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百八十八章 以山为城

第三百八十八章 以山为城

    楚州军主将秦冉逃得太快,韩谦率侍卫营进城并没有捞到硬仗打,仅仅在夺西城外,与两股百余人规模的守军先后撞上,也没有花多大力气就将其杀溃掉。
    韩谦亲手斩杀两敌,溅了一身血,便被袁国维率着人死死护卫在阵中,斩马大刀的刃口都没有破缺,便成了摆饰。
    韩谦没有去县衙,而是直接在西城门收整兵马。
    丹阳城内建筑以砖木为主,一旦引发大火便很难熄灭,现在兵荒马乱的,也没有多少人能腾出手来去灭火,只能等可烧的都烧光,大火自然也就慢慢熄灭掉。
    袁国维站在韩谦身侧,看着城内火光隐隐,心里的波澜却迟迟不能平息,他没想到这一仗以快打乱,会如此顺利的收场。
    不过,他振奋甚至可以说亢奋的内心,也有着压制不住的担忧,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办?
    他们夺下丹阳城,只能说是在楚州军身上狠狠的捋了一把毛,并没能重创楚州军的实力,却是叫楚州军足够痛,也不难想象楚州军反应过来之后,会如何的暴跳如雷。
    潭州与楚州的盟约到这一刻,算是彻底撕成粉碎,但韩谦与安宁宫有深仇大恨,岳阳也传檄天下怒斥安宁宫与太子谋害先帝逆篡帝位,双方水火不相容,他们在陵就这点人马,孤立无援,还有四万多妇孺纯粹是累赘,却要面对两个兵力比他们强大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强敌,要怎么才能生存到最后?
    袁国维心里的担忧跟困惑太多了,不过城下的将卒这一刻却在享受着复仇跟斩杀强敌的痛快,看到韩谦与袁国维站在城头,聚拢过来大呼连连。
    “施绩、肖大虎!”韩谦将作战勇猛,但没有怎么受伤的施绩、肖大虎两人点名叫到城下来,俯身吩咐道,“你们立即一队人马赶去延陵,组织所有的妇孺,撤往茅山!辎重都先抛弃,暂时不取,等我们这边整编好之后,便直接赶去茅山,与你们会合!”
    “大人,我们费老鼻子劲,打下丹阳,不守丹阳?”施绩站在城下,困惑不解的大声问道。
    “不守!”
    韩谦并不避讳公开讨论他初定的战略,眼下三千将卒是疲兵残兵,一定要将所有人的勇猛无畏都激发出来,他们才有可能坚持到最后,那在思想上就要进行充分的动员,大声说道,
    “我们这一仗,除了报之前的一箭之仇外,更主要是将我们的獠牙利爪露出来。不管是信王还是安宁宫贼后,我们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谁敢伤害我父母妻小,除非我们都死尽,不然便要叫他们付出痛不欲生的血的代价。所以有些仗一定要打,一定要不畏牺牲的去打,不过,丹阳城太小,不会有太多的存粮,距离丹徒、宝华山又太近,我们这么多老弱妇孺一旦被楚州兵马围于城中,就很难有进退的空间,而城里的存粮也难以维持太久。我们撤往茅山,则能以山为城,任何敢与我们为敌、奢想要消灭我们的势力,我们要让茅山的每一块石头、每一片黑土都涂上他们的血!即便上苍注定韩谦必死,韩谦也要与诸将卒死个痛快!”
    “好,好,即便是死,也死个痛快!”
    城墙内侧的将卒狂呼响应道。
    “好,好,未将这便领命去延陵,组织妇孺撤去茅山!”施绩、肖大虎也大声应道,点齐他们手下两百多将卒,牵来刚缴获得手的战马,第一时间出城赶去延陵埠,组织留在那里的四万多老弱妇孺撤往茅山。
    桃坞集兵户,大多数人都接受过初步的骑兵训练,只是谈不上擅长。
    新缴获的战马都还带有倔脾气,施绩、肖大虎他们率队,出城后一路走得歪歪斜斜,韩谦站在城头甚至还不时看到有人摔下战马,但大家摔得再鼻青眼肿,也没有人说要停歇下来。
    留给他们的时间非常有限,楚州军主力所在的丹徒城,就在丹阳城北面六十余里临江而立。
    虽然延陵距离茅山东麓才二十余里,但四万多老弱妇孺的行动,与训练有素的军队比起来,绝对要迟缓太多。
    韩谦在丹阳,暂时还能吸引住楚州军的注意力,叫他们暂时不敢轻举妄动,但再拖延也拖延不了多久时间,即便散兵剩勇发现不了延陵埠的异常,但发生这么大的变故,楚州军必然要加强对延陵一线的侦察,摸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城里的形势进一步稳定下来,孔熙荣裹过伤后,还坚持与赵无忌一起带队在城内搜剿所剩不多的残敌;窦荣、魏常等人则率队敲开一户户深宅大院,搜缴粮秣物资,并将缴得的战马往西城门这边集中。
    楚州军渡江之后,派出兵马到附近的州县征粮,基本上都是好言好语的分派任务,他们在政治上还是要争取附近官绅世族的支持,目的还是要登上帝位,但韩谦他们却没有这个时间,只能挑选大户进行掠城,那一座座深宅大院敲不开便砸,便翻墙而入。
    四五万人一天就要消耗三四百石粮谷,而且茅山之中没有多少村寨,存粮极为有限,而信昌侯李普之前率领众人在延陵埠停了近两个月,差不多将延陵埠的存粮耗尽,他们能赶在楚州军反应过来之前,多运一些粮谷进山,都是要争争分夺秒去做的。
    “韩大人说要以山为城,到底是有什么具体的计划?”袁国维这时候见城里的形势差不多安定下来,便往深里探究韩谦下一步的计划,他们已经跨出第一步的,接下来还是要派人跟岳阳联络上,袁国维作为效忠于潭王的老臣,也在韩谦之外,向岳阳单独汇报的,此时也希望能知道更多的东西。
    “……说到以山为城,秋湖山便是以山为城,但奈何就这样被李普白白丢弃掉了,”韩谦往西北方向望去,秋湖山就在那个方向上,颇为遗憾的说道,“李普要是有胆子留守秋湖山,至少在一年之内不怕安宁宫能攻下来,又哪里会有此时的狼狈?”
    袁国维细想秋糊山的防御体系,心想也是。
    秋湖山的正面是坚固的军府城垒封住进山的谷口,四周的山嵴豁口,也都建有坚固的哨堡,更为主要的秋湖山背依绵延近百里的宝华山,而这几年开采煤石、铁矿,对后山的开采较为充分,还有栈道能直接通往宝华山北麓的长江。
    这种情况下,大股兵马从正面打不进秋湖山,而小股兵马即便能从山间小道渗透进去,却又拿六七千精锐战兵没辙,他们甚至还能通过山间小道从外面补充粮草、精锐兵马。
    秋湖山是以整座宝华山为城,除非安宁宫或者楚州能彻底控制住金陵、润州,要不然根本就不用担心谁会啃他们这根硬骨头。
    只可惜韩谦与沈漾从筹建龙雀军之初,就往秋湖山投入那么多的资源跟精力,建造出来的防御体系,信昌侯李普及郑畅、韩道铭他们竟然没有人敢守,看到安宁宫控制住金陵之后,便第一时间仓皇东逃,甚至还令上万妇孺老弱被安宁宫俘去斩首。
    想到这里,袁国维也是痛心疾首,但可惜有太妃、郑畅等人在,他们却绝不会承认当初放弃秋湖山是错误之极的选择。
    茅山要比宝华山小许多,南北绵延差不多仅有二十里、东西纵横也仅有七八里,山川形势要比宝华山差许多,而他们手里仅有三千残兵,却要护庇四五万妇孺。
    不过以茅山为城,退守茅山,总比困守丹阳城要强出一大截。
    …………
    …………
    “……”
    晴空万里无云,站在河畔往东北方向眺望过去,能看到丹阳城上空黑烟滚滚,信昌侯李普站在那里半天都不知道该言语什么,心内波澜汹涌却难有一息的平静:
    韩谦这孙子竟然真带着三千残兵去打有两千楚州军精锐驻守的丹阳城去了?而在延陵埠这边,除了将千余健妇临时组织起来的女营外,这孙子竟然没有留一兵一卒防守!
    这孙子就不怕撕破脸后,信王派三五百精锐骑马,将这里四五万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屠个干净?
    信昌侯李普心内在翻腾着巨浪。
    今日是韩谦约定放他们自行返回岳阳的三天约期之后,信昌侯李普凌晨便感觉到不对劲,熬到天边现出鱼肚白便派人出软禁他们的院子进镇子察看,才发现延陵埠的残兵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普还以为韩谦这孙子心狠手辣,抛弃妇孺,带着不多的残兵连夜骗走了,他内心也是巴不得如此,但很快看到丹阳城那边火光隐隐约约。
    他这才知道韩谦昨日入夜后,趁着楚州军的不防备,就带兵马摸黑潜伏到丹阳城附近,然后趁着天将亮未亮之时的昏暗,杀入丹阳城中,毫无顾忌的将楚州与潭州之间的盟约撕成粉碎。
    韩谦的大胆妄为与剑走偏锋,再一次将李普深深的震惊住。
    他都不知道韩谦凭什么觉得凭借三千残兵能夺下丹阳城,而就算趁敌不备,打下丹阳城,他手底下还能剩多少人,又凭什么去面对怒火中烧、已经渡过江来的五万楚州军精锐?
    这孙子难道不知道,信王杨元演伸出一根小手指头,就能将延陵埠这边的四五万老弱妇孺捏成粉碎吗?
    这孙子难道不知道楚州与潭州之间的盟约,哪怕就剩最后一张假皮,也不能轻易撕碎吗?
    岳阳早已传檄天下,奴斥安宁宫与太子谋害先帝而篡夺帝位,双方绝不可能媾和、妥协,此时又撕碎与楚州的盟约,难不成岳阳要与安宁宫、楚州同时为敌?!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