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五十一章 韩府(二)

第五百五十一章 韩府(二)

    送走富陌及随行的富氏子弟,韩道铭亲自搀着老爷子回到明居堂,叫其他庶出、旁支子侄及侍司的仆僮侍女都先退出院子,仅留在二弟韩道昌以及韩钧、韩端在厅里说话。
    “咱府上没有人参与广德府那些破事吧?”韩道铭神色凝重的问韩道昌。
    他对广德府所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而他平时也甚少关心族产私业,这诸多事都是老二负责,这差不多是二十多年来保持的习惯,现在担心可能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他自然也是盯着老二问。
    “怎么会有?咱们府上谁再不开眼,也不会搅和进这些事情里去,”韩道昌摇头说道,但见韩道铭神色格外凝重,又语气确定的强调说道,“我下午特地将下面办事的几个人找过来问过,广德府那边确实没有人胡乱搅和进去,但滁州、棠邑、南谯占的地却是不少,有一部分人手在棠邑,有一部分人手逃到滁州,现在都还不知道情况。”
    说实话,韩谦当初将韩家在宣歙等地近二十万亩田宅拿出来,用以弥补逃离郎溪、广德、安吉诸县乡族豪绅的田地损失,韩道昌心尖儿是滴血的;刺杀案发生后,明明得到弥补的乡族豪绅纷涌回郎溪、广德、安吉侵夺田宅时,韩道昌不是没有想过将韩谦败出去的田宅收回来。
    一方面是老爷子作主将这部分田宅划给老三这一房了,另一方面也是韩谦以往的诸多作为令韩道昌深为忌惮,没有敢轻举妄动。
    要不然的话,他这时候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擦这个屁股。
    得到老二这么肯定的答复,韩道铭看父亲还是眯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捋着颔下长须说道:“只要没掺和广德府的事就好,要是有个别人不懂规矩,瞎掺和进去,我们知道也不要包庇,叫他们自己去衙门投案去。滁州、棠邑那边,要是人能撤回来最好,其他事暂时也不要掺和……”
    “咳……”韩文焕听到这里,这时候咳漱了一声,动了动身子,将扶手边的拐杖碰倒在地。
    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韩道铭俯过身子,将拐杖捡起来,放好在父亲身边,放低声音说道:“自水师主力覆灭于洪泽浦的消息传到金陵,到这时候才过半个月,照道理来说,即便是那时候太后传诏,叙州水营也不应该来得这么快……”
    八百里加急,那只是道理上的数值。
    从金陵到叙州二千三四百里路程,山水险阻,与平原地区传信,速度自然远不一样,再快怎么也要八九天才能将消息传到叙州。
    再算上韩谦在叙州集结兵马、作战物资及战械耗时,然后走水路沿江而下,怎么也得需要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才有可能赶到金陵城下。
    也就是说,严格以时间推算,太后手诏应该是水师主力从邗沟北上就发出,时间上才勉强来得及。
    “你是说,在水师主力北上之时,太后便已经料得有此一败了?”韩文焕睁开昏浊的眼睛,问道,“即便是如此,那又有什么问题,沈相与杨侯爷不是也早就强烈反对水师奔袭洪泽浦吗?我脑子有些糊涂了,但还记得杨侯爷过来找你的那天夜里,恰好你家成蒙也正好回府里吧?”
    “南逃回来的溃卒,说文瑞临与梁帝的侍卫亲骑当时都出现在钟离,这里面多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啊,”韩道铭压低声音说道,“当初攻打潭州,文瑞临应该是最早落到韩谦手里吧?而有王琳这个前车之鉴,韩谦似乎很难说他也被文瑞临迷惑住了啊?”
    听韩道铭这么说,韩道昌、韩端等人惊惧的坐直身子。
    他们到现在都还沉浸在韩谦率叙州水营重返金陵的巨大震惊之中,心绪都没能稍稍安定下来,短时间内哪里能想到这么深的细枝末节之处?
    “你们一个个都眼瞎了,韩谦为什么就不能看走眼?再说你们一个个都恨不得将广德府放一把火烧掉,韩谦即便早就识得文瑞临有问题,他说的话,你们谁会信,他能阻止你们将大楚水师扔进洪泽浦送死吗?”韩文焕一把将拐杖将韩道铭手里抢过来,颤巍巍的拄着拐杖朝外走去,韩端、韩钧要过去搀扶,也被他生气的推开。
    …………
    …………
    看着老爷子走出明居堂,好半晌韩道昌才回过神来,问韩道铭:“韩谦到底想做什么?”
    韩钧、韩端眼巴巴的坐在那里,这一刻他们心里想问的也是这个问题。
    “这些年谁能知道他心中真正所想?”韩道铭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说道,“有一点是能肯定的,韩谦这次应该不会轻易回叙州了。”
    虽然他韩道铭也有从龙之功,但从陛下登基以来,他深知他韩家的处境是极其的微妙。
    以往韩谦远在叙州,他自以为只要足够小心,还是能应对局势的千变万化,不至于棋错一招会沦为众矢之的,但现在局势变得更加的诡异、复杂,更加的波澜涌动,他则多多少少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从昨日知道叙州水营东进的消息,短短不到两天时间,韩道铭都感觉自己已经苍老到心力交瘁、精力难济的地步。
    要是没有陈年旧事,韩家内部没有那么多的曲折恩怨,他在朝中秉政,韩谦在外执掌兵权,形势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复杂就复杂在,外人始终不会相信他们与韩谦、与叙州早就恩断义绝,而他们却也不知道韩谦什么时候记起前仇旧恨来,会突然捅他们一刀,将他们捅得痛不欲生、捅得鲜血淋漓。
    “韩谦能重得太后的任用,我们这边先表个态,旧事或许没有那么重要了……”韩端心虚的说道。
    韩端的意思很明白,他们以前是有很多地方对不住韩谦,但韩谦真要是有野心的人,便应该更看到韩家所能带给他的巨大利益,而不是盯在之前的过节上。
    而韩谦既然能与太后、与信王那边重新媾和到一起,韩端觉得他们这边先表个态,事情未必没有缓和的余地。
    “我们该要怎么表态才能算有诚意?”韩钧热切的问道。
    韩道铭很是疑惑的看了嫡子一眼,心里想,要说韩谦心里对韩家有什么死结解不开,一是老三的死,二是他少年时宠爱的美婢曾被钧儿侵占,第三或许才算得到老三头上,钧儿怎么会更期待与韩谦有缓和的余地?
    韩道铭却不知韩钧这几个月来过得是何等的煎熬跟担惊受怕。
    特别是看到延佑帝权势越盛,韩钧心里的惊惧越深。
    他深知丑事一旦败露,太后或许会被囚居宫深禁,不虞有性命之忧,但杨元溥绝对不会容他活下来,说不定还会随便按个罪名,将他韩家满门抄斩了。
    不知道韩钧之前心中的惊惧,也就体会不到他听到韩谦奉太后手诏东进、李知诰奉太后手诏从巢州撤兵的消息是何等的狂喜。
    不管与韩谦的前仇旧怨,太后重新掌权,甚至随时有可能会更进一步临朝干政,都决定着他不用再寝食难安的担心颈项上的头颅不保了。
    他心里的傲气早就被死亡的恐惧折腾一尽,比起头颅不保,低头认错又能算得了什么。
    韩谦想要权倾朝野,总不可能对韩家人赶尽杀绝,说不得还需要韩家助他一臂之力,而他也说不定能重回太后的身边伺候。
    想到太后那雪腻似玉的销魂身子,韩钧便禁不住小腹一阵阵的发热。
    见韩钧都主张跟韩谦低头,韩道昌说道:“要么我去找冯缭、郭荣,跟他们去一趟棠邑?”
    现在朝堂对韩谦的奏疏还没有最后拿定主意,他赶去棠邑也算是一个态度,关键他代表韩家渡江到棠邑,跟韩谦会合,别人也不能指手划脚说什么,甚至不派人过去,反倒会有人说三道四。
    韩道铭沉吟片晌,说道:“或许先叫致庸找产缭他们到棠邑走一趟。”
    陈致庸是韩道铭的二女婿,他与乔维阎以及庶出的韩成蒙、韩建吉,早年在韩家并不甚得到关注跟重用,因而跟韩谦也就没有什么冲突,甚至在荆襄战事之后,韩成蒙等人在邵州等地任职,与韩谦、与叙州的关系还算是融洽。
    目前韩成蒙、乔维阎都出京任职,陈致庸却是在京里任着闲散差遣,颇为逍遥自在,韩道铭想着叫自己的这个二女婿去棠邑见韩谦,一来不那么引人瞩目,二来韩谦应该不会避而不见,或直接将人赶回来……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