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百四十五章 驾崩

第三百四十五章 驾崩

    待接到信报,赵明廷出东华门赶到桃坞集,看到灯火通明的军府治城之上,兵甲整饬,也是吓了一跳。
    当世禁军及侍卫亲军,主要都是结合部兵制与府兵制,划出特定的土地屯养兵户,然而从这些兵户里征调勇卒,编入现役的禁军及侍卫亲军,在州营等地方兵的配合下,进行主要城池及防线进行攻伐守御。
    兵户虽然是终身制的,兄终兄弟、父子相承,但要除了耕种田地外,还要自行筹备兵甲骡马,负担极重,因此不可能将所有兵户里的丁壮劳动力都编入现役。
    那样的话,整个军制休系就会立即崩溃掉。
    兵户以轮训、轮戍编入现役,平均每年的在役期在三到四个月左右,也就是说同一时间会将三到四分之一的在籍健勇编入军中。
    龙雀军承担对潭州的削藩作战,一度征调逾一半的健勇编入营伍,虽然当初的考虑是为了保证对潭州进行削藩的突然性,但也被视为对龙雀军所属的兵户压榨过度。
    好在战事进行顺利,战果著作且封赏极厚,没有滋生怨气。
    而更极端的情况下,也会将绝大部分或全部的兵户丁壮动员,都编入现役营伍。
    不过,动员编伍是需要时间,当世通讯手段有限,兵户又需要分散出去近田而居,一层层军令签发下去,通知大小屯寨,将分散的人员一层层收拢上来,完成兵甲发放、营伍的编整,到指定的地点进行集合。
    即便以屯营军府为单位进行内部集结,通常也都需要三五天的时间。
    而桃坞集这边,仅仅用了三个时辰。
    而且这三个时辰,不仅近六千将卒集结完毕,甚至还完成对治城及周边哨院关隘的布防,还将四万多妇孺老小都收拢进秋湖山别院。
    要不是赵明廷一直都安排人盯着这边,他都深深怀疑三皇子一系早就有所准备。
    赵明廷眉头暗蹙,顿时便觉得很是棘手起来。
    在任何一场政治惊变里,大多数人都是骑墙观望者,这一次的金陵城内外也不例外。
    安宁宫原计划是在牛耕儒、温暮桥两位枢密大臣的支持先控制宫城、皇城,控制住枢密院、政事堂,再将九门城防接管过来,这时候就差不多能能将金陵城内外的这些骑墙派、观望者咸服;继而传诏州县,整肃金陵兵马,便能对张蟓、杨致堂、杜崇韬等驻外、但家小眷属都留在金陵城里的大将施压,迫使他们表态效忠于朝廷,到最后一步才会对拥有精锐、驻守藩镇的二皇子、三皇子动手。
    现在刚进行第二步,连九门城防还没有完全接管过来,镇远侯杨涧、诚意伯寇师雄等人都在城外关闭大营,拒接没有天佑帝亲笔签书的敕书,这时候却叫忠于三皇子的这部龙雀军兵马完成集结,成功卡在东城外的宝华山南麓以窥视东华门,这只会叫一些骑墙的派态度变得暧昧模糊起来。
    至少在他们动用嫡系力量,将秋湖山踏平之前,会有相当一部分人或许因此选择观望,而不是立刻对安宁宫及太子表示效忠。
    也就是说他们想要不用兵戈就顺利跨过第三步,已经变得不可能。
    虽然目前除了寇师雄与杨涧两部外,其他的禁军及侍卫亲军都没有表现出太强烈的抵抗情绪,但此时他们要敢调动这些兵马进攻秋湖山,这些兵马不哗变投附过去,作战也会极其懈怠,从而将形势往更不利他们的方向扭转。
    只是徐明珍暗调往巢州受徐渚节制的一万精锐,最快也要到明日午时才能渡江进入金陵;目前他们直接掌控三万兵马,要防备杨涧、寇师雄两部异动,又要守九门及皇城,震慑住其他势力,暂时也分不出占绝对优势的兵马进攻秋湖山。
    难不成真要接受韩道勋的建议,跟二皇子信王、三皇子潭王进行一定程度的妥协?
    赵明廷暗暗头痛,但这么大的事情轮不到他置喙,他只是负责将这些情报搜集起来,呈现到徐后及太子、牛耕儒、温暮桥的案前,以供他们做最后的决策。
    赵明廷刚派数人回城将最新的情报告之牛耕儒,这时候东面的天空露出一抹鱼肚白,天地间仿佛沉浸在青澈的深水之中,有丝微的光亮将暗沉得令人感觉要窒息的夜色撬开一条缝隙。
    突然间桃坞治城南面的正门轰然打开,数十匹骑士不要命的策马驰出。
    “他们要干什么?”赵明廷喃喃自语,但他在困惑里也没有沉浸多久,吩咐部下,说道:“活捉一人,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一炷香后,数名职方司的密谍活捉一名刚出桃坞治城的骑士回来,将一封帛书递给赵明廷。
    展开帛书,看页首赫然书写《讨逆后徐氏檄》数字,赵明廷大叫道:“不好,我们中了韩道勋那狗贼的缓兵之计,快准备马匹,随我进城!”
    …………
    …………
    “呲!信昌侯这个无用的货色潜回金陵,你们竟然毫无觉察?”
    谁都没有想到徐后怒火燃烧,竟然能将“讨逆”帛书撕成两半,赵明廷心惊胆颤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徐后看似枯瘦的身体,竟有着不弱男子一般的气力。
    讨逆檄书除了痛斥安宁宫作乱、擅杀大臣、欲害皇子、囚禁天佑帝图谋篡位等事之外,还挑明世妃王夫人、信昌侯李普、楚州防御使府掌书记王文谦、吏部侍郎韩道铭、大理寺少卿等人就在秋湖山代表二皇子、三皇子召集起事,号召勤王义兵往宝华南麓集结,共讨安宁宫及太子的逆行。
    也是看到讨逆檄书,赵明廷才确知信昌侯李普已经潜回金陵。
    虽然在徐后眼里,信昌侯是个没用的货色,但信昌侯李普此时潜回金陵,却像一根毒刺般刺在他们的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极其难受。
    说起来信昌侯李普刻意掩饰行踪,行动又快,即便职方司在潭州潜伏的密探已有所觉察,但由于传递消息的不便,他们在金陵不能及时发现,也是常情。
    只是赵明廷这时候可不敢替自己辩解。
    “此时可有伪檄传入城中?”待徐后怒气没那么盛,牛耕儒才开口问赵明廷道。
    “我们截获伪檄便策马赶回宫里,暂时城里还没有其他发现,但恐难阻之。”赵明廷跪伏着回答道。
    现在二皇子、三皇子狼狈为奸,为扳倒他们,竟然这么快就携手起来,这是他们所措手不及的。
    龙雀军及楚州目前也只是将明面上有干系的嫡系人马撤了出去,但他们此外必然还在金陵城内还暗藏大量的密谍暗探,职方司都没有可能逐一排查清楚。
    这时候只要有一封檄文秘密送入城中,可能天明之前就会有成百上午封檄文传抄出去。
    即便入夜后对城内全面执行宵禁,但也不可能完全禁绝伪檄的传播;更不要说信昌侯等人已经第一时间将伪檄发往附近的州县了。
    他们失了先手,即便他们赶在午前颁布传位诏书,也无法在市井禁绝他们谋害陛下矫诏篡位的猜测与传言。
    而得位不正,看上去金陵城也就人心惶惶一些,不会脱离他们的控制,但在接下来争取对地方州县的控制权时,他们就会变得相当的被动。
    这恰恰是最致命的。
    一方面三皇子据湖南,势力能往荆襄、江赣等地延伸,二皇子据楚州,势力能往杨泰扩张,而三方真要打成僵持不下的拉锯战,江北的荆襄、淮南、扬泰等地,恐怕就都要落入虎视眈眈的梁军之手了。
    整件事说起来,还是他们在金陵能直接调用的嫡系力量太少、准备还不够充分,难以第一时间将控制住全城,同时也没有预料信昌侯李普这些人在秋湖山的动作会这么快,更没有想到王文谦与信昌侯李普在这一刻竟然能勾结起来。
    “徐渚什么时候能过来?”徐后枯瘦似鸡爪的手抓住撕成两半的帛书,极力压抑心里的怒火,问赵明廷道。
    “今夜渡江的话,一万人马最快也要到明天午后才能在采石完成集结;即便马不停蹄,中间都不事休息,赶到金陵城,最快也要到后天清晨。”赵明廷说道。
    楼船军水师大营就在金陵城北,左右开阔的江面都在其掌控之下,镇远侯杨涧态度未明之前,他们怎么都不敢在楼船军水师战船的眼鼻子底下组织舟船运送兵马渡江。
    在谋事之前,他们主要是在当涂县城北侧的采石矶左右暗中准备舟船,以便在紧要时,方便第一时间将巢州兵马使徐渚率领巢州精锐运送过江。
    一切都顺利的话,徐渚所部开拔到金陵,也是后天了。
    东宫府卫以及左武卫军要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对所属屯营兵户作进一步动员扩编,想要多扩充两三万兵马,最快也需要在后天才能完成集结。
    目前杨涧、寇师雄手握两万精锐都闭营不出,金陵驻军里另五万禁军、侍卫亲军,表面上还继续承认枢密院签发的令函有效,但军心不稳,不能委以重任,更不要说仓促间调派过去强攻秋湖山了。
    牛耕儒多少也是觉得有些棘手。
    这时候一名老宦走进来,仓皇之下,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个狗吃屎。
    “慌什么慌?御宝找到了?”徐后心里怒归怒,但还是容不得别人在她面前慌慌张张的样子,厉声斥问老宦。
    皇帝圣旨,有诏、有赦、有诰,根据需要会用到不同的御玺印章。
    崇文殿日常签发命令都用赦书,牛耕儒他们已经拿到六枚赦书专用御印,能代拟颁布普通的圣旨;唯有诏书所需的皇帝御宝,平时用不上,这会儿翻遍崇文殿,将掌玺及侍诏的中书舍人抓起来挎问了大半夜,竟然都还没有找到。
    此时再找人照着旧诏刻制御宝,传位诏书又要拖延一两天才能拟好颁布下去,真是火烧眉头。
    看到老宦慌不迭的走进来,还以为崇文殿里有什么发现呢。
    老宦不是过来通知御宝下落的,而是带着哭腔喊道:
    “陛下驾崩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