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百看花丛自爱莲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750章 娑婆万般皆为客38

第750章 娑婆万般皆为客38

    大家都被梅若云的举止惊呆了,可是,大朴没有说错啊,梅若云确实是陆修齐的续弦夫人呀?
    只看到,大朴的脚尖已经踮起,差一点就离开了地面,但,仍然无畏地盯着抓住他的人,梅若云瞪着大朴,咬着牙说道,“一个小屁娃娃,都敢拿死人来压制我,什么‘小外婆’?我不稀罕,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
    梅若云说完此番话后,把大朴推了出去,客厅的所有人,被梅若云的动作吓呆了,因为,大朴的身体几乎是失重地倒下去,站立在梅若云背后的沈宇沫,伸手就要去抓儿子,但是,梅若云的动作太快,力量太大,沈宇沫抓了一个空,陆子瑶看到儿子失重地倒向背后,已经惊叫了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作为陆夫人的梅若云,对一个小孩子下此重手。
    如果沈泽朴就这样倒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就在众人瞪大眼睛望着大朴倒下去,又无能为力时,听到“噗通”一声,大朴身体失控的往后倒下去的时候,他落入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
    尘丫儿在大朴要倒下时,用身体接住了大朴,但是,由于推力太过大,没有站稳,她抱着大朴往后就倒了下去,千钧一发之时,她与大朴的身体被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接住了。
    尘丫儿与大朴两个人同时倒在了一个怀抱中。
    陆子爵怀里稳稳妥妥地抱着尘儿与小外甥,原来,当尘丫儿甩开紧握着他的手时,他第一时间也看到小外甥被梅若云推了出来,妹夫没有抓住,而尘儿在他前面,距离大朴最近,尘儿用身体没有接住小外甥,并向后倒了下去,他也同时,接住了倒下来的尘儿与小外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向淡定的沈宇沫瞬间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没有尘儿与内兄,儿子摔下去,他想都不敢想后果,看到儿子与尘儿没事了,他马上回头看向妻子,瑶瑶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劲儿,他急忙来到瑶瑶身边,把瑶瑶揽在怀中,轻声地说道,“瑶瑶,儿子、尘儿都没事了,放心啦!”
    众人回头来,均看向了陆夫人,首先,陆修齐脸色苍白地瞪着陆夫人,刚才,如果小外孙有个什么闪失,不要说梅若云了,他都无法交待,因为那是他老婆干出来的事。
    “陆夫人”,陆先生终于面对了老婆,叫了一声“陆夫人”后,他看向了老父、老母,二位老人家已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这位陆夫人。
    再看陆夫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扬着头,谁都不理会,陆修齐不想把事态扩大,他喉咙滚动了三下,对梅若云好言说道,“大朴说得没错呀!你.......”,下面的话,陆修齐没有说出口,他原想说,你原本就不是大朴的亲外婆,喊你一声“小外婆”有何不可呢?但他没敢说出口,客厅里弥漫着浓厚的火药味,他想,他的好言相劝,梅若云应该借台阶下了不是?
    陆子浩此刻呆若木鸡,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身边的乐晗萱紧抱着他的胳臂,也是呆望着面前瞬间发生的一切,当亲爹陆修齐喊亲妈“陆夫人”时,陆子浩才缓过劲儿来,他赶紧抖了抖,定了定神,看到,是大哥出手救了小外甥与嫂子,他的心似乎才恢复了跳动。
    他看到亲爹陆修齐痛苦的脸,众人都看向他亲妈,但是,谁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有亲爹欲言又止的痛苦表情,他的心现在跳个不停,就怕亲妈又生出什么事来?
    小外甥喊亲妈一声“小外婆”,原本没有错,亲妈就是哥哥、姐姐的小妈呀?可亲妈却跟一人小娃娃计较这个称呼,反应如此之大,差一点酿成大错,如果小外甥有什么闪失?他也没脸在陆家待下去了,他担忧地看着亲妈,心想,亲妈应该吸起教训,不能再生事了。
    可是,瞬间的功夫,陆子浩的心为了亲妈再次颤抖,他真希望地上有一个洞,那他立马钻进去,不再受此折磨。
    梅若云看着陆修齐欲言又止的痛苦样子,红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让人不寒而栗,直接怀疑,陆夫人是否疯了?
    就看到,赤眼的陆夫人抓住了陆先生的衣领,抬眉笑望陆先生,然后,半低下了头,随即又抬眼盯着陆先生,用近乎歇斯底里地声音说道,“陆修齐,你们陆家对得起我吗?啊?”
    客厅里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也忘记了吃午饭,就听到陆夫人抓住陆先生控诉道,“陆修齐,你们都用死人压了我一辈子”,她望向大朴,“就连一个小娃娃,都用死人来压制我,哼,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前些日子,你还去了死人的墓地,怎么?陆修齐,你想死人了?你忘记了当年,你对我的承诺了,那我,不介意提醒提醒你,嗯?”
    “当年,你亲口对我说,你此生只爱我一人,只有我,让你感受到了何为爱情?嗯?陆修齐,记起来了吗?”梅若云放开了陆先生,脸上流下了泪水,但是,她没有停止对陆修齐的指控,继续说道,“我跟着你到了陆家,我放弃了我的事业,我得到了什么?我怎么做,都比不上一个死人”,说到此,梅若云大大地喘出了一口气,但,还没完,她继续指控陆修齐,“你告诉我,我进了陆家,就是陆家的当家主母,你主外,我主内,我们夫唱妇随,可是,我的陆家主母呢?”
    梅若云用含恨的目光看向了尘丫儿,继续说道,“到头来,我还不如一个私生女,我哪里做得不好啦?让你们.......”,她又望向了陆家二老,“一如既往地惦记着一个死人,是不是,就因为我不是你们看中的儿媳妇?”
    “今日说开了也好”,梅若云现在一身轻松,把多年来集压在心头的恶气全部吐出来,反正她就这样子啦,不用再装贤妻良母,贤惠儿媳妇,做回她曾经的自己。
    梅若云把头扬了起来,直接面对着陆家二老,轻蔑地笑了一声,用不屑的语气继续说道,“什么豪门?什么旺族?虚伪、虚伪”,梅若云咬着牙,提高了噪子叫嚷道,“还不如我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过得快活,是,我知道,你们从心里就看不起我,我承认,我.....就是你们眼中的戏子,可戏子怎么啦,戏子也是凭劳动吃饭,哼,现在好了,我不用装了,我装了二十多年,原本想着,好好地当豪门家的媳妇,可是,人家还看不上,哈哈.......累了”,梅若云的“累了”二字,拖出了一个长音。
    “陆修齐”,梅若云又看向了陆先生,露出了她妩媚的笑脸,说道,“你是不是特别后悔?哈哈,什么爱情?早被时光偷走了,我看,是的,你是后悔了,否则,你怎么会偷偷地跑去看死人呢?你是否也是从心里看不起我,嗯?”
    “哈哈......陆修齐,不管你,还有你们”,梅若云用手指着客厅里的人,肆无忌惮地说道,“你们看得上我也好,看不上我也罢,都没关系,呵呵,现在,我还是陆家夫人,你们能奈我何?哈哈......”梅若云狂笑声响彻在客厅内,最后,笑声卡然而止,再看梅若云,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