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火影之千叶传说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2280章 攻防

第2280章 攻防

    
    “哗啦啦!”
    细碎的带着焦味的土粒夹杂着一些深埋地下有些腐烂的根系碎叶,噼里啪啦的往下坠落着,化作最后一股土粒骤雨,从两堵黑色岩墙中倾泻下来。
    而羽田一叶,则是迎着和劈头盖脸的土粒和各种深埋地下的枯叶根系,缓缓的站起身来,任由着些枯败焦物拍打在身上。
    甚至,连原本遮挡这些的连手都已经放了下来。
    “嗤愣愣!”
    同时,在这站起的一瞬间,他却是缓缓的将手中即便刚才手臂断掉,都未曾放手的黑色忍剑插入腰后的剑鞘之中。
    “啪!”
    随后,忍剑入鞘。
    “哗啦!”
    也既阻碍这忍剑入鞘的脆响声中,最后一粒土粒也落尽。
    只一瞬之间,一片安静。
    刹那间,除了前方的黑色岩墙之后那袅袅升起的爆炸烟雾之外,四周一样动的事物都没有了。
    仿佛,刚才的爆炸,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静。
    安静的几乎落针可闻。
    加上四周昏暗的环境,这即便发生了过这样的剧烈爆炸,仍旧是仿佛没有改变什么的巨大森林的环境,一种压抑的氛围,慢慢的弥散开来。
    同时,随着这种氛围的弥散,这片空地之中所有的阴影处,仿佛都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肃杀之意,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
    即便只是站在这片区域中,几乎都会让人肩头沉重的感觉。
    “呼……”
    而也就在这时,这一片四面皆敌乃至有些四面楚歌的氛围之下,羽田一叶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
    那么,应该……
    尔后,就在这一口气吐出之后,羽田一叶,却是缓缓的将眼睛闭了起来。
    身形,微微侧开。
    “嗤!”
    而也就在这时候,仿佛什么猛然划过的破空声中,一个身影,却是突然在他的左侧显露出来。
    “不……不……”
    随后,就是那仿佛卡在喉口,十分艰难才能将字吐出来的声音。
    只不过,这一次,这个声音,已然带上了一层难以置信的惊讶之意。
    这一刻,时间,仿佛缓慢了下来。
    而此时此刻,在羽田一叶侧开的身子的左侧,一人呈腾空跃起一拳打出的模样,双眸已然微微的睁大,左手正擦着羽田一叶侧身之后呈现下蹲之势的脸侧擦过。
    同时,这一刻,他微微睁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眸之中,则是倒影着自己一拳打出的左手边的那一只竖掌呈现出反手抬掌姿态的左手。
    属于,这个羽田一叶的左手。
    正是,绷带男虎铁!
    “啪!”
    随后,又是一声清脆之中,羽田一叶左手一掌擦中那一只从自己脸侧擦过的缠满绷带的手。
    同时,他的右手则是借着这转身侧影之势,则是向着前方,也就是自己左手方向的反方向,竖掌推去。
    “不……可……可……能!”
    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虎铁的声音带着难以置信的惊震之意,再度响起。
    “啪!”
    与此同时,羽田一叶旋身而去的前方,顺势推出的右手处,忽的响起了和左手处一样的掌擦中拳头的声音。
    刹那间,又是一个绷带男虎铁,在羽田一叶的右后方显露出来,却也是腾空出拳,一拳擦着羽田一叶脸颊而去姿势。
    只不过,一个是擦过了左脸颊,一个擦过的是右脸颊。
    一个是被羽田一叶的左手擦中手臂,一个是羽田一叶的右手擦中手臂。
    果然!
    而也就在这时,闭着眼睛,感受到手中绷带触感的羽田一叶,心中掠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若是旁人看来,这个闭目的少年,旋身侧影,左手顺势后擦,右手顺势前推,势至半处,两道身影几乎是同时浮现,腾空出拳,与少年擦过,而两道身影出拳的手,却已然都在少年的掌中!
    然后,随着啪啪两声,手掌擦中的声音,时间仿佛瞬间恢复,并且加快了无数倍。
    “嗒!”
    只见,脚步一顿,那个闭目少年顺着那旋身侧影之势微微一拧,那两个绷带人虎铁就仿佛是遭受到巨力推搡一般,腾空跃起出拳之势猛地一急,直接顺着自己出拳的方向,以比自己腾身出拳速度快数倍的速度,化作两道疾影,直飞出去。
    “嘭!”
    “嘭!”
    几乎刹那间,疾影闪过,两团白雾,就在羽田一叶对面的巨树根系和身后的高大灌木丛中炸起。
    而此时,他的旋身侧影之势,也正好停止,沉步微侧,正面对两堵黑墙间隔夹缝的正对面,一手向前,一手向后,却是借势使力,将两个虎铁,同时击败!
    后!
    但是,此时此刻,少年的脸上,却是愈加严峻,心中一声断喝,忽的却是迅疾的收势往后退了一步。
    “嗤!”
    而几乎是在他向后退了一步的档口,一根岩枪猛然在他原本脚尖位置急刺而出,几乎擦着他后退的脸颊,往左侧里穿透而出。
    “嘎啦!”
    裂帛声中,他左侧胸膛的衣襟,已然裂开!
    一缕鲜血,飘散在空气之中。
    慢了!
    往前!
    感受到硬物划过的触感之际,羽田一叶的心中,却只有这四个字,两个词汇。
    同时,身形左一侧,一步猛然向前。
    “嗤!”
    刹那间,在他的原本后退一步,率先着地的左脚脚跟处,又是一根岩枪自下而上,斜刺而出,擦着他的右后背处,偏出后脑勺,擦着他的右耳朵而出。
    “格拉!”
    瞬间,少年右后背的衣服,倏然裂开了一道长长的痕迹,从正中后背起始,一直到右肩膀处。
    “咔!”
    猛然,少年侧出的身形,保持着一个侧身前倾的姿势,蹲在了当场。
    被卡住了吗?
    那么……
    此时此刻,他的左脸颊,已然是贴在了那左侧先出的岩枪之上,右后脑处,则是那后出的右侧岩枪,两把枪交错而过,却是将他的头颅,卡在了中间。
    “嘭!”
    而就在他心中闪过了“卡住”两个字眼的时候,他右身侧的地面,却是猛然炸开,又是一名绷带男从土中跃出,碎散的土粒之中,一抹寒光,已然直刺他正好侧过来,袒露在右侧的左胸膛。绝世唐门 www.jueshitangmen.info
    也就是,他的心脏位置!
    完美的时机,完美的路线,这一击,必中!
    “什……么!”
    但是,就在这时,那苦无已经刺到一半,只差半臂距离的绷带人,却是猛然瞪大了眼睛,原本说话像是喉口卡着一样艰难的绷带人,口中却是一句流畅惊呼。
    而他土中跃出半空中突刺而去的身形,却是瞬间僵硬在了当场。
    “当啷!”
    随后,就是苦无坠地的伤害。
    被……
    被……被……
    而他的心中,则是忽然明了了什么,只是,即便是在内心之中,有些东西,他却还是无法明确的表达出来。
    应该也知道。
    被看穿了吧!
    不过,他的内心没有办法明确的表达出来,缓缓的睁开眼睛的羽田一叶,看着这个半空僵硬住,布满血丝的瞳眸睁大的绷带人,却是很清楚他想说的什么。
    而羽田一叶的视点,却是集中在这个绷带男虎铁的眼眸之中。
    此刻,在羽田一叶的视觉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绷带男虎铁眼眸中的倒影。
    此时此刻,这个绷带男虎铁的眼眸之中,倒影的,则是前方,也就是羽田一叶的侧过身的身后位置的空气之中,那从黑色墙壁上凸起突刺而出的黑色岩枪,以及包围着岩枪尖端,那一团流溢而出的淡红色往下滴落的液体。
    却并不是,那贯穿了自己的胸膛的黑色岩枪!
    “不……不……不……”
    而这个时候,这一瞬间,羽田一叶侧过身的身后,也响起了那艰难但是难以置信的惊颤的话语。
    那羽田一叶侧过身的身后的突刺在空气中的岩枪周围,一个人影缓缓的浮现,却又是一个瞪大了眼睛的绷带人虎铁,表情和对面的土中跃出的绷带人几乎一模一样。
    两人这被刺穿胸膛离地而起的模样,却是彷如一镜两面,绷带之下或有不同,但是从表象看去,却是一模一样。
    “滋!”
    而也就在这时,羽田一叶的脸侧,却是闪过了一抹黑色的流光,一闪间,却是顺延了夹住他的两根岩枪而去。
    “咔咔咔!”
    而也在这一闪间,流光过处,两根岩枪寸寸瓦解最后,凌空就成齑粉,飘散而去。
    “嘭!”
    “嘭!”
    而也在这个时候,两边的两个被贯穿的绷带男虎铁,炸成了两团白雾。
    接下来……
    但是,因为岩枪碎裂得以站直身躯的羽田一叶,却是看也不看一眼炸成白雾的两个绷带男虎铁,却是猛地又向后飞退。
    “刷!”
    而也就在这时,羽田一叶原本站着的位置上上方,一道白色的人影宛若从天而降的闪电一般,伴随着一道苦无寒光,骤然而下,“嘭!”的一声,直接砸入了地面之中,瞬间,土粒翻飞。
    带着必杀之势的一苦无,扎入了地面之中!
    只见,烟尘之中,一名绷带人半蹲落地,原本羽田一叶站着的地方,已然被砸出了一个小坑。
    如果,羽田一叶稍慢一步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这苦无扎入头颅之中,身形被踩在这个绷带人的脚下。
    自然,是一命呜呼了。
    “嗒!”
    而也就在这时,羽田一叶飞退落地,却是已经落在了两堵黑色的岩墙之外。
    “啪!”
    这半空落地之时,羽田一叶脸上的严峻之色,却是已经变作了一种深沉如墨的神情,双手猛然就是一合。
    “咄咄咄咄咄!”
    而也就在这双手一合的档口,那两堵黑色岩墙之上,却是猛地凸起激射出无数的黑色岩枪,犬牙交错一般,猛然朝着对面突刺而出。
    “嘭!”
    刹那间,就将那从天而降的绷带人贯穿,炸成了一团白雾。
    “嘭嘭嘭嘭嘭!”
    随后,两边岩枪交错而过,几乎塞满了两堵黑色岩墙的所有空间。
    刹那间,又有两团白雾在不同的位置炸起。
    看那方位,如果羽田一叶不是直接退出了墙壁,恐怕,在落下的一瞬间,又会遭到必杀的攻击。
    果然……
    而看到这一幕,羽田一叶微微吸了一口气,心中闪过了这么两个字。
    同时,身形缓缓的站起。
    虽然只是用了简单的岩墙之术,和一定程度上已经是进化了的迷彩隐之术,加上心中斩首术的变种遁地忍术,却能够让我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几乎把预谋当成是了本能。
    每一次的攻击,都有毫无间隔的双重攻击,如果不做好防范的话,必死无疑。
    大蛇丸这家伙……
    随着站起,他的心中,却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说实话,此时此刻的羽田一叶,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后怕的,这个虎铁的攻击,实在是他遇到的所有敌人之中,棘手程度绝对排的上号的。
    虽然说,他应对的还算是从容,或者说准确,毫无遗漏,完全的压制了这个虎铁。
    但是,其中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不仅仅是那种千钧一发或是因为对方已经将迷彩隐之术上升到战略程度的土遁水准,令人压根察觉不到这个虎铁的接近,这里面的凶险,其实更多的是在内心。
    此时,羽田一叶脸上看似没有是变化,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是已经震动不已。
    若说惊震程度,完全不逊于被他杀死的那几个绷带人虎铁的分身在最后一刻被他击杀时候的惊震。
    “结束了。”
    而这个念头闪过间,他却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似乎并没有任何宣布终结的愉悦,只是淡淡的说道。
    带着几分莫名的萧索,以及莫名的愤怒。
    然后,他的左手,却是已经停顿在了自己左侧的空气处。
    “嗤!”
    瞬间,一道漆黑色的电蛇穿过了他手前的空气,朝着那巨树丛处,激射而出。
    “噗!”
    而在触及到那侧面的巨树之际,漆黑色的电蛇仿佛穿透空气一般,直冲而出。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随后,就是一连串的贯穿的声音,一直朝着电蛇朝向的方向,绵延而去。
    “轰!”
    尔后,一声爆鸣声中,剧烈的连成一线的白光,猛地从这一侧昏暗的森林之中亮了起来,一瞬之间……
    照亮了一切!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