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百一十一章 疏散

第四百一十一章 疏散

    云朴子与青袍老者在雷平峰,好奇韩谦要怎么收拾残局,随后数日从叙州出发东进的第三批人手逾五百人,在冯缭、季希尧等人率领,也陆陆续续分批抵达茅山、东庐山,与赤山军会合。
    这一批五百人里,从州营抽调的基层武官仅百人。
    叙州实行是的募兵制,以家兵子弟及左司精锐斥候、子弟为基础形成的武官团队,是叙州兵备的根基。
    前后已从叙州抽调了逾四百名武官,不可能再对叙州的军事潜力无限制的进一步压榨下去,要不然叙州周边虎视眈眈的大姓势力,可未必还会继续保持当前温顺乖巧的模样了。
    第三批调来的五百人里,还有近百人乃是百工各有专擅的匠师、匠工,此外还有近三百人来源就较为复杂了。
    这些人有当年被淘金热诱骗到叙州的流民,有相当一批是当年随冯家人西迁的奴婢,也有少量的冯氏族人,也有一部分是四姓被强制迁下山,迁到临江、中方等县定居的番户寨奴,也有叙州客籍平民。
    这些人又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他们除了粗习笔墨,能简单的书写阅读外,叙州这些年大规模修江堤、兴水利、通道路、垦新田、筑屯寨,特别是在推行田税改制及土客合籍过程中,他们参与进去,并接受一定的培训,并在这个过程里,掌握一定的基层组织领导的能力与经验。
    天佑帝定鼎江淮,为何要与世家门阀妥协?
    除了江淮军有相当一部分主力兵马,乃是直接来自以徐氏为代表的世家门阀外,还是一个主要原因是自身没有形成文官培养、选拔体系,不与世家门阀妥协,大楚所建立的政权触手就无法顺利的延伸到州县,更不要说沉入到里乡一级的基层了。
    而韩谦与父亲当初能叙州推行田亩改制及土客合籍等新政,除了已经在武力上彻底瓦解土籍大姓势力的抵抗这一个大前提外,也与他们手里能任命一批能深入基层推动改制工作的胥吏有直接关系——这里面,冯氏奴婢里也贡献出一大批人手。
    韩谦征召奴婢入伍,敢与世家门阀结怨结仇,他的主要依仗,除了青壮奴婢能用老卒、武官组织起来,编为赤山军,也在于此。
    唯有足够多的基层胥吏,能带领老弱妇孺分散出去就粮,才不至于成为赤山军越来越不堪重负的负担,才不至于成为赤山军变成被群雄环伺的肉包。
    赤山军除了收编青壮为常备兵马外,还将这几年早就已经习惯于半军事化管的桃坞集妇女、少年子弟动员起来,组建女营、少年营,强化内部秩序的建立跟维持。
    这些都是为分散就粮创造必备的条件。
    也是青袍老者对云朴子所说的破局之法就摆在他眼前,他自己却无法看破而已。
    而分散就粮之地,不是太湖南滨的湖杭平原,也不是当涂、采石等金陵西侧的宁西平原,而是宣州东部的浮玉山(天目山)。
    当涂、采石位于南衙禁军及寿州军的腹心之地,太湖南滨的湖杭平原,以湖州刺史黄化为首的世家门阀势力极大,分散就粮,每一队分散出去的老弱妇孺要派多少兵马保护,才能从地方上成功的获得稳定而充足的粮食?
    浮玉山横跨宣歙杭湖衢五州,南北绵延一百五十里,东西绵延三百里,再往西则是同等规模的黟山(黄山)山脉,北部又是以丘岭地形为主的界岭山(宜溧山地),山势险峻,其范围也要比小小的茅山大上百倍不止。
    楚州军短时间也急欲扩编兵马、控制东部的常州、苏州,不想过度急切的分兵南下,与赤山军对峙,而宣州兵则想着以邻为壑,更希望将赤山军引入东面的湖州去。
    韩谦借着当前的势态,先在界岭山的西麓、西南麓建立两座城寨,然后便组织老弱妇孺从界岭山的西南麓绕过,但在进入湖州境内之前,便南下以二三百或三五百妇孺为一队,走山间小径险道,跋山涉水分散深入浮玉山中。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以山为城。
    能这么做的前提,就是将青壮奴婢抽出来后,每一队一二百甚至三五百为主的老弱妇孺,在脱离主力兵马之后,必须要能保持一定的自保能力,要保持一定自力更生、利用一切有利条件组织生产及自救的能力,也要有相当强的约束力,避免与当地村寨的民众产生过度激烈的对立与矛盾。
    这是普通流民军绝对做不到的。
    流民军极其庞大的妇孺队伍,基层组织是涣散的,是纯粹的流民,只能跟着主力兵马四处流窜,根本不敢分散出去。
    而每到一个地方,除了会像蝗群一般对地方生产造成严重的破坏外,自身也因为过度臃肿庞大,而易为小股精锐兵马所趁。
    但赤山军不一样。
    除了从叙州调一批民吏来,每一队分出去的妇孺有牵头人外,还有桃坞集的女营及少年营成员十数到三四十人不等,保证每一队分散入山的妇孺都能维持一定的自保能力及组织能力,也能维持与主力兵马的紧密联络,而不是一团团随时会失控或扔出去就不管不顾的散沙。
    目前妇孺主要分散进入的浮玉山北麓山地,分别属于湖州、宣州境内,韩谦率赤山军主力兵力留在山外,主要盯住湖州兵、宣州兵的主力,将这地州兵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令其不敢分兵入山进剿,便能化解掉老弱妇孺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同时,又事先分出千余精锐,形成数以十计的精锐小队深入浮玉山的深处,对山中一些顽固势力进行警告、弹压,协助分散进山的妇孺在山里立足。
    浮玉山深处,虽说耕地也是极少,能征购的粮谷也是极为有限,但夏秋之季、位于雨水充沛、气候温润之地的广袤山林,能找来充饥的食物来源,却怎么都要千余年来被充分开发过来的平原地区,来得充足。
    就像荆襄附近的山地里,数以万计的山寨民众藏在深山老林躲避战乱,虽然日子过得极其清苦,但好歹也是熬了过来。
    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老弱妇孺分散到浮玉山之中,赤山军的主力兵马护卫压力大降后,活动范围便能变得更广,更灵活自如,便能腾出手来,到更远的地方、区域筹集粮谷,运入山里,补充妇孺就粮的不足。
    由于征粮的区域变得极广,不再局限于一县,甚至不再局限于一州,而是从浮玉山周边的湖杭宣歙衢五州筹集粮草。
    这么一来,每个地方所承受的粮食压力大减,反抗就会大幅削弱,甚至未必就没有和平交易的可能!
    韩谦派出精锐兵马,以合理的粮价从一县购三五千石粮谷,甚至暂时拿不出财货来,以岳阳或直接以赤山军的名义赊购三五千石粮谷,被拒绝的可能性,怎么都要远远低于从一县征购二三十万石粮食、直接将一县存粮彻底榨干。
    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脱离世家门阀,对近三十万老弱妇孺的基层组织能力,要能深入到一两百人编一队的程度。
    单纯从与岳阳、叙州联络的方便性上,韩谦使赤山军及妇孺进入池州与歙州之间的九华山脉、黟山山脉或许更好一些。
    九华山脉的山岭绵延直逼长江南岸,西南又延伸进洞庭湖平原。
    不过,韩谦避开这个区域,除了不想替楚州军去牵制安宁宫的兵马外,还有就是经赤山军的抽吸后,金陵城及周边的人口依旧高达七十万,此外还有南衙禁军及南渡寿州军愈十万的兵马。
    他要是使老弱妇孺分散退入九华山、黟山,而率赤山军主力停留在金陵的西南,只会将剩下的大量人口往金陵城内压缩,更不要说给金陵城继续往外围疏散饥饿人口留出更大的空间来。
    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这一次的核心目标就是为疏散金陵此时已经步入饥荒的拥挤人丁,破掉楚州军的围城之策。
    前期的准备相对迟缓,但为防止楚州军及宣湖州兵反应过来,真正组织妇孺跳跃式分散转移时,速度极快,差不多有五天时间内,便有逾二十万妇孺从茅山南麓的延伸丘岭区,直接疏散到浮玉山北麓山地之中。
    之后,赤山军驻守茅山北麓、中麓,扩充到九千人规模的第一都,也是赤山军最为精锐的战力,又在一天时间内,放弃所有这两个月来辛苦建造的防寨,迅速收缩到界岭山西南麓,叫楚州军抓不到纠缠的机会。
    信昌侯李普得信,都难以相信这样的事实,匆忙率领百余骑兵赶到原赤山军第一都在茅山北麓主驻营苍龙背。
    看着岭嵴之下狼籍不堪、空无一兵一卒的防寨,信昌侯李普欲哭无泪,背脊发凉:韩谦这孙子将人马都撤走了,没有留下一兵一卒!
    赤山军一兵一卒未留,全部收缩到一百里开外的界岭山西南麓,甚至还有可能从界岭山西南麓往郎溪县的东面收缩,他率部所守的溧水城,就像是一个柔弱而美丽的少女,突然被扒|光所有的裙衣,被扔在一群煎熬多年、充满饥渴欲|望的大汉堆里……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