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心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心

    “什么,韩谦怎么可能一声招呼都没有打,就去金陵了?”
    韩道昌接到通知,匆忙赶到承运殿,没有进大殿,听守在大殿廊前的韩钧说及这事,愣震了半天才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接到通知时,还以为是到承运殿来参与接待李知诰的宴请,怎么想到会是这事?
    “殿下的意思,好像想要让韩谦顶替李侯爷,统领桃坞集兵户残部,还要将李侯爷召回来,追究他损兵折将的责任……”韩钧压低声音又说道。
    “怎么可能?临阵换将乃是大忌,不要说太妃绝不会轻易同意了,就算太妃、殿下都同意了,还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一说呢。桃坞集兵户残部,上上下下都是李侯爷带出来的嫡系,他会轻易将兵权拱手让给韩谦?韩谦这时候跑去金陵,是觉得金陵不够乱的?”韩道昌急着直跺脚,焦急问道,“太妃什么态度,她老人家有没有到承运殿来?”
    韩钧心想太妃可一点都不老,正是风情万种的年华,说道:“太妃身体不适,说是心口绞痛,她人没有到承运殿来,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事气到了。李冲、周元得到消息,跑到大殿上,怒斥韩谦此举纯粹是为收买人心,居心不良,要殿下传书痛斥韩谦不守孝制、胡作非为,下令夺去其叙州刺史、咨咎参军事等职,但被沈漾训斥,才收住口。”
    韩道昌暗道收买人心这话只能心里想想,却不能说出口,毕竟岳阳也绝不能公开说要放弃那么多的老弱妇孺,难怪会挨沈漾的训斥!但他转念又想,也许周元、李冲故意说出这话,去刺激杨元溥的?
    韩道昌又问道。“之后呢?”
    “之后郑畅大人便建议将在岳阳的行部郎中、都虞侯以上的将臣都召集到承运殿议决此事……”韩钧说道。
    韩道昌这才知道他为什么被召到承运殿来。
    他脸色阴沉的走进大殿,看到大殿之间挤挤挨挨已经有四五十人在。
    在岳阳城内的主要将臣都已经被召集过来。
    李知诰与郑晖、郑榆、郑畅、沈漾以及大兄韩道铭等人,陪同潭王杨元溥坐在大殿内侧。
    周元、李冲坐在那里不说话,但面红耳赤,想必是争辩了许久,刚刚被沈漾喝斥收声。
    此时大殿里颇为安静,韩道昌走到老大韩道铭身边,小声问道:“韩谦这厮又想干什么?”
    “说是桃坞集兵户为岳阳立下汗马功劳,岳阳不能弃之不顾,但他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谁能知道?”韩道铭已经气急败坏过了,这时候有气无力的跟老二说道。
    韩道昌微微一怔,想到韩钧刚才说周元、李冲在大殿指责韩谦有意收买人心,又问道:“韩谦真是这么说的?”
    “冯翊过来是这么传话的。”韩道铭说道。
    韩道昌见旁边有人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心想周元、李冲之前指责韩谦收买人心,还是有人听进心里去了。
    他岔开这个话题,又小声的问道:“那大家都什么意见,不会真要将李侯爷召回来问责吧?”
    “暂时还没有人说要将李侯爷召回后追责,但韩谦既然已经到金陵了,郑晖、李知诰这些军中大将,则更关心韩谦到金陵能干什么,讨论岳阳是不是要加以援手。”韩道铭说道。
    韩道昌看向斜对面的郑晖、李知诰,没想到他们竟然多多少少还是偏向于韩谦,问道:“殿下对此又是什么态度?”
    “殿下倒没有明确支持要说另外人手,周元他们便先跳出来反对。郑榆郑大人则觉得岳阳与金陵相隔江池等州,杨致堂在洪州又态度不明,难以援应。”韩道铭说道。
    韩道昌蹙着眉头,突然间发现岳阳这么多人,对韩谦擅往金陵一事,态度都有着微妙的不同,具体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一时半会也分辨不清楚,也不清楚杨元溥的心里是不是也认为韩谦此举有意收买人心。
    再看到这时很多人朝他们兄弟二人看过来,也知道韩谦再跟他们生疏,大多数人还是将韩谦视为韩家子弟,特别是涉及到收买人心这个话题,事情变得更加微妙、敏感,大家这会儿都想着看他们有什么态度吧?
    只是,他们能说什么?
    这时候大义灭亲似乎也不合适啊!
    想到无端被卷入这漩涡之中,韩道昌心里也恨,忍不住小声的发牢骚道:
    “目前在金陵仅有三千残兵,还有近五万没有一点战斗力的老弱妇孺,暴露在楚州军及安宁宫的獠牙利爪之下,这厮迫不及待的赶往金陵,欲对李侯爷取而代之,他除了自找苦头,还能干什么?人心是这么好收买的?我看他是膨胀过头了,最终还是跟老三落得跟一个下场!”
    “……”韩道铭看了老二一眼,心知他将这番牢骚话,话气说得稍重一些,应该是有意说给旁边人听的,也唯有如此,才能将他们摘出去。
    他今天一早就先到慈寿宫参与议事,待李知诰进城后又一起到承运殿来,将各方面的态度差不多都看在眼里。
    韩谦到金陵已成为事实,周元、李冲等人心里其实巴不得将信昌侯李普换回来,但他们闹,除了颜面之外,主要是不想信昌侯府为之前的损兵折将承担任何责任。
    还有一层意思,他们才不相信韩谦心思单纯,除了往杨元溥心里扎刺外,更要将韩谦绑到庇护老弱妇孺的架子上,将这一点坐实。
    通常说老弱妇孺,多多少还是能抽调一部分青年壮丁的。
    但是,桃坞集军府及长春宫庄院所编八千余户兵户、官奴隶,在经历荆襄、削藩两战后,已经战死沙场的青壮健勇就将近三千人,又有五千余健锐编入左右龙雀军营伍之中,又有近八百斥候、匠师及左司子弟在叙州,金陵事变后,信昌侯李普又凑出七千人马来,事实上桃坞集兵户残部,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的青壮年男丁,包括匠坊的工匠在内,只剩三千青壮残卒,其他近五万人,要么是五十岁以上的老者,要么是十五岁以下的少年、儿童,要么都是妇女,可以说是标标准准、彻彻底底的老弱妇孺。
    说实话,韩道铭也想不明白,韩谦赶到金陵,将这么一支人马从信昌侯李普手里争过去,到底想干什么,又到底能干什么?
    恰如老二所说,即便是要收买人心,也要将老弱妇孺都庇护回岳阳,才成啊!
    倘若韩谦最终只能庇护少量老弱妇孺回岳阳,周元、李冲等人不咬死这点攻诘才怪呢!
    冯翊没有官身,但他代表韩谦到岳阳陈情,得以坐到沈漾身侧。
    没有人在乎他的态度跟意见,他因此也能从容不迫的将大殿之内诸多人的反应都看在眼底。
    郑晖、李知诰、高承源、陈景舟等人则多少还为韩谦的处境担忧,毕竟并肩作战过,同时也清楚韩谦此去金陵,对稳定军心的意义;而周元、李冲、文瑞临、周数等人虚张声势的闹腾,则用心歹毒。
    而郑榆、郑畅等人脸色阴晴不定,大概是为猜测不透韩谦的心思而苦恼吧?韩道铭、韩道昌似乎则想着怎么才能表现出这事跟他们毫无关系。
    杨元溥、沈漾脸色有些阴,周元、李冲的话还是在他们心里埋下阴影了吧?
    冯翊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想想自己前半生荒唐放荡、不学无术,只想能在醉生梦死中享乐一生,没想到今时竟然会有赶紧离这里,赶紧到金陵,与韩谦痛快并肩迎敌的热血冲动。
    父亲要是活着,大概做梦都不会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变化吧?
    “大家都议论差不多,是不是派人去问一下太妃的意思?”见底下将臣议论差不多,郑榆看向杨元溥,问道。
    杨元溥看向站在一侧的王府丞张平,说道:“你去慈寿宫,将诸大臣所议禀之。”
    张平左袖空荡荡的垂在那里,揖了一礼,便直接赶去慈寿宫。
    等了半炷香时间,太妃王婵儿还是没有露面,却派慈寿宫使吕轻侠及姚惜水阴张平过来,走到杨元溥说道:“太妃说桃坞集老弱妇孺皆是龙雀军功勋健锐家小,岳阳不能轻弃之,韩大人愿力挑重任,太妃她也不能阻之,此事由殿下与诸大臣商议着决定。”
    李知诰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再次看到夫人与惜水,心情不同以往,但琢磨着她们代传太妃的懿旨,知道她们认定韩谦此去金陵意在收买人心,心里则是微微一叹。
    杨元溥则往张平看去,不管怎么说,就凭着张平曾救过他一命,他还是要更信任张平一些。
    张平微微颔首,示意太妃就是这个意思。
    杨元溥稍作沉吟,与郑榆、沈漾二人说道:“那这事便这么确定下来,于行枢密院之下设招讨使委于韩谦,使其统编桃坞集兵户残部为靖难军,代表岳阳,专司对安宁宫的讨逆之事,着林海峥、冯宣携旌旗印符等物赶往金陵与韩谦会合;另将信昌侯李普召回岳阳,另行任用?”
    郑榆点点头,赞同杨元溥的决定,沈漾则蹙着眉头说道:“正式在外设编靖难军,照例还要委以监军使监管军务……”
    听沈漾如此说,大殿之下感觉到自己有可能会被点名的人,一齐低头看自己的脚,心里都想沈漾这小老头真是多事,韩谦得了失心疯,要去闯龙潭虎穴,何苦要从他们中再揪一个人扔过去?
    郑榆、郑畅、韩道铭等人知道监军使的差事不会落到他们头上,但也禁不住眼神游离起来。
    韩谦就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甚至在信里已暗示到金陵后会第一时间夺走兵权,杨元溥心里不可能没有一点怨气,但眼前一幕,心里又觉悲凉,眼睛在大殿之上反复看了好一会儿,都拿不定人选,心想着还是让郑榆、沈漾他们举荐,这时候却听得张平在他身后清咳一声,转身见张平似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绕到长案之前说道:
    “老臣愿往……”
    杨元溥微微一怔,继而举手揖礼道:“那便辛苦张大人走这一趟。”
    沈漾见张平愿往,也是甚是心慰,张平作为王府丞,作为能代表杨元溥的嫡系近臣,他去金陵监管军务,多多少少能向将卒证明潭王府并无意放弃那么多的老弱妇孺,要不然还真是难堪……
    …………
    …………
    天地露出鱼肚白时,江南大地还暗沉沉一片,仿佛蒙着一层极淡的青光,远处的景致还是黑乎乎看不真切。
    一队人马出现在润州丹阳城东门外的驰道上,很快就引起丹阳东城之上守兵的注意。
    这队人马差不多有七八十多人的样子,簇拥着三四十辆骡马大车往城下而来,只是状况有些惨淡。
    大多数的将卒都兵甲不整,像是刚经历一场苦战,不少人还带着伤,满脸污垢,身上的战袍都染有血迹,看样子是在回城的途中或在临时的宿营地遇到袭击,好不容易击倒袭敌,仓促逃回丹阳来。
    不仅少数骑兵胯下的战马伤痕累累,那些拉车的骡马还有不少瘸着腿,在晨曦里嘶叫不已。
    三十多辆马车都颇为沉重,车辙深深的压在泥泞艰难而行,车身到处都是烧灼的痕迹,有不少箭羽、断刃还插在车壁、车顶,还没有来得及拔下来,破损的车厢里还不断有粮谷撒出来。
    当世粮谷都是直接装车、装船,唯有韩谦主持的兰亭巷货栈,为提高搬运的效率,才会先用麻线织造袋子装粮食,然后将一袋袋粮食装车、装船运往各地贩卖,但暂时还没有推广开来。
    直接装粮谷的车船,一旦有了破损,沿途就难免会有泄漏。
    守城的兵卒借着拂晓时昏暗的晨光,打眼看去,便知道这是这几天派出去征粮的兵马之一,不知道在哪里受到袭击,如此惨淡的回城来。
    “开门,开门!操尼娘,你们这些龟孙子躲城里睡大觉,跟他娘死人似的,老子们征来粮秣,在赵家集宿营却被金坛的县兵偷袭。你们快去报知秦将军,点齐兵将金坛那些狗贼杀个稀里哗啦,为兄弟们报仇血恨!”
    征粮兵拖拖沓沓的走到城门之前,就迫不及待的朝城头大声呼喝起来,仿佛在外面受够气,这时要撒在安逸守城的将卒身上,语气里充满着暴露、愤怒跟不耐烦。
    还有人直接走到城门前,拿兵刃砰砰的敲打城门。
    这时候有三四辆受损颇重的马车,停到城墙下时便支撑不住,便听着“吱呀”几声响,车辙崩断,三四辆马车同时往一侧倾斜,看到黄灿灿五六千斤的稻谷在晨曦里“哗”的倒泄下来,泼了一地。
    有好几匹拉车骡马受了惊吓,四散窜跳,征粮兵手忙脚乱的去捉惊马,顿时间城门前乱作一团。
    看到这一幕,值守的小校怕再拖延会引来更深的怨气,忙派人下去打开城门,却是没有注意到他们视线看不到的城门洞之下,有十多辆马车已掉转过车身来,身穿重甲的孔熙荣,带着百余甲卒静悄悄的摸下车,正紧贴着城门而站。
    等着里面的守兵将粗大的门闩撤去,城门露出一道缝隙,百余将卒便猛然发力,将城门推开,刀枪矛戟往前攒射劈砍,眨眼间的工夫就将城门后十数守兵杀得哭爹喊娘、血溅当场。
    “有敌兵袭城夺门,有敌兵袭城夺门!速报秦将军领兵增援东城!”
    这时候守值小校才惊醒过来,一边大声呼叫,一边组织身边不多的兵将,从登城道杀下去,想着第一时间将城门夺回来重新关闭起来。
    赵无忌、施绩、魏常等人半蹲在里许外的一道河渠,身后是趁夜潜伏过来的四千多将卒,因为兵力不足,甚至将一部分体形彪健的妇人以及一些年纪老迈的老叟都编入军中。
    看到孔熙荣带着人已经骗开城门,杀入城中,不等韩谦下令,赵无忌、施绩、魏常等人便照着既定计划,带着人马纷纷爬上河堤,像洪水般往丹阳的东城门杀过去。
    他们必须要赶在城中守军反应过来之前,将丹阳城夺下来,尽可能杀伤、杀溃守军,将他们驱逐出城。
    袁国维守在韩谦的身边,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丹阳东城的动静。
    他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韩谦从信昌侯李普手里夺下兵权,将三千残兵稍加整顿,第一步竟然是要夺回有楚州军两千精锐驻守的丹阳城。
    当然,他没有想到,丹阳守军更没有想到,楚州军的斥候探子,只是盯着金陵方向的动静。
    不过,骗开城门容易,趁其不备先一步控制住东城门也不难,但问题要抵挡住敌军的反扑,最终还要赶在敌援来临之前,将丹阳城占据下来,则不是难事。
    更不要说他们还有近五万老弱妇孺暴露在三十里外的延陵埠,是楚州军随手便能攻到的软肋。
    才一会儿工夫,袁国维便坐不住,跟韩谦说道:“我到前面看一看去。”
    韩谦整理衣甲,着人将战马牵过来,翻身上马,将一杆长六尺的直脊斩马大刀横在身前,便要驱马赶去城下。
    袁国维大惊,说道:“前方还在混战,大人前往,过于凶险。”
    楚州军最善奇袭,前方还在混战,主将进入战场最容易被突袭斩首,袁国维拉住韩谦胯下战马的缰绳,劝他留在这里坐镇,由他到前方盯着战局发展便成。
    “我不上阵,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才能拿下丹阳。我们就这些的人手,怎么损耗得起?”韩谦将缰绳从袁国维手里夺过来,不容置疑的大声喝斥道。
    三千残兵是真正的残兵剩勇,有女人老者,也有疫病多年的病夫,之前李普带着他们丢盔弃甲,很多人兵甲都不齐全,韩谦扮作商旅过来,也不会携带太多的兵甲、战械,目前战斗力最强、整编制的一队人马,就是他身边两百人规模的亲卫营。
    他要是不亲率亲卫营精锐上阵厮杀,要是孔熙荣、赵无忌他们进城后没有扛住楚州军的反扑,甚至没能将城里的楚州军第一时间杀溃,让对方反应过来,他们就都有可能功亏一匮。
    他到金陵来,便是要在九死一生里搏得一线生机,哪里还能怕在战场上遭遇意外?
    袁国维见劝不住韩谦,只能也牵来一匹战马,紧挨着韩谦往城下杀去。
    韩谦纵马赶到城下,孔熙荣他们已经控制住东城门,城门内侧的长街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具尸体。
    对于绝大多数将卒而言,身披战甲、手持兵刃弓弩,从河渠跑到城下里许路程,即便还没有激烈厮杀,就便有些气喘吁吁,但韩谦却不容他们占据东城门整顿阵形,更不容他们停下脚来歇气,抓住缰绳,大声呼喝着:“不要停,往城里杀去!你们的妻儿老少,两个月前就是被他们赶出城,两个月前,你们有多少兄弟死于他们的奸计之下!”
    韩谦督促全军不得有丝毫的停留,勒令他们进城之后,立即沿着蛛丝般的街巷往丹阳城深处杀去,甚至都不打算留下人马去守东城门。
    他们阵形是乱,但守军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摸不清楚他们的底细,只会更乱。
    他们要想成功夺下丹阳城,必须不能给守军一点反应的时间,甚至还要想法设法将丹阳城内的局势搅得更乱、乱得更彻底,提前渗透进来的斥候,这时候也都开始在各处燃屋烧舍,引发一处处火光腾腾、黑烟滚滚的大火……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