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凤倾九重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番外十 眷侣

番外十 眷侣

 萧厉珏连忙伸手护她,“你小心些……”    话音未落,迟静姝忽而扭头有朝他看来,“郎君,你为何,不肯要这孩子?”
    萧厉珏一愣,伸出的手还没碰到迟静姝,指尖便缩了下。
    顿了顿,无奈道,“你寒症才好些,若是再怀了孩子,我怕伤及你的身子……”    话音未落,迟静姝再次问道,“若是我并无寒症呢?”
    萧厉珏顿住。
    看着迟静姝,艳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片刻后,又露出几分茫然。
    “那也……”    迟静姝却摇了摇头,再次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你虽然从没说过,可是,每年七月十五,你都会喝醉,你知晓么?”
    萧厉珏看着迟静姝,手放了下来,转过脸去。
    迟静姝却走到他身旁,这一回,她主动拉起了他的手,低声道,“郎君,你其实心里,很在意那一天,是不是?”
    在那一天,他的亲生父母,因他,而惨死。
    萧厉珏的手微微一颤,垂落视线,看着茶几上那光滑的漆面,没有出声。
    迟静姝在心里叹了口气。
    今日,她本就是故意在这里等萧厉珏的。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无人打扰,没有许多别的事情的烦扰,萧厉珏才能安静下来。
    她想要帮他解开心结。
    于是,她又再次朝萧厉珏走近,靠在了他的后背上,脸颊贴着那丝柔的衣裳料子,轻轻地说道,“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告诉我好不好?”
    萧厉珏看着茶几的眼睛泛了一点红晕,身后女子身上传来的淡淡梨花香,将他昨日起便慌乱不休的心给安抚了下来。
    他回身,将迟静姝轻轻地抱进怀里,低声道,“我只是……不知晓……我能不能,能不能,做一个好父亲……”    亲生的父亲在他出生那夜遇害,假做的父亲将他视作升仙的一口血,带着最恶毒心思的算计。
    他生怕,生怕自己会做到一点不好,会伤害了最心爱的女人和她生下的孩儿……    这些话,他都没说出口。
    可迟静姝却只听一个‘不知晓’,便已猜透。
    她拍了拍萧厉珏,示意他松开自己,然后,将他拉到一旁的圆桌边坐下。
    将那方才特意去拿的小包裹放到他面前,柔声道,“两年前,木邛游走江湖前给我留了个信,说这些东西是给你的,却不敢亲手交给你,托我转交。
我不知什么时候拿给你才是合适的,今日看来,该是让你瞧一瞧的。”
    萧厉珏看了眼迟静姝,伸手,将那包裹打开。
    却是一愣。
    包裹里,是一些小孩穿的衣裳、肚兜和小鞋子,另外还有一个漆木的盒子,再打开一看,是样式十分老旧的首饰。
    无论衣裳和盒子,瞧着都有几分旧了,似乎经历了好些年,无人用过,就这么慢慢地淡了颜色。
    他看向迟静姝。
    迟静姝笑了笑,伸手,拎起一件绣着莲花的大红肚兜,指着其中一个角落,轻声道,“你瞧这里。”
    萧厉珏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就见,那角落里,小到几乎指甲盖大小的两个字,藏在莲叶底下——瑶琴。
    他猛地瞪大眼!    猛然意识到,这些……都是,都是,都是那个女人留下的!    他放在包裹上的手,忽而轻轻地颤抖起来。
    迟静姝看得心头发酸,握住萧厉珏的手,声音愈发轻和,“她当年并未让林大首领知晓怀孕的事,当是知晓婉妃有意要借腹生子。
可她私心里还是很希望你能知晓她是你的娘亲,所以便悄悄地给你做了这些小衣裳,你瞧这针脚,若不是用心,绝对做不出这样好的衣裳来的。”
    萧厉珏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他猛地转过脸去,似是不想让迟静姝看到他这样狼狈脆弱的模样。
    迟静姝也红了眼睛,又翻开那木盒,道,“这些东西,是林大统领送她的。
她都留着,说是以后兴许能换些银子,买个精巧的小玩意儿,当是代替你的亲生父亲,给你的心意。”
    萧厉珏被迟静姝握着的手抖得更加厉害。
    迟静姝从侧面几乎都能看到那断了线的泪水不断的落下。
    她吸了吸鼻子,再次轻轻开口,“林大统领虽然不知你的存在,可最后,却在那样痛苦的时候还强存着一口气,求着木邛,千万要护住你。
他,是个好父亲。”
    “你有这么好的爹娘。”
    “所以,你,也会是个好父亲的。”
    萧厉珏猛地转身,将迟静姝抱在怀里,二十多年里的隐忍与痛苦,终于在这一刻,决堤崩塌。
    他痛哭了出来。
    迟静姝仰着头,也由着那泪水,滚落进鬓发里。
    门外。
    龙一等人和翠莲青杏,静默无声。
    ……    景朝四年,腊月初九,景帝,诞下皇长子。
    这一天,大雪飞扬,预兆——瑞雪丰年。
    萧厉珏抱着孩子,跪在灵堂里的父母灵位前,认认真真地说:“孩儿过得很好,二老……请安心地去吧!”
    景朝九年,阳春三月桃花正开时节,景帝,诞龙凤双胎。
    帝君大喜,大赦天下,免赋税一年!    景朝二十一年,景帝退位,帝君交权于皇长子,新朝开启。
    景帝与帝君双双隐退,云游四海而去。
    这千古传奇的一双人,终成了世人口中的神仙眷侣。
    后来有一年的中秋。
    南海某一处小村落里一位打渔的渔民夜晚归船太迟,无意登上一座恍若仙境的蓬莱小岛。
    在岛上,瞧见一对仙人般的夫妻。
    那仿若谪仙一般的男子,摸着身畔眸若星辰的女子的头顶笑,“静女其姝,俟我于心扉。”
    那女子,将两人的发盘在指间,含笑回望。
    ——“仙人抚顶,结发长生。”
    两人的身后,十几个男女,击酒大笑。
    “结发受长生咯——”    “别腻歪啦!快来喝酒!”
    “谁来唱个曲子?”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哈哈哈……”    (全文完)    新文预告:    阿难对佛祖说:我喜欢上了一女子。
    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过。
    (没错,这大约……是要讲一个和尚的故事?
咳咳,预告看看就好哈~    新文应该会在年后发表,暂定的应该是情人节,不过不能保证某渣作者会不会提前发文。
    就酱,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能顺顺利利哒!    再次对一直陪伴到这里的小可爱们表示一下感谢,感谢你们陪伴某仙渡过了十分艰难的一年。
    爱你们。
    咱们新文见。
)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