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百一十五章 南撤(四)

第四百一十五章 南撤(四)

    “你们自凭乃是李家儿郎,视天下雄杰皆是草莽,然而当世为将、统兵治军,不知民事,便谈不上刚柔并济……”
    青袍老者坐在顶部立有一柄遮挡烈阳伞盖的敞篷马车之内,强忍住剧烈的咳嗽,跟旁边御马而行的李秀、李碛说着话,云朴子看向南塘寨矗立峰岭之间,在朝阳照耀下,仿佛镀上一层金色的毫芒。
    虽然还有四五千老弱妇孺稀稀落落被拉在北面十数里范围内,但两万多溧水县民还是在韩谦约定的三天时间内,行进到南塘寨以南地区了。
    楚州军、南衙禁军从左右两翼缀行的斥候探马,也清楚南塘寨驻有赤山军精锐,停在二十里外便不再往前进逼。
    之后只要宣州刺史顾芝龙不从郎溪、宣城妄动出兵,溧水县民撤到郎溪以东地区,将没有任何问题。
    在冯翊、张平等人的督促下,李普最终下决心将以世家宗兵为主的秋湖军第二都兵马部署到外围,另从第一都嫡系兵马里组织一批小而精干的执法人手,强制以诸家子弟家小为主的溧水县民抛弃掉臃肿的累赘之物,将诸家一些过于华丽却笨拙、宽大的马车推入道侧的沟渠里,或用来填平沿途的沟壑。
    作为人质也好,视为前进队伍里的累赘也好,将诸家嫡支一脉、常常一堆人簇拥着贴身伺候的女眷、年幼子弟,强行从行动迟缓的大部队里单独抽出来,先行走驿道、小道送走,混乱的队伍立时顺畅许多。
    更关键还是韩谦派人利用原先废弃的宿营地,沿途设立四座固定的临时休憩及补养地,严禁途中有任何的耽搁与迟疑,有违背者便果断驱赶出主干道,偶有蛮横者胆敢当道喧哗、闹事者,也是毫不犹豫的棍棒轰打……
    乱糟糟的两万多溧水县民队伍很快就顺畅起来,速度加快许多。
    当然,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两万多溧水县民主要以诸家子弟及贴身奴婢为主,年老以及年幼的子弟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妇孺、贴身奴婢都粗习笔墨,耳濡目染也知道要怎么执守规矩,易组织程度要比底层民众好上许多。
    韩谦带着林海峥、赵无忌、孔熙荣、魏常等赤山军第一都、侍卫营以及撤回到南塘寨骑营主要将领,都站在南塘寨前,等候李遇所乘的车马过来。
    韩谦身穿一领革甲,腰间系着一柄刀鞘古朴的佩刀,长发简单的束在身后,再无其他的装饰,有如璞玉一般的质朴,站在道旁,看到李遇在李碛、姚惜水的用力搀扶下才勉强走过来,朝李遇及他身侧道士打扮、仙风道骨的云朴子揖礼道:“韩谦恭迎郡王爷、顾宫使!”
    这段岁月差不多将李遇最后的一点精力都榨干了,睁开浑浊的双眼,半晌才谓然叹道:“‘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李遇这话乃是前朝诗僧颂楚臣屈原的一句名章。
    韩谦哂然一笑,说道:“吾父慷慨赴死,未念生前身后之名,韩谦也不会拘囿于此。”
    姚惜水见韩谦刚见面便直接道破云朴子的身份,心想他暗中对神陵司在江淮潜伏势力的关注,果然是超过他们的想象,又暗暗琢磨韩谦与李遇这两句哑谜的话锋所在。
    李秀等李氏青年将领,他们这些天偏于一翼,打了好几场接触场都未尝一败,但此时不得不率溧水县民托庇于赤山军,心里多少有着不甘,也是暗暗打量韩谦身后的赤山军诸将,看到三天前斩断柳子书手臂,被赵无忌押送到南塘寨接受问责的韩东虎,此时衣甲整饬的站在韩谦身后,心想韩谦果然是个护短的主。
    当然,所伤柳子书乃是溧水诸家的子弟,要忍下这口气也是暂时没有挣扎余地的溧水诸家,轮不到他们代之出头。
    李遇身体状况很差,不宜在渐渐炎热起来的烈日之下久站,他与云朴子等闲散人员,先去秋湖军在南塘寨西侧草草修建的临时营寨安歇。
    待李遇走后,韩谦这才与脸色阴沉的李普、卫甄、姚惜水以及秋湖军将领李秀、李碛、卫煌等人正式招呼。
    “韩东虎,扒下你的衣甲。”韩谦朝身后的韩东虎说道。
    韩东虎解开衣甲,转过身来,赤着肌肉贲实的背脊,露出数道纵横交错、敷不药更加狰狞可憎的血色鞭痕。
    “韩东虎未报备带人擅闯友军营地,致有惊扰,论律当责打十鞭,贬去武勋官录为骑营兵卒备用,请李侯爷与卫大人验看。”韩谦平静的朝李普、卫甄说道。
    李普、卫甄当然看得见韩东虎后背的憎目鞭痕,但这事就这么完了?
    李普看向卫甄,他此时见到韩谦,最紧急的还是要谈两万多以诸家族人为主的溧水县民安置问题,也没有办法在细枝末节上纠缠,却不知道卫甄甘不甘愿接受这样的结果。
    卫甄脑门上的青筋抽搐了好几下,才将心口的一团恶气死死摁下去,抬起面容苍老的脸,朝韩谦拱拱手问道:“韩大人律下甚严,军威整整,卫某佩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比起那些怒目而视的诸家子,卫甄在人世间摸爬滚打了半辈子,见识过江准战乱纷呈,见识过最近十多年金陵难得的风花雪月,也见识过世家清流在血腥武夫面前是那样的孱弱跟不堪一击。
    溧水世家即便拧成一股绳,也难挡赤山军的兵锋,更何况他们此时无祖业可恃、无坚城能守,与一地狼籍的流民军没有多少区别,还想着仰仗赤山军在浮玉山北麓立足,有什么恶气是能咽不下去的?
    卫甄能忍下这口恶气,李普更是不置可否,随韩谦进入南塘寨简陋的议事大厅,便直接将溧水县民安置之事抛出来。
    赤山军编有近三万兵马,秋湖军有三千精锐,虽然短时间内承受不起太大的伤亡,也没有多余的物资去强攻郎溪、宣城、长兴、安吉等宣湖地方州兵所守的坚城,但控制郎溪与安吉之间的广德旧县全境,没有什么问题。
    广德旧境,包括浮玉山北麓山岭、界岭山南麓丘山,差不多有六七十里纵深。
    李普不想彻底依附于赤山军,秋湖军及溧水县民便要在这个区域内获得一处立足之地。
    赤山军要护持近三十万老弱妇孺,压力极大,韩谦也无意刁难李普,进入南塘寨,便将近日才制成的广德旧县境详图摊到长案上,指向界岭山南麓位于金钟岭与悬脚岭之间一块七八里方圆的山谷盆地,说道:
    “此地名四田墩,位于界岭山东南麓,隶属于湖州长兴县,许氏乃其首望,筑堡,此时有寨兵四百余众。其地虽阔且低平,但沟壑纵横,耕地约有万余亩,四周又有险峻山岭有险易守难攻——北越琢木岭可入润州阳漾县,东出悬脚岭可入湖州长兴县、太湖,秋湖军据之,可猎山货溪鱼充饥,可从阳漾、长兴县筹粮,或能熬过饥时……”
    赤山军背负近三十万老弱妇孺的就粮重担,韩谦不会将秋湖军及两万多溧水县民的就粮重任接过来,将界岭山南麓之内的四田墩划给秋湖山,也是希望彼此少些干扰,同时四田墩也需要秋湖军自己派精锐去强攻下来,他这边顶多提供一些情报上的支持。
    李普低头研究地形图,虽然从南塘寨绕到金钟岭,还要走上百余里路程,但目前两万多溧水县民都进入赤山军控制的区域之内,短时间不担心有失,秋湖军三千精锐可以放手去强攻四田墩。
    不过,这也意味着秋湖军先于赤山军,与湖州的地方势力撕破脸。
    当然,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具体的进军作战方案以及是不是就一定要打下四田墩立足,还要退下去召集秋湖军的将吏详细商议,李普还有其他问题要问韩谦,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你乃招讨使,不打一声招呼,便率赤山军从金陵外围撤出来,打算怎么对岳阳、对殿下交待?”
    “赤山军三万将卒,与秋湖山三千精锐,都效忠于殿下,效忠于岳阳,难道不是交待?”韩谦看向李普,淡然问道,“倘若都不能保存自身,又谈什么讨逆伐叛?侯爷率秋湖军撤出来,想必也是明白这些道理了,为何多此一问?”
    李普脑门青筋一跳一跳的抽搐着,心里狂骂,你个卖卖匹,你个卖卖匹,老子不想被你坑死,却成了你英明神武、算无遗策的佐证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