也是煎熬。
    看到杨元溥过来,清阳心里有怨恨也有欣喜。
    亭子里摆着一副棋,已经残局。
    杨元溥笑道:“爱妃你与云道长继续走完这局,棋剩残局,总是对棋的不尊敬。”
    “陛下可要教一教妾身,要不然妾身可要输惨了。”清阳嗔道。
    杨元溥示意云朴子不要拘礼,坐下来走棋,他就站在清阳身后,看她们对弈为乐,也莫名觉得这一刻甚是写意。
    …………
    …………
    深夜,韩府明居堂里依旧灯火通明,冯缭与韩端渡江过来,等到这时韩道铭才从政事堂归来。
    北岸的战事还在如火如涂的展开,太后还朝辅政之事毕竟以最快的速度定下来。
    沈漾、杨致堂、韩道铭以及郑榆、郑畅、周炳武、杜崇韬等人午后聚集在政事堂,张平与陈德出城赶往长春宫,使者不断的穿过东华门,往返长春宫与政事堂之间传递信息。
    即便入夜后,东华门也开了一道侧门,以便使者在入夜后还能传递信息,使双方能顺利的沟通。
    直到深夜,双方才谈妥最终的条件,等到后天吉时,便由延佑帝先下旨颁告天下,再率众臣出东华门,到长春宫迎请太后还朝。
    虽说沈漾、杨致堂他们最初的打算,是想将一些事放到太后还朝之后再议,但显然很多事情牵涉极广,今天就作为条件被提出来。
    太后还朝,朝议典仪之时,要与陛下并坐于廷。
    即便不摄政,太后所得到仪礼的规格也要比辅政高,要接受众臣的参拜。
    而即便昌国公李普要为水师及右神武军的覆灭担责,削贬官爵为民,但除了降敌为间的李冲,昌国公府一系人马皆不受牵连。
    那边还要求正式以李知诰为都总管,成立淮西行营,辖左龙雀军、左武卫军,同时还要求解散缙云司,保留长春宫的宫使诸官及宫卫武装,要求将织造局合并到长春宫,许以风闻奏事之权。
    不管怎么说,吕轻侠她们还是要强化织造局的耳目作用,但无揖捕诏狱刑讯之权,在当前的情形,对沈漾、杨致堂他们来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条件。
    “太后还朝之事谈妥了,李知诰真有可能全力配合棠邑兵进攻历阳?”韩道昌今天之前也不在金陵,而是赶回宣州处置韩家的田宅族产。
    韩家第一批三百余户奴婢已经抵达金陵,明天就能渡江安邑到棠邑,另外第一批也筹集相当于近二十万缗钱的物资,最快两三天也能以最快的速度运往武寿,能确保进攻历阳的战事如期进行。
    但眼下最大的问题,没有李知诰全力配合从西翼牵制巢州守军,他们后续穿插到浮槎山的数千兵马,根本不可能拦截数倍于己的巢州守军沿巢湖东岸南下增援历阳。
    “李知诰不是好高骛远之人,他需要时间在舒州稳固根基,好好消化他从昌国公府接手的那一部分势力,他比谁都更希望淮西的形势能够稳定下来,而不是随时都面临战争的威胁,”冯缭说道,“同时,李知诰也应该并不希望事事都受吕轻侠等人的制肘,听任她们屡出败招——因此,他应该也更希望看到太后还朝辅政,而不是权势在短时间内就膨胀得不知所以……”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