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百零六章 勇将

第四百零六章 勇将

    溧水城虽然不大,也是左右少有的坚城,北城门左右两侧的藏兵洞,最多可以入驻两千将卒。
    当然,此时赤山军在北城外仅有少量的骑兵斥候监视,守将徐斌也不可能将紧缺的防兵,太过浪费的部署在北城。
    目前北城仅有两百守军,在县尉卫严章的统领下,盯着城外的动静。
    卫氏在溧水不能跟尚柳两家比,族人繁衍千余,占据族人大多数比例的旁系子弟生活都较为窘迫、破落,但嫡系一脉在县里拥有田地数百顷,奴仆千余人,却也是县里数得上号的乡豪世家。
    卫严章不是卫氏家主,但青年时就随吏部郎中尚文盛学律法,后入县衙为吏,待其女小兰嫁入尚家,嫁给吏部郎中尚文盛的次子尚仲杰为妻后,依赖尚家的支持,在溧水县出任县尉,至此他在卫家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赤山军席卷茅山西翼的土地以来,卫家有很多子弟逃入尚家堡避祸,卫严章职责所在,只能留在溧水城,却没有想逃过一劫。
    只是尚家堡被贼军攻陷后,卫严章听说尚仲杰带着一部分人往南面的宣州逃去了,而女儿小兰是否安然脱身,或是落入贼军之手被糟踏了,却全无消息。
    贼军暂时还没有攻城的迹象,此刻夜色已深,北城外也仅有少量的贼军斥候游荡,北城大多数的守兵都在城下藏兵洞里酣然入睡,但卫严章没有办法睡下。
    他登上城门,看到城墙上一个哨队的守兵,也有好些人抱着枪矛刀弓,背依垛墙坐地而睡,他也没有去唤醒,这时候只要还有人盯着城外的动静便成。
    城外有林鸟惊飞,传来振翅扑展的细碎响声,偶尔还传来数声沉闷的战马嘶鸣。
    贼军似有一部分人马趁夜摸黑转移到北城外,但城内兵马调动,总是要比城外快捷数倍,只要不是火烧眉头立时附城攻上来,卫严章也没有什么好担忧,无需惊动什么。
    只是叮属城头的几名什长务必睁大眼睛,他又走到城下,看城门闩得严不严密,看到南面街道有一队人马举火走来。
    卫严章虽是县尉,但楚州军渡江以来,诸军行营派都将徐斌率一营南衙禁军驻守溧水,不仅卫严章,县令、县丞诸官吏皆听其号令。
    看这队人马不到五十人,公然举火往北城门走来,卫严章还以为是守将徐斌带着扈卫过来检查宿夜情形,他带着人往拒马前走去。
    为防止贼军有少量暗探渗透进城搞破防,城门内侧与主街之间也放置拒马、设立哨岗。
    数支火把在队伍后,城头火把被夜风吹得晃动不体,居首数人的脸隐藏在暗影里,看不真切,但看身形像是都将徐斌,卫严章一边着人前去搬开拒马,一边扬声问道:“徐都将这么晚还没有歇下?”
    卫严章话音未落,看到对面一个身形矮小一些的黑衣人猝然抬手,便是一道剑光刺面而来。
    双方相距不过三四丈,隔着三排拒马,电光石火间,卫严章脸都没有来及得闪开,一柄短剑便从他的左颊射入,贯脑而出,没能再吭一声,便一命呜呼。
    “姚师姐,好一手射剑夺命!”
    李碛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赞道,心想这么近的距离,除了满心戒备,要不然的话,怕是罕有人能逃过姚惜水的射剑刺杀。
    金陵百姓都知姚惜水剑舞无双,谁又知道她的剑舞夺起命来,也甚是犀利。
    不过李碛手下也不慢。
    从他们所站的位置,到城门洞以及最近能登上城墙的登城道口,还隔着两列三排共六座拒马。
    惊哗声起,不仅城墙之上守夜的一哨守兵会极快反应过来,左右两侧藏兵洞里,还有三哨一百五十余名守兵,听到呼叫声都会在极快的时间内拿着刀兵蜂拥而出。
    他们要不能第一时间控制城门洞,将城门打开,迎城外的伏兵进来,城内其他任何一处的守兵,都能在一炷香的工夫内快速增援到这里。
    硬木扎制、外侧一面留有尖刺以防冲击的拒马,每一座长一丈有余,差不多有两百多斤重,见李碛举起大戟搭上去,吐气开声,一座拒马便“腾”的飞起,往三四丈外、城门洞前那十数个刚回神的守兵当头砸过去。
    看到这一幕,不要说城门洞前的那十数守兵吓得惊惶闪躲,姚惜水都大吃一惊。
    李秀每回说李碛武勇乃李家儿郎之冠,洪州无人匹敌,姚惜水还以为李秀只是说说而已,而李碛每回在这样的场合也都腼腆得很,但哪里想到他看似削瘦的双膀,真有千斤雄力?
    城门洞前当即便有两名守兵闪躲不及,被挑飞来的拒马砸得骨断肢残,惨叫连连,眼见就不行了。
    李碛再是神力,也不可能将六座拒马都挑飞数丈远,但半其他五座挑开,却轻而易举,随后挥舞大戟,如风车一般往城门洞前那十数吓得脸色沮增值的守兵杀将过去。
    卫严章一招面被叫姚惜刺杀,城门洞前剩下的都是普通守兵,哪里有人是李碛的敌手?就见他每一戟斩下,便带出一蓬血雨,有人仓促举盾格挡,也是被李碛连人带盾一戟劈开,如入无人之境。
    十数人抢去打开城门,姚惜水则与剩下来的三十名精锐,从两侧的登城道爬上城墙,第一时间抢占北城门楼……
    …………
    …………
    隐隐听到北城厮杀声起,再看城门洞里有火光透出来,李普便知道碛儿他们得手了。
    李普与陈铭升当即驱马跃过浅壕,亲自率领在被韩谦夺权兵仅剩下百余人、入夜前扮作斥候滞留在城北野地里的扈卫,打马往北城门飞驰而来。
    李秀率领更多的王府骑卫及新募来五百多新卒,则埋伏在东北角更远一些的树林里,这时候也是两百多骑卫先悍然发动,马蹄践踏,仿佛雷霆在大地深处滚动。
    李普驰至北城门下,但等他们搬开城门的拒马、鹿角等障碍物,守将徐斌却也率援兵第一时间从内侧街巷杀过来,正收拢北城被杀得丢盔弃甲的守兵,想重新夺回北城门。
    守军的反应速度好快!
    看到这一幕,李普暗暗心惊,担心幼子李碛仅率十数人守在城门洞内侧,稍有不慎被守兵冲散,他们今晚功亏一篑不说,伤亡也将极其惨重。
    虽说李普他们也是深夜发动袭击,但尚家堡陷落之后,守军有如惊弓之鸟,警惕性极高,与当初毫无防备的丹阳城守军完全不是一个状态,溧水城大多数守兵今日入夜后都是兵不离手,穿甲而睡。
    守将徐斌与县令、县丞更是邀诸家宗长到县衙议事,劝说诸家出兵出粮共御贼军,北城门遇袭时,大家都还没有离去。
    听到北城传出遇袭钟鸣,上百人激烈的厮杀声在静寂的夜里传荡额外清晰,徐斌第一时间便纠集身边的扈卫、县府衙役及诸家宗长随行带来的家兵部曲,凑足二百人赶往北城门前狂奔过来。
    前后也用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当真可以说是反应神速。
    只不过李碛神勇异常,所率的五十余伏兵也都个个是浙东郡王府培养多年的凶悍精锐,他们骤然发动袭击,北城的守兵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杀得抱头鼠窜。
    也亏得徐斌率人马赶来增援极快,溧水城的偷袭战才没有形成当初韩谦率部袭丹阳时那般以快打乱的局面。
    城门狭窄,而城门内侧又厮杀成一团,没有给骑兵冲阵厮杀的空间,李普、陈铭升搬开城外的拒马、鹿角等障碍物之后,便带着扈卫下马进城作战。
    虽然城门洞两侧的登城道都是他们控制之下,但各有百余守军此时正从两侧的角楼往北城门楼抄杀过来。
    看到幼子李碛神勇无比,与十数悍勇或盾或戟或刀或弓守在城门洞内侧半步不退,令从长街增援过来的守兵难进半步,李普与陈铭升便先带着人马从登城道上墙,确保北城楼这个关键点不被守兵夺回去。
    这样也方便他们从内侧的垛口射箭,压制城楼内侧守兵对城门洞的攻势。
    虽说暂时无忧,但李普站到北城门楼上,看到守兵从城里四面八方涌来,也是暗暗心惊,都有些后悔会听众李秀、姚惜水的鼓动,冒险袭城,都难以想象这一仗要是失利,他以后在岳阳还要怎样才能抬起头来。
    即便有相当部分的守兵在入夜前被吸引到东城,但溧阳城周长不过八九里,从县衙到北城门仅里许些,而从东城以及其他两城抽兵经县衙再赶到北城门不过两里。
    等李秀率六百多马步兵赶到北城下,城内侧以及从城墙两侧攻过来的守兵,则超过千人。
    即便李普、陈铭升第一时间内赶过来跟城里的伏兵会合,但面对徐斌组织第一批赶到北城门楼下的援兵,人手还是太少,也只能勉强控制住北城门楼上下狭窄的空间,以致李秀率部赶到,并没有腾开更大的空间给他们展开兵力。
    在兵力规模相差不大的情形下,李秀当然希望手里的凶悍精锐战力能完全展开。
    这样的话,他们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对方的薄弱点狠狠的切进去,在薄弱点上施以更大的压力,先将一部分守兵杀乱杀溃,然后最溃乱面往守兵精锐部分扩散,最终以最快的速度瓦解守兵的攻势,获取最终的胜利。
    这是父亲这些年一直灌输给他们的战术要点。
    虽说在狭窄的空间内短兵相接,这一仗他们自信也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但守兵也能将不多的精锐集中起来跟他们拼消耗。同时守兵还能调集更多的弓弩攒射过来,迫使他们抵挡时更加狼狈。
    郡王府精锐骑卫要是长时间都被压制在城门洞内侧这么狭小的空间里杀不出去,他们今晚的伤亡就很难控制了。
    不过,李秀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李碛顶着第一线厮杀有半炷香的工夫,却没有丝毫力竭的迹象,胸臆间热血沸腾,他之前没有往守军从城内侧发动的反击阵列深处冲杀,主要是城上城下都需要有勇将才能稳住阵脚,不宜太过急躁,他这时候看到李秀率二十多甲卒先进城来,便大叫道:“阿秀,你来督阵!”
    李碛话音未落,他便挥舞大戟,带着左右悍卒往前猛冲,而且是直指守兵主将徐斌所在的位置杀去。
    姚惜水站在北城门楼的垛口前,对城门楼内侧的战场看得最清楚。
    守兵主将徐斌与李碛相隔不足二十丈,距离北城门楼内侧的垛口,也差不多二十丈左右,在火把的映照下,姚惜水能清徐斌枯瘦的脸一言不发的盯着城门洞里侧。
    可惜徐斌左右有十数精锐扈卫像灵猫一般注视着左右的动静,没有办法用弓箭射杀之。
    这时候近三百名、兵甲精良的南衙禁军甲卒,已经从县衙附近的兵营杀过来,正往她脚下的城门洞进攻过来。
    之前李碛率领悍卒在守住城门洞前,能看到十数丈方圆的狭小空间里,兵马越发拥挤,姚惜水都怀疑有如潮涌的兵卒,能硬生生将城门洞前李碛所率三十多人组成的防线冲散开来。
    姚惜水也是心惊肉跳,心脏砰砰乱跳,要从嗓子眼飞出来,她心里很清楚,能不能扛住这一波攻势至关重要。
    局势没有叫她担心太久,下一刻便看到放开手脚的李碛,如一头猛虎下山,从城门洞内侧杀出,每一戟劈斩出去,便如一道黯淡的虹光在夜色里绽放。
    即便顶上来的守兵悍卒,大多都持精铁大盾,战戟再锋利,也难将精铁大盾一举劈开,连着三名持盾甲卒吃不住力,被劈得挫倒坐地,李碛如此的神勇,已经足以叫人瞠目结舌。
    李碛左右悍卒,配合无间,进退如猿,他们之间都不知道演练过多少回,只要有守兵的攻防被李碛劈开空当,便刀矛齐进,或扎或劈,在对方身边戳出血洞、破开血口。
    仅仅几个呼吸间,李碛挥舞大戟,与身侧悍卒配合便杀死杀残六七名守兵,杀得近前的守兵甲卒胆颤心寒,无人再敢上前招架。
    太强了!
    姚惜水都感觉自己要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就见李碛每踏前一步,身前甲卒便被迫退后一步,或往两翼躲开,但城门洞前的狭小空间,双方挤入四百多战兵,这也使得守兵越发拥挤,郡王府精锐府卫则获得更开阔的进攻面,以李碛为矛头刀尖,凶恶的扑上去厮杀。
    守将徐斌起初还敢站在近处督战,待看到李碛距离他越来越近,也控制不住寒意从尾椎骨直窜上来,他终究无胆亲自提刀上前去战李碛,便想着稍稍后撤,以便能腾出更大的空间迟缓,但他与左右扈卫一动,站在北城门楼上的郡王府悍兵一起以刀敲盾大叫起来:
    “徐斌狗贼逃了,徐斌狗贼逃了,捉住这狗贼赏百万钱!”
    城门洞前的守兵越发慌乱,有人转身逃跑,其他人也是节节败退,此时已不容徐斌再从容去稳住阵脚,看左右阵形都变得混乱不堪,他最终放弃最后的坚持,带着左右扈卫先往县衙方向逃去。
    兵败如山,守兵进如潮涌,退亦如潮涌。
    看到这一幕,李普从骨髓深处透漏出难以压制住的虚弱感,手死死按住垛墙,直觉后背心都让汗水浸透了,他知道溧水袭城一战的胜败这时便算是分出来了。
    “恭喜侯爷有此虎子!”陈铭升也是狂喜的朝李普恭贺说道。
    从静山庵一役,他们被信王杨元演用作诱饵惨遭重挫以来,他们先被楚州军赶出丹阳城,继而又被孤身潜伏金陵的韩谦夺走兵权,再眼生生的看着韩谦翻云覆雨搅动整个战局的形势打开赤山军的局面,他们实在是压抑太久了。
    但所有的压制在这一刻尽情释放、发泄出来。
    李普这时候也暗暗有些后悔,早知道碛儿是一头蛟龙,早就应该在韩谦组建赤山军之初,就让碛儿放手施为,也不会叫韩谦得势到今天的地步。
    不过,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碛儿如此神勇,立于战场如入无人之境,还怕之后没有功绩争,还怕打不开更大的局面?
    这一刻李普都恨不得将韩谦这厮揪过来,让他看看碛儿是何等的神勇,让他看看李家的儿郎是何等的凶悍。
    姚惜水激动之余,看到李普欣喜若狂的样子,秀眉微微皱起,暗感宫使的策略或许需要稍稍调整回来了。
    …………
    …………
    高绍与张平是按部就班从东城进逼,等他们带着人附城攻上没有多少抵挡力的城门楼时,李秀、李碛、陈铭升各率一部骑兵沿着街巷在城内横冲直撞、斩杀溃兵。
    这时候距离北城伏袭才过去半个多时辰。
    看城内的骑兵以及北城墙上下所站在的兵卒,郡王府精锐骑卫杀入城中,连同跟着进城混实战经验的新卒在内,伤亡可能也就百余人,由此可见郡王府骑卫的悍厉程度,真不是普通精锐能及的。
    他们是没有亲眼看到李碛神勇无敌、几乎以一人之力推动战局顺利进展的局面,但为了近距离观察郡王府骑兵的战力,昨夜也安排数人从北城随李普、李秀叔侄行动。
    这时候高绍派去的人赶来东城,详细说了北城门激战的情形。
    高绍也是暗暗心惊,平庸无能的李普,竟然有如此虎子!
    或许这才是李遇作为大楚第一名将,即便退隐多年,但麾下依旧留有真正的底蕴吧?
    至于李普嘛,高绍相信他都未必料到自己的儿子如此神通,要不然这么一柄锋利无边的战斧早就献宝的派出来冲杀八方了。
    高绍暗感事情变得有些麻烦,李普是以宣慰联络使的名义留在金陵,名义上是跟韩谦互不统属,这也意味着李秀、李碛率部在李普麾下,其实并不需受韩谦的节制。
    李家儿郎如此神勇,他们夺下溧水城,多半也会第一时间扩张兵势,以后大概更不会听韩谦的招呼吧?
    高绍仅仅粗通笔墨,当即喊来都参军赵际成,着他将溧水北城一战详细记录下来,着人骑快马前往东庐山报信,他则留下来照既定的计划,配合李普收拾后续的战局。
    即便没有李碛表现神通,照事前的约定,溧水城由李普他们负责主攻,攻下来后也由李普他们负责守御,自然也由李普他们主导搜城。
    不过,高绍率部占据东城,守兵事前囤积到东城的战备物资、俘兵及车马等,他则不会客气,下令收集起来,准备装车运往东庐山,不可能跟李普客气,拱手让出去。
    天亮后,熹微的晨曦再次将溧水城笼罩,战事差不多就彻底结束了。
    除了六七百残兵及少数反应及时的世家门阀子弟以及一小部官吏从南城门、西城门夺路而逃外,战前因为避难聚集近两万人丁的溧水城,便算是彻底落入李普的手里。
    “高都将,这一仗辛苦你们连日奔波!”
    待大局已定,在晨光之中,李普带着十数人从县衙便赶到东城门楼来见高绍、张平,他神清气爽,看到韩谦手下来的大将高绍也是极其客气,揖礼相唤。
    “好说,好说,未曾想二位李小将军如此神通,我们都没有出得上力,也只能说得上辛苦。”高绍人生历经坎坷,早就养成波澜不惊的秉性,李碛及郡王府儿郎如此神勇,对他们当前所面临的局势,总是好事,也没有必要说什么酸话、怪话。
    “我们昨夜在乱兵之中擒住县丞卫甄以及溧水县好几家家主,我信昌侯府与他们都算是有几分交情,我亦不忍伤害他们性命,遂晓之以情,谕之以理,劝他们为殿下效力。他们幡然悔悟,深感安宁宫篡杀先帝,乃大逆不道,也为他们之前助纣为虐深深后悔,愿意投效岳阳戴罪立功。我身为宣慰联络使,觉得应给他们这个机会,”李普琢磨着言辞跟高绍、张平说道,“高都将回去后,与韩大人说一声,问韩大人意下如何?”
    见李普这么快就要过河拆桥,要将他们赶出溧水城,高绍打个哈哈,说道:“好说好说,我回来自会禀于大人。”
    张平却是暗感头痛,李普能如此快说服卫甄等世家门阀之人投附,大概是将老王爷的名号抬出来了,而他如此做也明摆着是要与韩谦此时所行的征召奴婢入伍的策略唱对台戏,后续他们二人代表岳阳留在金陵,一个身为招讨使,一个身为宣慰联络使,要如此相处?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