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豪门暖婚:凌爷,狠撩人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457章 网恋两年终于面基,好激动

第457章 网恋两年终于面基,好激动


    《Summer》剧组。
    还未到自己拍戏的时间,段桐月一手捏着剧本一手抓着手机,看一眼台词又看一眼手机,心神不宁地等待凌西泽的回复。
    但,一直没有消息。
    “二小姐。”
    助理打了电话回来,抿了抿唇,白着脸跟段桐月解释:“管家说,你送去的可以拿回来,但家里守着的那些……”
    一顿,助理在段桐月忽变的眼神里,硬着头皮,小声回答:“不行。”
    “为什么不行?”段桐月倏然起身,整张脸顿时拉下来,“家里的目的……又不是那几个机关作品!反正也没用,放家里不是摆设吗?”
    “还是有用的。”助理轻声说着,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关注这边后,继续道,“现在银大师的作品千金难求,现有的可以拿来送人情。”
    段桐月气急,“就当拉拢凌西泽不行吗?”
    “……”
    助理埋下头不敢说话。
    凌西泽是科技圈的,段家要找机关术家族,二者相差十万八千里,拉拢也没用啊。
    不过——
    看到段桐月铁青的脸色,助理出主意道:“二小姐,您可以找管家和大小姐聊聊。凌总又是玄方科技的人,玄方科技可能跟银大师有联系,您接近凌总,没准可以打探一下银大师的关系。”
    “有可能吗?”
    段桐月皱皱眉,想到凌西泽对那个机关雄鹰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一点信心都没有。
    助理道:“不管有没有可能,您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凌总要到银大师的机关作品么……”
    对哦!
    段桐月眼睛一亮。
    她将剧本往助理怀里一塞,道:“我去给姐打了个电话,开拍的时候再叫我。”
    “是。”
    助理老实应了。
    *
    恋情见不得光,司笙不想在剧组跟凌西泽偷偷眼神交流,干脆眼不见为净,在抵达剧组之前就把凌西泽直接给踹走了。
    可是,她一拍完戏,就见到凌西泽和楚凉夏站在人群里,二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引得周围人时不时打量一二。
    “司笙。”
    她走出人群,原本是径直往凌西泽、楚凉夏二人去的,结果忽然听到喊声。
    司笙一扭头,这才看到郑永丰站在不远处,嘴里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燃,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豆腐脑!
    眼睛一亮,司笙立即抛下不听话的男朋友,大步朝郑永丰走过去。
    众人:稳了稳了,是陷入热恋看到男朋友的眼神……
    ???
    原本以为司笙男友是凌西泽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霸道总裁,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接地气但格外有男性魅力的硬汉……
    “艹,我好这一口!这男人一看就贼几把野!”
    “文明!别想了,这款硬汉野男人,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跟浪里淘沙似的,一般是找不到的。”
    “早发现他了,先前还去勾搭了一下,没搭理我。这是在给司笙送饭吗?硬汉竟然贴心地送饭,会不会太贴心了点?”
    ……
    几个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两眼放光,逮着八卦就一通说,说到最后跟真的似的,连她们自己都要信了。
    “有吗?”
    司笙一走过去,就将食盒接过来。
    见她这样,郑永丰弯了弯唇角,点头:“有。”
    掀开第一层,司笙通过罅隙看了一眼,尔后冲郑永丰扬眉,“就一份?”
    “他们的在段长延那里。”郑永丰回答,又补充,“他在车里避暑,待会儿就过来。”
    “那行。”司笙点点头,往后一瞥,看到楚凉夏和凌西泽朝这边走过来,眉头一动,同郑永丰道,“我们先走。”
    讶然看了看她,郑永丰又看向楚凉夏和凌西泽,心下狐疑:司笙护着凌西泽跟护犊子似的,怎么这次反倒视而不见了?
    他“嗯”了一声,跟司笙走出一段距离。
    他倏然问:“吵架了?”
    “没有。”司笙找了一间空教室,往里看了一眼,然后拎着食盒走进去,淡淡道,“问你点儿事,不方便让他们听到。”
    “哦。”
    郑永丰手指捏着一根烟,轻轻摩挲着,眼皮子微微一垂,然后又掀了起来。
    将食盒一放,司笙用脚勾出一张椅子,坐下,冲他扬眉,“我没吵架,你好像挺失望?”
    郑永丰略略颔首,“还行吧。”
    “啧。”
    司笙丢了他一记白眼。
    她道:“知道你们不喜欢他,不过有意见放心里,别搁我跟前表现出来。”
    哑言片刻,郑永丰倏地又开口,“那小白脸……”
    司笙盯了他一眼。
    郑永丰改口,“算了。你想问什么?”
    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拿出来放到课桌上,司笙抬眸看他,语调很平静,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你前几天去了趟兰城?”
    她一开口,郑永丰就知道了她的意图。
    在上次跟司笙聊完后,郑永丰就去了一趟兰城——抱着翻遍全城都要找到人偿命的心态去的。司笙跟他共事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早猜到他要做什么。只是他不走这一遭,他的怒火就不会消,所以司笙并没有中途制止他,只当不知道。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尔后,他又说:“你放心,没找到人。”
    他们的规矩一向很简单:可以沾血,但不沾命。
    司笙崇尚自由,而限制一个人最大的自由,莫过于身上背了人命。
    人命是债,除非你彻底放弃良知,不然这一辈子都得还债。
    司笙没有说话,但很显然的,她有稍微松了口气。
    “叩叩叩。”
    教室门倏地被敲响。
    二人抬眼看去,只见凌西泽、楚凉夏、钟裕、苏秋儿、段长延一票人全部站在门口,眼神都怪怪的,颇有一种“捉奸现场”的既视感。
    “吃个饭还扎堆啊?”
    将筷子拿出来,司笙扫视他们一眼,有点莫名其妙。
    楚凉夏轻咳一声,提起手中的饭盒,说:“笙笙,我们过来陪你一起吃。”
    她话音刚落,凌西泽就抬步走了进来,跟郑永丰对视一眼,视线立即错开。而凌西泽的手上,提着两份饭菜,熟悉的保温桶——应该是出自鲁管家之手。
    司笙刚进剧组,鲁管家就回来了,陈非还不知去向。司笙一直想吃鲁管家做的饭,但没有机会,唯一能做的就是交代鲁管家教萧逆几招拳脚功夫。
    “鲁管家做的?”
    司笙略带惊喜地询问,让原本心情跌落谷底的凌西泽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嗯。”
    凌西泽微微颔首,走到司笙跟前,将保温桶放上桌。
    刚一回去,就让鲁管家提前做一堆吃的,就是因为司笙随口提了一句想吃鲁管家做的饭。结果好嘛,特地赶过来,以“找楚凉夏”的借口跟楚凉夏待了几分钟,司笙就当着他的面跟其他的野男人走了,可把他给气得……
    “那一起吃吧。”
    司笙干脆一挥手,让段长延进来搬桌子,将课桌拼凑成一大张“饭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有荤有素,鸡鸭鱼肉,色香味俱全。
    凌西泽不高兴司笙竟然没扔下郑永丰的晚餐改投鲁管家的怀抱。
    郑永丰不高兴凌西泽半路插一脚带来一堆吃的过来膈应人。
    两人都没怎么吃饭。
    倒是其余几个,吃得非常之欢快,几位姑娘将“减肥事业”抛在脑后,超额准备的大分量的米饭全都解决干净了。
    豆腐脑是餐后甜点,司笙、楚凉夏、苏秋儿围聚在一起,忽然讨论起甜咸豆腐脑的问题来,从单纯的口味讨论到地理问题,再深入讨论到年代历史,说得津津有味。
    郑永丰站在教室门外抽烟,时不时往里面看上一眼,见到司笙跟另外俩姑娘和乐融融相处的模样,眼神里总裹挟着几分惊奇。
    “是不是很惊讶?”
    屈尊降贵收拾完桌子的段长延,忽然凑到郑永丰跟前。
    郑永丰叼着烟,眉梢一扬,斜了段长延一眼。
    “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踏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段长延啧了一声,靠在郑永丰一侧的墙上,感慨道,“我家天仙师叔,竟然还有这么‘像个普通女孩子’的一面。”
    抽了口烟,郑永丰沉吟了下,倏地点头,“挺好。”
    一个姑娘家,在外打打杀杀的,总归不让人放心。
    哪怕——
    搁在外面,听过司笙名声的人,没一个会将司笙当“姑娘家”看待。
    “你还记得两年前在沙城那一次吗?就我、你,师叔,还有安老板,遇到一伙不长眼的来找事,师叔都没动手,就碰了他们头儿一下,五大三粗的威武壮汉,跟癫痫发作似的就倒了,把他们吓得硬是都不带敢还手的,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段长延笑笑,“结果后来他们一阵驱邪做法,发现师叔不是巫女,又跑来找事。这伙人也是阴,偏挑我们几个单独在野地露营的时候。一二十个人围上来,说真的,我都有点怵,还想着这会儿报警来不来得及,然后一掏手机,得嘞,完蛋了,那鸟不拉屎的地儿,压根就没信号。结果好嘛,师叔搬着凳子往人群里大喇喇一坐,硬是没一个敢碰她的。”
    “全踏马被她给唬住了。”
    段长延两手一摊,乐了,“还是当初见识少。你看安老板,跟她认识最早,还给我俩泡了两杯茶,领着我们搁一旁看戏。”
    似乎被段长延唤起了回忆,郑永丰不知不觉勾起唇角,有点儿想笑。
    “师叔经验丰富,跟他们对赌啊,两根手指,把我给吓得,当时尽琢磨能不能切你手指来换,毕竟我们几个人里就你的手最糙了——”
    说到这儿,郑永丰阴恻恻地扫了段长延一眼。段长延轻咳一声,把这话头给止住了。
    尔后话锋一转,“结果她赢了。我寻思着,一姑娘家,指不定心软,毕竟两根手指呢,她不敢要。结果她眼都不带眨一下地就看人给切了。”
    “当时我就卧槽了,心想这哪是姑娘家,就一母夜叉。”
    “对了,后来我还问她,是不是有必胜把握?她说打赌嘛,一半一半,有必胜把握就不叫赌了。我又问,万一输了呢,仗着美色耍赖吗?妈呀,她就那么伸出两根手指,轻描淡写地说‘愿赌服输,两根手指而已,给他呗,切完之后又不是接不上’。啧,把我给吓得……”
    “反正我当时就想,这么彪悍一天仙,没人能降得住她。安老板亲口说的,他不行,一瞅师叔就想给她打下手,气场被压得死死的。你也不行,在她面前你就个怂样儿,巴不得事事都依着她。所以我是真想不通……我的天仙师叔怎么就栽在凌西泽这个小白脸手上了呢?”
    段长延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郑永丰掐了烟,没说话。
    ——事实上,司笙要是选了安老板,郑永丰还算理解,但是选凌西泽……那是真搞不懂。这俩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就好我这口。”
    冷不丁的,一道沉稳笃定的声音,从身侧悠悠传来。
    郑永丰手一抖。
    段长延被吓得一个哆嗦,直接往郑永丰身上靠,险些没躲郑永丰怀里去。
    郑永丰推了段长延一把,给了段长延一个警告的眼神:怂样儿。
    收到警告,段长延一撇嘴,站直了。
    郑永丰没注意,视线被段长延挡住,而段长延说得入神,更没有注意,所以都不知道凌西泽是什么时候杵在门口“光明正大”偷听的。
    “你还有听墙角这癖好呢?”段长延出言讥讽。
    凌西泽淡淡地扫他们一眼,毒舌是一点儿都不收着,“你们俩选择性眼瞎。我站得还不够明显?”
    段长延:“……”这人怎么回事,说话太难听了,终于放弃在他们俩面前装友善了吗?!也不怕他们跟师叔告黑状!
    “嘁,”段长延反唇相讥,“脸还挺大的,什么就好你这一口……我师叔嘴挑,就怕吃同一样菜吃久了,等她厌了看你怎么嘚瑟。”
    “是么?”凌西泽反击得游刃有余,“她吃了六年都没吃腻。”
    郑永丰+段长延:“……”这小白脸可真踏马太气人了!
    段长延琢磨了下,思考着怎么才能一语掐中凌西泽的要害,狠狠的反击凌西泽,结果法子还没想出来,就见凌西泽肩膀上多了一个脑袋——
    “你们仨聊天呢?”
    司笙来到凌西泽的身后,很自然地搂住他,将下颌抵在他的肩上,歪头,黑黝黝的眼睛一转,眼神透亮,视线没一点杀伤力。
    郑永丰+段长延:“……”刚刚还在回忆这位天仙英雄事迹的二人,一时是真的难以接受她现在这般平易近人的模样。
    时光能将霸气狠绝的天仙还回来吗?
    *
    夜幕降临。
    沈江远停好车,走进一家餐馆里,刚一进门,他就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往餐馆里扫视,结果靠窗的一道身影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司笙弟弟!
    这小帅哥坐在椅子上,两条逆天大长腿没法在桌下施展开,委屈地放着。手边放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三分之一。低着头,玩着手机,一眼就看到他在玩数独,手指刷刷刷地在点框框和数字,跟对着完整数独表在点似的。
    少年有这个年龄独特的清瘦感,但那几分淡然和冷清更突出,还挺惹人视线的,周围几桌小姑娘频频往他那边看。
    将消息发出去,沈江远寻思着可以打个招呼,干脆朝萧逆走了过去。
    来到桌边,沈江远的手往桌面一搭,在萧逆抬眸的一瞬间,朝萧逆笑了一下,“这么巧啊,你在这儿等人?”
    萧逆视线一顿,仔细瞧了他两眼,这才想起来——“加油喝彩三人组”之一。
    前段时间火爆的国产单机游戏《黑镇》就是他的团队负责研发的。
    “嗯。”
    萧逆微微点头。
    他跟这人不熟,就在商量如何处理金杯的时候见过一面,连个微信都没有加。
    回应一下沈江远,纯碎是看在他姐的面子上。
    这时,手机振动了下,有新的消息——
    【SJY】:到了吗?我穿着黑T恤,有骷髅头那个。
    萧逆一抬眼,就见到一个偌大的骷髅头对准了他,眼睛里黑漆漆的两个洞,非常之中二。
    萧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