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最拽女婿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644章 据理力争

第644章 据理力争

“任健,你要注意安全,你要是真的死了,只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办?”
巴秀秀一副悲戚戚的样子。
不仅任健惊愕了,就是周围的人也是大吃一惊,原来巴秀秀更任健有一腿啊,看来是巴秀秀有了身孕。
“巴秀秀,你不要往我的头上泼脏水好不好?
我就是死了,让我死的有点尊严好不好?”
任健真想一个耳光打过去,这个巴秀秀太喜欢搞怪了。
“你们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好不好,我只是逗你们一笑,我跟任健什么事情都没有,再说,我貌似天仙,我会看上他吗?”
巴秀秀还很自恋,众人点了点头,巴秀秀和于晶晶都是他们心目中女神级别的女孩,任健还真的配不上她。
“巴局长,你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我们会伤心的,任少将怎么会配得上你呢?”
一个队员在调侃着,也不明白他这句话是向着谁说的。
“别废话了,告诉你们,没有我的话不许往里冲!”
任健厉声说道,他转身就走。
“任健,等等!”
于晶晶过来了,她目中含情,缠缠绵绵,让人心碎!
这是怎么了,这些女孩的表情怎么都怪怪的。
于晶晶也不说话,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吓的任健往后退了几步,难道于晶晶要抒发自己的感情,担心自己死了,要把自己奉献给他?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意思发挥啊!
众人也没有明白于晶晶是什么意思,所有牲口的目光都聚集在于晶晶的身上。
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队长脱衣服,今天可要大饱眼福了。
露出了里面黑色的防弹衣,把防弹衣脱下来,露出了紧绷在身体的白色的弹力衫!
这是辣眼睛,太威武雄壮了,任健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众人的目光都盯在于晶晶的身上,队长的身材太棒了,怪不得是京城的三朵金花。
“夫君,你要把这件防弹衣穿上,这是奴家的一片心意,你可一定要接受啊!”
于晶晶羞答答的,一副小女人的样子,任健被感染了,一把抓住了于晶晶的纤纤细手。
“娘子,你放心,为夫没事,区区的一个流寇,能把夫君我伤害的了吗?
只是你,已有身孕三个月,一定要保重啊!”
这是要唱戏的节奏。
众人都惊呆了,晕,闹了半天,国安局军情处的两大美女,都被任健给玩了,并且都怀有他的骨肉。
现在还有天理了吗?我们找个老婆都这么难,可是人家任健身边不缺美女,美女对人家是投怀送抱!
“别扰乱我的军心了,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任健把于晶晶骂了一顿,但是还是把防弹衣给穿上了。
“我跟大家声明一下,刚才巴秀秀和于晶晶都是跟自己开玩笑,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大家可以踊跃的追求他们!”
任健说道。
可是这些队员都把头扭过去,不再搭理任健了。
任健,你特么的太不是东西了,你有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可是却来跟我们争嘴,你特么的对吗?
任健也不解释了,把衣服整理好,向着别墅里走去。
别墅有十八级台阶,三面环水,好像是寺庙的大殿一样。
十八级台阶,太不吉利了,跟十八层地狱相似!
他慢条斯理的在台阶上走着,台阶上没有出事情,来到了别墅的门口,轻轻的推着门,就听到恐怖的一个声响,四周烟雾弥漫,任健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他觉得身体往下坠着,而且是漫无边际,又是一声,渐渐的趋于平静,又是云开雾散。
谢永强从别墅里出来了,任健已经被压倒地宫里去了,没有任健,他怕何人?
这种别墅是请高人建造的,根据周易八卦所建,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刚才任健触碰了机关,别墅的全部的地板和台阶都翻转过去,所以任健掉到了水里。
现在又恢复了原貌,任健被闷在了水里。
谢永强的一个手下,把一道符贴在了地板上,让任健永世不得翻身。
“你们私闯到我们的住宅,我已经报了警,你们就等着接受处罚吧!”
谢永强来到于晶晶众人的跟前,一脸的凶狠。
于晶晶无话可说,没有了任健,他们能说什么呢?
正在这时,警笛鸣响,来了五六辆警车,从车上下来的有霍建华的儿子霍由。
他现在是分局的刑警队长。
他认识于晶晶,对着于晶晶拱了拱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于队长,久违了!
你们国安局军情处是查出大案要案和国内外勾结的间谍案之类的案件。
现在是不是闲的蛋疼,越俎代庖管我们警察应该管的事情?”
霍由的这番言辞非常的不友好,于晶晶和巴秀秀一脸的黑线。
“十个女孩失踪案还不算大事吗?怪不得她们失踪了,在你们的眼里没有大事啊!”
巴秀秀跟霍由是争锋相对。
“说的也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接受教训,你们就不要管了,这个案子交给我们吧!”
霍由得理不让人。
谢永强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看着,似乎是在看热闹,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巴秀秀,我们撤!”
于晶晶说了一句。
“我们不管任健了?”
巴秀秀错愕的看着于晶晶,真没有想到于晶晶居然这么无情。
“他已经死了,我们没有办法了!”
于晶晶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后悔刚才对任健说的丧气话。
“谢永强,你特么的把任健整死了,我跟你没完!”
巴秀秀把手枪掏出来,顶在了谢永强的脑袋上。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把手枪放下!”
霍由拔出了枪,他带来的警察全部的拔出了枪。
“你们说是谢永强害死的任健,证据呢?
你们不能信口开河,我们主要要的是证据!”
霍由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刚才任健掉到水里去了,是他们害的!”
巴秀秀跟他们据理力争……
“掉到水里去了,是不是任健畏罪自杀?这个人有很多问题,他罪孽深重……”
正在加载...